<output id="1hzfv"><noframes id="1hzfv">

    <font id="1hzfv"><menuitem id="1hzfv"></menuitem></font><sub id="1hzfv"></sub><menuitem id="1hzfv"><video id="1hzfv"><address id="1hzfv"></address></video></menuitem>

            <ins id="1hzfv"><dl id="1hzfv"></dl></ins>

              <progress id="1hzfv"><rp id="1hzfv"><form id="1hzfv"></form></rp></progress>
              <nobr id="1hzfv"><meter id="1hzfv"><dfn id="1hzfv"></dfn></meter></nobr>

                <th id="1hzfv"></th>

                      <sub id="1hzfv"></sub>

                      <address id="1hzfv"><progress id="1hzfv"></progress></address>
                      <track id="1hzfv"><meter id="1hzfv"></meter></track>

                      <nobr id="1hzfv"></nobr>

                      <address id="1hzfv"></address>
                      <address id="1hzfv"></address>

                            皮膚
                            字號

                            極品推銷員

                            點擊:
                            第一章 【孝子】

                            大事干不了,小事不愿干——這是外來人員對新都人的惡評。

                            周無成作為新都人的一員,當然也在這惡評之列。

                            新都是夢之國的首都,一個國際繁華大都市。

                            但新都的好車好房,多半是屬于那些外來人員的。因為他們來這人生地不熟的城市,無依無靠的,唯有靠勤勞的雙手打拼出一片新的天地來。

                            而作為土生土長的新都人——周無成,一直居住在郊外的一所平房中——也就是貧民區內。可謂是二十多年如一日——毫無變化。不過生活上還算過得去,至少隔三差五會有肉吃。

                            當然,在他身上不難找出新都人的影子——傲慢、不愿低人一等——也就是大事干不了,小事不愿干的那種人。

                            畢業不到兩年的他,已經更換過十八個工種、二十六家單位,最后穩定下來的單位就是——家里呆公司,工種——無業游民。

                            這天,不知道是他頭腦發熱,還是一時精神失常?

                            午后,在床上睡醒的他,一骨碌起身,下床,從那張暗黑的、快腐爛的抽屜中找出了紙筆,然后伏在抽屜上寫著:“一年內我必須擁有一輛頂級金尊轎車(夢之國最昂貴、最豪華、最舒適的轎車)、且要在金湖灣擁有一幢海景別墅,娶當紅女明星藍夢為妻……”

                            正寫著,他老媽猛的推門走了進來,瞅著他就一腦門子火,開始喋喋不休:“你爸那個沒良心的倒是省心了,早早進閻王殿逍遙自在去了。唉~~~我怎么就這么命苦呢?好不容易把你拉扯大,眼看著你畢業了,可以工作賺錢了,我總算可以松口氣了,可你這個短命鬼倒好,有班不上,換來換去的,最后換到了家里……”

                            不一會兒,周無成用雙手捂住了耳朵,連看也不看他老媽一眼,起身便沖房門走去了。

                            “誒——”他老媽忙轉身沖他嚷道,“你個短命鬼又要去哪兒?”

                            家里呆不住,還不許我去外面溜達溜達啊?周無成心想。

                            出了家門,走在貧民區的破爛小巷子內,周無成更是倍感失落。

                            因為就在這天早上,與他相戀多年的女友和他說拜拜了,然后鉆進了另一位男士的皮康車內。

                            皮康轎車算不上夢之國最昂貴的轎車,但也是白領階層人士才能擁有的奢侈品。

                            他佇立在路旁,目睹那個男的一給油門,皮康車的屁股冒出一股青煙,曾經的女友就這樣離他而去了。

                            回想起這一幕,周無成不禁又嘟嚷了一句:“切!一個破皮康有什么了不起嘛?”

                            “既然沒什么了不起,那你也開輛皮康車給我看看啊!”他曾經的女友這樣說過他。

                            當這句話再次在他耳畔回蕩后,他無語了,沉默了。

                            其實游玩了二十多年的他,也想做點兒正事了,但一想,做點兒什么好呢?他便茫然了。

                            開公司?沒錢投資。開飯店?不會炒菜。開服裝店?不懂裁縫。開……

                            巷子口有家書店。

                            書店老板見周無成走了出來,便忙迎上前去,向他微笑道:“你說的《人與獸》今天到貨了,現在拿嗎?”

                            “過兩天再拿吧。”周無成回道。

                            倒不是因為他兜底沒錢拿貨,只是今天沒什么心情看黃碟罷了。

                            前兩天,他拿菜刀向他老媽威脅來的一千多塊錢,還在兜底揣著的,現在他只想去新都的夢幻世界(娛樂場所)逍遙兩天,以此來宣泄心中的郁悶。

                            不過不要誤會他是拿菜刀砍他老媽的,他倒是還有點兒愛心的,他拿菜刀只是架在自己脖子上,以自殺來威脅他老媽。

                            等他在夢幻世界逍遙兩天,回到家中后,他老媽已病重躺在了床上——這也是被他氣得。

                            他回到他老媽的房中,見隔壁的單身漢潘老五守在他老媽床前,他便轉身要走。

                            “等等……”他老媽吃力地仰起身子,用微弱的聲音沖他嚷道。

                            他回身看了看他老媽,回了句:“我怕打擾你倆的好事。”

                            “你……咳~~~~”氣得他老媽一聲咳嗽,呼吸急促,體力不支,無奈又躺倒在了床上,“好一個……短命鬼!”

                            守在床前的潘老五見此情景,惱了,倏然起身,沖周無成大怒:“你個混賬東西!我和你媽都這么一把年紀了,你還胡說八道的!”

                            周無成沒有理會他,只是看老媽好像不行了,于是慢步走到了床前,沖老媽問了句:“沒有看醫生嗎?”

                            說著,他掏出了手機,忙要撥打急救中心的電話。

                            “不……”他老媽吃力道,“不要打……電話了。沒用了。”

                            可他還是堅持打了急救中心的電話。

                            但還沒等急救車來,他老媽從被窩里掏出了一疊錢,遞給他,氣短體虛道:“這錢……是我賣這房子的。”

                            “啊~~~”周無成愣了,被氣得喘著粗氣,“您老糊涂了啊?再過一年這里準動遷,倒時候值二百多萬,我還指望著這房子大發一筆吶,您倒好,幾萬塊錢就給賣了。再說,現在賣了,我住哪兒啊?”

                            “我……顧不了……那么多了。”他老媽的呼吸愈加困難了,“我只能……趁著現在……賣點兒安葬費,好讓你……把我葬了。生前……我命苦,我不想……再去閻王殿……受苦了。”

                            這是新都的風俗,生前受苦難的人,死后一定好埋好葬,這樣就能脫離苦難,來世重新投胎時,便能出身于富貴人家。

                            周無成他老媽的話一落音,氣也隨之斷了。

                            他老媽死后,一直瞪眼仰望著他。這表明是被他活活氣死的,死不瞑目。

                            潘老五看著這情形,不禁又是嘆氣,又是唏噓的,含淚幫他老媽閉上了眼。

                            “祝賀你終于擺脫了苦難!”最后,潘老五含淚道。

                            為了盡孝,周無成去附近的寺廟找僧人剃了個光頭。

                            這也是新都的風俗,長輩死后,后人必須找僧人念經,剃光頭,以示盡孝。

                            在寺廟剃完頭后,周無成拿著他老媽賣房子的錢,請來了道人念咒,然后忙著發白事帖,請來親朋好友,準備大辦白事。

                            這也算他的良心發現,盡了點兒孝心。

                            等七天過后,喪事完畢,也就是他末日了。因為為了辦好喪事,他老媽已經將房子賣了,可如今他住哪兒呢?去哪里呢?

                            再說,辦完這樁白事后,賣房子的錢也所剩無幾了。

                            第二章 【寄居】

                            周無成的遠方親戚,一個扯不上什么關系的表舅,看白事過后,周無成實屬可憐,于是便讓他去他的木梳廠上班。

                            這個時候,周無成哪還有什么奢求,只要有地方住,有飯吃就行。

                            于是他也就跟著那個表舅走了。

                            他表舅的那個木梳廠沒在新都市內,而是在鄉下的一個偏遠山村內。

                            剛到這偏遠山村內,他感覺很不適應,氣候又濕熱,蚊子又多,才住了一晚,就被蚊子咬得滿臉皰,人家還以為他一晚上就長出了滿臉青春痘吶。

                            因為他目前是個光頭,那么關于他頭頂上的蚊子皰,又怎么解釋呢?青春痘總不可能長到頭頂上吧?

                            更令他不適應的是,這山村里沒有什么娛樂場所,看不到黃碟,也找不到小妞,唯一可以做的就是——去木梳廠上班。

                            原本他表舅的木梳廠效益就不怎么好,供大于求,所以壓根就不需要他生產什么木梳。

                            當時也就是看他可憐,想給他提供一個吃住的地方而已。

                            可他表舅見他來了廠里上班,心想,閑著也是閑著,得給他找點兒什么事情做才行。思來想去的,就只看見滿庫房的木梳積壓在那兒,沒處可銷,于是他表舅靈感一來,心想,那就讓他去賣木梳吧。

                            于是他表舅便把他叫到了廠辦公室——也就是家里,對他說:“小周,至于生產木梳是個技術活,我看你一時半會兒也學不會,那就這樣吧,你就背著些木梳到市內去賣吧。”

                            周無成想了想,回道:“這兒到市內可要十幾塊錢,我哪有車費嘛?”

                            其實他也就是拉不下面子,再加上又懶,不愿意背著木梳去滿大街賣罷了,所以他才找理由搪塞。

                            “這個好辦,我先給你拿二百塊錢,車費報銷,算我的。”

                            聽他表舅這么一說,他皺了皺眉頭,問道:“那賣了木梳的錢歸誰呢?”

                            “當然歸我了。我會給你提成作為報酬的嘛。”說著,他表舅想了想,“這樣吧,每把木梳給你提一塊錢。”

                            “才一塊錢?”

                            “一共才賣三塊錢,已經給你三分之一了。”

                            “那……”周無成又皺著眉頭,想了想,“那如果我一把都賣不出去呢?怎么辦?”

                            “我提供食宿嘛。”

                            “哦。”

                            周無成心想,這就好辦了,反正有住有吃的,我才不去大街上丟人現眼呢。

                            這么想著,第二天,他背著一兜子木梳,便跑去村里附近的山里游玩去了。

                            他去游玩的那座山,名叫神仙山。

                            神仙山有座規模宏大的寺廟,廟里住有約二百多和尚。

                            每當周末的時候,來神仙山的游客絡繹不絕,一是因為這里有名勝古跡,二是因為來這座寺廟求簽很靈。

                            周無成在神仙山游玩時,無意中發現了這座寺廟,見有一處僻靜的長廊,于是他便跑去長廊睡覺去了。大概是因為游玩累了,也有可能是實在太無聊了。

                            所以接連幾天里,他都會來這兒睡覺,到天黑時回去。

                            他表舅問他幾天了一把木梳都沒賣,他則回答說,市場不好,沒人買。

                            聽他這么一匯報,他表舅心想,那就算了吧,不消去市內跑了,以免浪費車旅費。可是又覺得有個人在賣木梳,心里踏實些,至少不至于立即宣布破產,這樣一來還有點兒寄望、派頭;再者,他表舅也習慣了一早起來,看著他背著一兜子木梳進城,所以又再三思量,還是讓他繼續進城買木梳吧。

                            源于他表舅的堅持,所以他也別想圖個清閑,只好照常背著一兜子木梳去神仙山的寺廟睡覺。

                            正值這天,周無成在寺廟后面的長廊睡醒時,正巧碰上了一個小和尚出來打掃長廊,那小和尚見有外人,于是便向他施禮打招呼。

                            文章地址:http://www.shoujikanshu.org/Direct4/29989.html

                            广东十一选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