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utput id="1hzfv"><noframes id="1hzfv">

    <font id="1hzfv"><menuitem id="1hzfv"></menuitem></font><sub id="1hzfv"></sub><menuitem id="1hzfv"><video id="1hzfv"><address id="1hzfv"></address></video></menuitem>

            <ins id="1hzfv"><dl id="1hzfv"></dl></ins>

              <progress id="1hzfv"><rp id="1hzfv"><form id="1hzfv"></form></rp></progress>
              <nobr id="1hzfv"><meter id="1hzfv"><dfn id="1hzfv"></dfn></meter></nobr>

                <th id="1hzfv"></th>

                      <sub id="1hzfv"></sub>

                      <address id="1hzfv"><progress id="1hzfv"></progress></address>
                      <track id="1hzfv"><meter id="1hzfv"></meter></track>

                      <nobr id="1hzfv"></nobr>

                      <address id="1hzfv"></address>
                      <address id="1hzfv"></address>

                            皮膚
                            字號

                            兄弟我在義烏的發財史

                            點擊:
                            為您講述一個真實、鮮活的案例。至少需要多少本錢,才可以自己做生意、當老板?BOSS唐的生意,從傾其所有,“投資”四百元擺地攤賣襪子開始:賣襪子,做點焊,加工手鐲,做進出口買賣,BOSS唐在創業初期折騰個不停,在各類小生意中尋找機會,一次又一次地傾囊投入,一次又一次地血本無歸,一次又一次地重頭來過,每次他都能汲取新的教訓和經驗,每次他都堅定地東山再起;資金一步步積累到二千元、三萬元、十幾萬、幾十萬、幾百萬、上千萬,直至掙得億萬身家。

                            如何選擇最適合自己的小本生意?如何找到買主?如何在身無分文的時候贏得合作對象的信任?如何盤活少得可憐的現金?如何做不花錢的推廣?如何抓住一閃即逝的機會扭轉局面?如何識別助你發財的貴人?BOSS唐幾乎遇到了所有小本生意人都會遇到的難題與麻煩。

                            看完他在義烏的發財史,聰明的您立刻就會掌握,做小買賣發大財的門道和精髓,然后成功開啟您的小本生意發財之路!

                            第一章 一天沒吃飯了,兩天沒抽煙了,三天沒洗澡了!

                            一九九八年。

                            一開始,我并沒想成為一個百萬富翁,我的要求只是有份工作,有碗飯吃,有個安穩的家,但是社會一步步地把我“逼”成了富人。從流浪漢到富人,我經歷了太多,我知道自己不是個強人,而且我偏激地認為這是個大魚吃小魚的社會,強者生,弱者亡。所以,我從一個弱者一步步走來,跌得頭破血流。我想說的是,我吃的苦、受的罪,與汗水交結在一起,悲喜交加。那些往事,一件件歷歷在目……

                            記不清是哪一天了,反正是夏天。我只記得自己一天沒吃飯了,兩天沒抽煙了,三天沒洗澡了。

                            我在義烏一個叫廿三里的鎮上東走西逛。我想找份工作,但沒找到。我不相信自己好手好腳的卻找不到工作,但是那些老板看我瘦瘦弱弱的,又戴副眼鏡,硬是不要我,說我文不文武不武的,沒啥用。

                            那時是民工潮,不是現在的民工荒。

                            我兩個月前來義烏時,是有工作的——在一家傘廠做學徒。由于不知天高地厚地與人打賭,揚言如果輸了,我就親老板的妹妹一口,結果被剛好路過的老板聽見了。結果可想而知,我被趕了出來,兩個月白干了,一分工錢也沒拿到。

                            我十分郁悶,我只不過說著玩,又沒有實際行動。但人家是老板,我再著急也沒用。唉!在家千日好,出門一日難啊。

                            我餓,是真的餓。

                            我走到一個工地,在那里的自來水龍頭前喝了一口水。看守工地的老頭老遠沖我喊:“喂!不能在那洗手!”

                            我只好灰溜溜地離開。窮困與饑餓,使得我的底氣還不及那老頭的十分之一。我心想,我哪兒有那么講究跑這兒來洗手,我是來喝“礦泉水”的。

                            古話說,人無遠慮必有近憂。好在我昨晚一夜沒睡,在大街上撿了幾十個煤球(估計是運煤車上掉下來的),不行時可以應應急換飯吃。其實,這些天來,我也沒地方可睡,最多就是在小區綠化帶的椅子上躺一躺。

                            我有氣無力地晃到鎮子上,到一家快餐廳門口時,實在走不動了,那里的飯菜真的是太香了。

                            不怕你們笑話,那天的我特能理解朱元璋為什么將當年喝的“豬下水”稱為“珍珠翡翠白玉湯”。如果有豬下水,那天的我也會當山珍海味來品嘗。

                            其實,這只是一家很臟、很破的農民工快餐店,供附近工地上的民工解決午飯。換做今天,我是不會去那種地方吃飯的,更不可能流著口水、眼巴巴地瞅著流汗的民工們大口大口地蹲在地上吃。

                            我的腳不聽使喚了,就是離不開那家快餐店。我產生了一個念頭:進去看看吧,可能有剩菜剩飯。

                            但進去后,我非常失望,每個盤子都被饑餓的民工們舔食得干干凈凈。想想也是,這些來吃飯的民工,一是饑餓,二是花了錢舍不得浪費。這是民工飯店,不是五星級酒店,怎么可能有我想象的那么美好?

                            肥胖而一身油味的老板娘走過來,問我吃點啥。我說:“什么都行,我想吃飯,可我沒錢。”

                            我的聲音很小很小。我畢竟算是半個讀書人,懂得廉恥。老板娘看了看我臟兮兮又散發著汗臭的身體,她可能認為我說的是真話。在義烏這種人員混雜的地方,我這樣的人她見得多了。她沒理我,轉過了身。看她轉過身,我急了,脫口說:“我沒錢,但我有煤。”

                            “有煤?什么煤?”老板娘問。

                            “煤球,燒煤爐的煤球。”我說。

                            “不要。”老板娘說。

                            我又急了,因為太餓了,我不能不急。我說:“十個煤球換碗白飯,可以不?”很明顯,我的語氣是低三下四的。我非常鄙視自己當時的態度,但那也是生存之道!

                            “是偷來的吧?”老板娘問。我說:“撿的。”老板娘說:“還不快去拎來?!”我愣了一下,跑出了快餐廳,我不知道自己是打哪兒來的力氣,兩腿交換得飛快飛快。跑到一個廢棄的院墻后面,我取出了昨晚藏好的蛇皮袋,里面裝著黑乎乎的幾十個煤球。

                            我扛到快餐店,當面數給了老板娘,一共三十二個煤球,這樣就換來三碗米飯。我當場扒去一碗,剩下兩碗留給明天和后天。我首先要保證自己在義烏不被餓死,生存下去,其次才是掙錢。

                            第二章 淪落到給小姐洗衣服,真傷人自尊

                            終于讓肚子緩和了一下,感覺舒坦多了。

                            我看到一個嘴唇涂抹得紅紅的卷發女子正朝快餐店走來。當她經過我身邊時,我聞到了濃濃的香水味,這香水味吸引我以更熾烈的眼光,從身后打量她翹翹的屁股,以及袒露在外的雪白雙肩。

                            不用任何人告訴我,我知道這是一個小姐,全中國的小姐基本上都是這種打扮,而且這種小姐的檔次不高,屬中低消費對象。

                            當小姐要了幾份盒飯經過我身邊時,我居然鬼使神差地打了個噴嚏。我哪曾想到,這小姐居然被我的這個噴嚏嚇了一大跳,這一嚇不要緊,她手上的盒飯全掉地上了。

                            這下,小姐不干了,朝我大聲罵了一句:“操你媽啊!家里死人了是吧?打得這么響!”

                            我愣了一下,完全沒有心理準備,一時木訥地望著小姐,樣子就像個可憐的乞兒。

                            “看著老娘干嗎?賠盒飯!”小姐兇巴巴地朝我發飆。

                            要是換做今日,我肯定會掏出一沓錢來,隨手扔在她的臉上。但是,那時的我,口袋中已經連一個硬幣都沒有了。

                            一分錢難倒英雄漢啊,何況我還不是英雄!

                            “你他媽的,賠不賠說句話呀!”小姐見我只望著她不說話,也不知我在想什么,于是又說,“不賠是吧?好,你有種,等著別走。”說完這句,小姐走了。我愣在那里不知所措,就是沒想到撒腿就跑。那時的我還是太嫩了,社會經驗極度貧乏,想得也少。

                            就在我發呆的工夫,小姐回來了,身后跟著一高一矮兩個年輕人,都是長發,明眼人一看就知道是那種街痞。

                            小姐用手指著我的鼻子對高個長發男說:“就是他!”

                            高個長發男走過來,一把拎住我的衣領說:“小子,跟老子耍狠是吧?你賠還是不賠給句痛快話!”

                            我怯怯地說:“大哥,不是我不賠,是我沒錢,一個子兒現在都沒有了。”

                            高個長發男說:“沒錢是吧?那行,你跟我走。”邊說邊拖著我的衣領往店外走,走到大街上,繼續又朝前走……

                            我朝他說了一句話,這句話我自己都沒想到就那么脫口而出了。我說:“大哥,你這么拎著我的衣領,手會很酸的,你放開手吧,我不會跑的。”

                            不料,那家伙聽我這么一說,還真把手放開了。

                            被夾在中間,我不緊不慢地跟著一個小姐、兩個街痞在烈日下行走。小姐帶著花傘,沒回頭,也沒再罵我。我們一行步調一致,就像是一伙人,根本看不出我是被他們押著走的。

                            我不確定他們要把我帶到哪里去,不確定他們會要我干什么。我也不想確定。我心想,我都混成這樣了,一無所有,到哪兒都一樣,都能隨遇而安。我就像做夢一樣,很渺茫、很渺茫地跟隨,跟隨一路的香水味,留下一路的汗臭。

                            七拐八拐,沒多久,小姐一行人走進了街邊一個村子里。當然我沒有半途而逃,始終不緊不慢地跟著他們。我不想逃,也無處可逃。

                            我跟著他們走進了一個小院,這是座紅磚砌的二層樓房,也就是當地農民建起來出租的,房東不住在里面。通常,這種低檔的出租房中住滿了來自全國各地的淘金者,他們與我一樣,都把義烏當做是遍地人民幣了,反正來的人都能撿點兒回去,撿多撿少看各人的造化。

                            我看了看,院里很安靜,亂七八糟堆滿了各種破爛。我跟進院子時,小姐正收傘,收完傘她回頭看了我一眼,問高個長發男:“你不會把他帶上樓吧?就在這兒解決吧。”

                            解決?解決我什么?難道為這點兒芝麻小事兒,他們就要殺了我不成?

                            我害怕起來,聲音有點兒顫抖地問:“你們要干什么?”

                            小姐斜著眼得意地說:“想干嗎?沒錢就別想出這門了。”

                            我不是急中生智,而是狗急跳墻地喊了一句:“我真沒錢,不信你們可以搜我的身。”

                            小姐沒搜我的身,只是從頭到腳把我打量了一番,可能是實在找不出任何值錢的東西,加上天氣又熱,小姐咚咚地上樓去了。我以為小姐放我走了,長舒了一口氣。

                            那高個長發的男人又一把抓住我臟兮兮的衣領問:“真沒錢?”

                            我這下嚇得不輕,哆嗦著說:“我,我是沒錢了。”

                            “你媽個屄,跟老子哭窮!”那家伙隨手就給我臉上重重擂了一拳。我還沒來得及感覺到痛,另一拳又打在了我鼻子上。一股咸咸的帶著腥味的液體流進了我的嘴巴。我知道自己流血了。我想,只要你們不把我打殘、打死,就讓你們打一頓吧,反正我近日也無事可干,小傷小病無大礙,只要不逼我給錢就行了。于是,我既不喊疼也不求饒。

                            我忍,我能忍!

                            另一個家伙也過來湊熱鬧,他踢了我屁股一腳,好在力道不大,我只是趔趄了一下就站穩了。見我沒倒下,好像污辱了他,那家伙沖上來就對我拳打腳踢……

                            “好了好了,你們不要把他打死了!”走到樓上走廊上的小姐不耐煩地朝樓下院子里的兩人喊,她顯然有些煩躁。

                            文章地址:http://www.shoujikanshu.org/Direct4/28408.html

                            广东十一选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