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utput id="1hzfv"><noframes id="1hzfv">

    <font id="1hzfv"><menuitem id="1hzfv"></menuitem></font><sub id="1hzfv"></sub><menuitem id="1hzfv"><video id="1hzfv"><address id="1hzfv"></address></video></menuitem>

            <ins id="1hzfv"><dl id="1hzfv"></dl></ins>

              <progress id="1hzfv"><rp id="1hzfv"><form id="1hzfv"></form></rp></progress>
              <nobr id="1hzfv"><meter id="1hzfv"><dfn id="1hzfv"></dfn></meter></nobr>

                <th id="1hzfv"></th>

                      <sub id="1hzfv"></sub>

                      <address id="1hzfv"><progress id="1hzfv"></progress></address>
                      <track id="1hzfv"><meter id="1hzfv"></meter></track>

                      <nobr id="1hzfv"></nobr>

                      <address id="1hzfv"></address>
                      <address id="1hzfv"></address>

                            皮膚
                            字號

                            玩偶

                            點擊:
                            《玩偶》(上海人民出版社出版)這部描寫股市風云的小說,包含了很多元素:情感、商戰,當然,最重要的還是人性——在利益面前,人性所表現出的貪婪;在成功面前,人性所流露出的浮躁;在情感面前,人性所顯示出的自私。很多時候,研究股市的本質是研究人自身所擁有的某些人格缺陷,股市其實就是人市。這部小說的目的就是借股市來隱射人生。

                            “歡樂的時光總是短暫,永遠有一個錯誤在前方等著你。”
                            --20世紀美國投機王 杰西.利佛莫爾

                            1

                            90年代后期,一個新年剛過的夜晚,走出燈火通明而溫暖的紐約肯尼迪機場,一陣寒冷裹夾著大片的雪花鉆進我的脖梗。我下意識地縮了縮脖子,看了看天氣。我住在一個離紐約開車還要4,5個小時的東北部城市,本來到了紐約需要轉機,卻無奈我那個城市傳聞正在暴風雪中,所有的飛機全部停飛,什么時候起飛,誰也不知道。

                            我突然不想等,想租個車子連夜趕回去,尤其在新年剛過的夜晚,機場大廳人聲鼎沸,到處都是滯留的人群,我不喜歡那種氣氛,剛從南部某城的朋友處小住3周回來,我更渴望享受一些孤獨的寧靜,我的決定一旦做了就很難改變。

                            很快我就到了租車的地方,辦好了一切租車手續。大雪天,租車的人不多,沒有等多久我就拿到了我車子的鑰匙。坐到車里,打開手機,3周,為了免除紛擾,我沒有開我的手機,與其說是去朋友處玩兒,倒更不如說是躲避一場情債。我的手機忠誠地告訴我,我漏掉5個不知名的商業廣告電話,漏掉10個狐朋狗友的問候,漏掉陸燕紅的電話80個。我牽著嘴角笑了笑,我到現在都不知道我那個笑意味著什么,也許只是一種無奈。

                            陸燕紅是我的女人嗎?如果以上床來劃分,她的確是。和陸燕紅磕磕絆絆走了兩年多,她一直在潛意識里把自己當成我的女人,并以此來要求自己,同時要求著我。跟她是在一個朋友家的聚會相識,雷電交加的夜晚相交,在美國的年輕人戀愛總是以務實,先解決彼此需要為主。一切短平快,我們自然也走著先交肉體再交靈魂的俗路。

                            但我從來沒有要自此從一而終,娶她為妻,終身不再沾女色的想法。我一直覺得我當初要了她沒有任何錯誤,因為她也很需要,而我并不是強奸。我的身體也在10多年前第一次開禁后,血氣方剛地離不開女人,甚至有些貪戀女人的肉體。

                            我貪,但是我不濫,我只搞那些想讓我搞而我也有興趣搞的女人。但事情演繹到后面卻完全非我所愿,陸燕紅性子里的暴烈和偏執讓我有些害怕和騎虎難下。我開始下意識地躲她,但她總是象個八腳章魚一樣死死控制住我,讓我無法呼吸。

                            男人是個很奇怪的動物,盡管我會躲她,但是并不妨礙我依然和她做愛。有需要的時候,我會滿足她,也會滿足自己,而且我做得很出色。但每次做完,我都會感覺我對她的愛像是我體內噴射的泄物一樣,做一次,就流掉一些。但這種做愛在陸燕紅看來并不理解,每次做完后就會讓她覺得我似乎依然還在愛著她。

                            我很抱歉我對她造成的這些錯覺,但卻不知道用一種什么樣的方式來減小傷害而且可以全身而退。這個圣誕節帶新年,我沒有打任何招呼就去了我遠在南方的朋友那里,靜下來想了很久,覺得這次回來還是要把事情做個了斷,我不想再留什么曖昧的誤會,或者說,我希望自己能夠態度絕決,我熱愛自由,也需要一份自由,這份情如果捆綁的過分厲害,是會讓我從此對感情心生厭煩。

                            車子飛馳在州際高速上,我一直引以為豪我的雪地作戰經驗,我的車速不慢,并且經常換著線,天空依然飄著大片的雪花,高速上被鏟雪車清理的基本還算可以,大部分車開得都不快,卻只有一輛象美國黑人開得大破車在飆著勁跟我颯車。這突然激發了我的好賭天性。

                            我是一個賭徒!

                            我的賭性生來就比常人要大很多,我根深蒂固地認為這是由家族帶來的天性。據說我爺爺的爺爺的爺爺就是從一個街頭混混,豪賭一把變成了一個富賈之人,但又是因為巨賭最后敗家破落,無奈到宮里當了太監,沒什么好奇怪,我的祖上是留了一根命脈后進了宮,但我的家族史上卻打上了很深的好賭印記。我的爺爺是江南一帶的商人,把商場當了賭場,成了江南一帶小有名氣的紅頂商人。

                            我從小就好賭,我小時候從來不管家里要零花錢,我大部分的零錢都是跟伙伴朋友們賭來的。中學時候我學會了打麻將打牌,我的記憶力超群,甚至包括我的邏輯分析能力,我一直引以為喜的是我的賭性沾帶了很多理性的成分。我喜歡概率學,統計學等一切跟邏輯分析有關的學科,潛意識里跟我的好賭有分不開的關系。

                            為此,我選了一所名牌大學的數學系。畢業在研究所混了不到一年,我就漂到了美國,這個東北部的城市,繼續選擇了M名校的數學碩士,這次選數學卻并不是因為喜好,一直自大得覺得我的數學天分經過四年的發掘,已經足夠我吃一輩子飯了,選擇數學碩士完全是為了那份獎學金,后來為了混飯吃,我又轉念了IT,并在3年前工作繁盛的大環境下不費吹灰之力地拿到了7,8個聘用書。

                            但我自己知道,找IT的工作無非是為了混身份,并不能充分滿足我血液里流淌的那種賭性。我開始選讀一些金融管理的課程。并開始慢慢醉心于美國的股市。

                            我喜歡賭,但并不真的在意那些錢,我不為錢而賭,只為自己的一種爽。并且為一種結果落在我曾經的預料和預見中的事實而興奮不已。那是我賭的全部意義,會讓我覺得有價值和掌控一切。讀書期間,我去過賭場,我甚至鉆研了21點的玩法,知道玩家相對于莊家能夠稍微占有2%的優勢。

                            為了這2%,我幾天幾夜不吃不喝不睡地開始分析和查閱資料,并為此被選為21點玩法組織的成員,去大西洋城犯過幾次‘案’。我醉心于那種成就帶給我的喜悅,就像是現在網絡的黑客,給他們帶來成就的是一種感覺而不是金錢。

                            再后來我退出了,我很少再去賭場那種地方,退出的目的不是別的,而是一種‘人格潔癖’。的確,這個詞匯很準確的描述了我的狀態。我不太喜歡玩那種純粹是靠概率計算的,機器人都能玩的賭博游戲,那會讓我覺得是一種自降人格的侮辱,我是個賭徒,但我不愿意承認我是街邊市井的賭棍。生活里可賭的東西太多了,我完全不需要再去賭場那種地方找回自己的價值。

                            老黑的大破車繼續跟我較著勁,在高速上幾個回合的交鋒,我不動聲色地先讓他贏過我,在一次搶行換道時,我瞅準了前面左道上一輛18輪大卡車,全神貫注,溜了個空鉆過去,同時把老黑的大破車別到了中間的隔離帶地段,我知道這招非常冒險,弄不好自己就會命喪車輪下做個冤鬼,但我愿意一試,而且以無法阻擋的優勢成功了。

                            我清楚地看見他伸出中指的叫嚷。我不介意,只是笑,勝利的時候我是不會介意任何事情的。就在得意的時候,我扔在副駕駛座位上的電話屏幕一亮,看了下來電顯示,是陸燕紅。我猶豫了一下,任憑手機聲嘶力竭地高叫,沒有理會,在接下去的半個小時里,我的手機象抽了羊角瘋一樣振蕩不已。終于,我拾起電話,按下開關。

                            電話那頭是半天的沉默,我能聽到燕紅粗重的喘息。

                            “康南!你這個王八蛋!”

                            2

                            陸燕紅得聲音是顫抖而高亢的,我卻異乎尋常的冷淡和平靜,跟一個女人講理本來就是錯誤,更何況跟一個正失去理智的女人講理,我等著她繼續發泄,出乎意料,沉默片刻后,她突然話鋒一轉,直截了當地問我,“我們……完蛋了?!”

                            這句問話突然讓我有些措手不及,這以前,她從來不會這么直接地問我,或者說是不敢直接地問我。這么一問,我倒不好作答,我言不由衷地說了句,“我剛才手機一直是振動,沒聽到你的電話,新年過得怎么樣?我去朋友那兒了,剛回來,你……別太敏感,別想太多了。”

                            “YES OR NO?!回答我!痛快點兒,別讓我瞧不起!”陸燕紅變得咄咄逼人。

                            她的咄咄逼人一直讓我心生反感,女人太強勢總歸是要把男人嚇跑的。

                            “燕紅!我承認我們的感情不如從前了,但是……”

                            “說!她是誰?!”陸燕紅根本不再聽我往下解釋,強硬地打斷我。

                            “什么‘她’?”我一頭霧水。

                            “那個可以讓你從我身邊消失3個禮拜,不聞不問,半天也打不出個屁來的女人啊!”

                            “都知道了,還有什么好問?”我有些賭氣,心一橫,這種誤會來得正好,還省得我四處再去找借口了。

                            “……”

                            那邊一下子又開始沉默,良久,一個猶豫的聲音響起,“我們……真的……沒希望了?!”

                            我的心一下子有點軟,但忽然間想起以前無數次的分分合合正是因為我這種不明朗的態度,這次,無論如何不能再留任何活口,遲早是個痛。

                            “感情的事情,沒了就沒了,別太幼稚。不早了,趕緊睡覺吧,我現在往回趕呢,明后天去看你,有什么事回去再說,我在車上,不方便。”

                            “……”

                            “燕紅?!”

                            “康南,再見!可不可以最后再罵你一句?你是個王八蛋!”

                            電話不等我反應就掛斷了。我有些失笑,短短十分鐘里,被罵了兩次蛋,不多不少,對男人來講,正好蛋齊了。罵吧,無所謂,死豬不怕開水燙。如果被操蛋了兩次可以換一份寧靜和一個自由身,隨它去!若為自由故,兩蛋皆可拋!最近感情免疫,當一段時間的太監也沒啥不好。

                            收著電話,一邊琢磨這份感情是不是如我所愿真的完結,一邊莫名其妙地換著線,車子一個打滑,突然左向橫轉180度,再平行滑至旁邊的車道,完全失了控,血往腦中涌得剎那間看到不遠處大卡車的刺眼白車燈……

                            當我的靈魂重新裝回我軀體的瞬間,我特意看了一眼車子座位,以確保我還是跟坐在駕駛座上的肉身合二為一,而不是已經分崩離析在夜色中漂浮的孤魂野鬼。一輛大卡車開著耀眼的車燈停在我的不遠處,替我擋住了后面所有行駛的車輛。我把車子重新趴到隔離帶上,冷靜了20分鐘,生死的瞬間突然讓我有些顫抖和后怕。我不知道這是不是上帝對我這份不太負責任的情感的一份懲罰。

                            文章地址:http://www.shoujikanshu.org/Direct4/28183.html

                            广东十一选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