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utput id="1hzfv"><noframes id="1hzfv">

    <font id="1hzfv"><menuitem id="1hzfv"></menuitem></font><sub id="1hzfv"></sub><menuitem id="1hzfv"><video id="1hzfv"><address id="1hzfv"></address></video></menuitem>

            <ins id="1hzfv"><dl id="1hzfv"></dl></ins>

              <progress id="1hzfv"><rp id="1hzfv"><form id="1hzfv"></form></rp></progress>
              <nobr id="1hzfv"><meter id="1hzfv"><dfn id="1hzfv"></dfn></meter></nobr>

                <th id="1hzfv"></th>

                      <sub id="1hzfv"></sub>

                      <address id="1hzfv"><progress id="1hzfv"></progress></address>
                      <track id="1hzfv"><meter id="1hzfv"></meter></track>

                      <nobr id="1hzfv"></nobr>

                      <address id="1hzfv"></address>
                      <address id="1hzfv"></address>

                            皮膚
                            字號

                            方士的煉金攻略

                            點擊:
                            中國方士有太極兩儀、五行八卦的思想,有火煉、水煉,理論精深。
                            西方煉金術有哲人石、有萬應靈藥,有焙燒爐、升華爐、蒸餾爐、融合爐、溶解爐、凝固爐等等,操作精細。
                            如果一個中國的天才方士,穿越到了一個魔法大陸,有中國的方士的精深理論,加上煉金術士的精細操作,將會造就一個什么樣的存在?
                            葛征乃是中土方士第一門派葛門的杰出弟子,一次意外讓他來到了神秘的星煉世界。
                            有了高深的方士理論為基礎,他學習起煉金術來自然事半功倍,在與大陸上唯一的封號煉金術師的“切磋”中,他很快成為了與封號煉金術師一樣強大的存在。
                            奧妙的煉金術方程式中,一個個神秘的符號隱藏著不為人知的秘密。
                            解碼過程紛繁復雜,考驗著煉金術士的智慧。
                            神秘的雙解方程式,來歷不明的石板方程式,在異世大陸上,向你展現一個絕對與眾不同的煉金術世界!

                            第一卷 方士的異界初體驗

                            第001章 葛門方士

                            梆梆梆!

                            三聲梆子響,武場東北角上的日冕影子終于縮成了一個小圓點。葛遠頜下的長髯無風自動,飄向了武場正面那座山洞的眼神中流露出一絲焦慮。

                            日當正午,一天的時間已經過去了,難道兩百年了,葛門都沒能有一個弟子通過這最終的考核,下山行走嗎?

                            葛門源遠流長,創自于晉代大名鼎鼎的方士葛洪,乃是中土丹修的第一門派。盡管門徒不多,但是歷代能夠下山行走的葛門弟子,無一不是在丹鼎界獨領風騷的人物。

                            “丹”這個詞,并不是山下俗人所領會的就是一顆藥丸那么簡單。丹道內含廣泛,分為內外兩道:內丹就是方士自己本身的修煉,高深者修煉成金丹、元嬰。外丹幾乎包括了一切非自身修煉項目,丹藥、法器、法陣、靈咒、口訣幾乎都包含在內,所以修真界又名丹鼎界。

                            外人并不知道,能夠下山風光的葛門弟子,都是千挑萬選出來的。要在一天的時間內闖過這“九冕玄關”絕不是一般的天才所能夠做到的,必須是絕頂的天才。

                            九冕玄關的出口就是這座山洞,入口在另外一座山峰上,其中共有九輪金冕,每一輪上刻著一道丹術難題,要解開這些難題并不是最困難的,困難在于,要在一天之內,連解九道難題。可要知道,丹術不比其他,一顆“丹”,耗時短的也要在爐中煉制幾十天,長的甚至要幾十年。要想在一天之內解決這些難題,那不但要精通丹道,更重要的是要不拘泥于形式,用最簡單的方法解決。這樣走捷徑的后果是,成果雖然達到了金冕的要求,但是卻有著各種各樣的缺陷,比方說質量問題。

                            不過,這是葛門先輩們想出來的一個考驗弟子對丹道精髓領悟的辦法:只有能找到捷徑的人,才算是對丹道有了自己的獨特的見解,才有資格代表葛門下山行走。

                            沒有通過這道玄關,就算是下山收徒弟的師傅,也不能隨意報上自己葛門的名號。

                            葛遠正是這一代葛門宗主,一天之前進入九冕玄關的人,正是他的三弟子,最頑劣也是最有天資的一個。如果他都不能在一天之內闖過這九冕玄關,這一代葛門恐怕又無人能夠出現在塵世中了。

                            葛遠嘆了口氣,他實則對這個頑劣不堪的徒弟期望極高,只是沒想到最終還是失望。葛遠微微搖了搖頭,正要宣布弟子闖關失敗,突然從山洞中傳來一個聲音:“師傅!”

                            那山洞也是前輩丹道大師的作品,從葛征入洞開始,已經自動計時,此時一天的時間剛好結束,洞口那一扇石門正在緩緩落下,這萬斤斷龍石落下,也就宣布葛征闖關失敗,這一輩子就要清苦的呆在山上修行了。

                            葛征大不甘心,山下花花世界,山上默默歲月,兩相比較,葛征本已經疲憊不堪的身軀陡然氣力大增,一個飄行貼著地面擦了出去,眼前光明大放,身后聽得“嘭”的一聲沉悶,那斷龍巨石已經落下來了。

                            “師傅!”葛征飛奔上了武場,葛遠也是激動不已,胡子都跟著嘴唇一顫一顫,雙手攥在一起,喃喃道:“好、好,這么多年的心血終于沒有白費,這個臭小子還算爭氣……”

                            這徒弟頗讓他頭大,從小頑劣不堪不服管教,捉弄師兄,欺壓師弟,攆的滿山鳥獸到處亂竄,乃是人獸共尊的山中一霸。

                            “終于可以名正言順的把這小祖宗趕下山去了。”葛遠松了一口氣,即完成了先輩心愿,又能把這禍害趕出門去,葛遠心中暢快。

                            那葛征飛奔而來,眼中含淚,撲通一聲跪在葛遠面前,咚咚咚的磕了三個響頭。葛遠也不禁眼眶濕潤老懷安慰:畢竟二十年的師徒啊,這一分別,還真是有些不舍。

                            “師傅,師妹腹中的孩子,是我的骨肉。請師傅一定幫我照看好,等徒兒在山下攢下一份家業,定會回來風光迎娶師妹……”

                            葛遠大怒,還以為這家伙是報答自己二十年教養之恩才磕著三個響頭,沒想到竟然是為了這事!

                            葛征這一輩,只有一名女弟子,就是宗主葛遠的親生女兒葛瑩,其實門中弟子大多不姓葛,只是入了山門就改了葛姓。

                            葛門一向不禁大欲,甚至還鼓勵弟子雙修,以晉級龍虎大道。葛洪所著的《抱樸子》中還專門有講述房中之術的部分,更不要說門下弟子都要精習“十勢三十法”了。葛遠氣的是這一對小祖宗瞞得自己好苦,今日若不是他要下山,日后再也隱瞞不住,恐怕還不會對自己道明。

                            等葛遠反應過來,葛征早已經跑遠了,他天資過人,一身丹道修為不在師尊之下,葛遠不過稍失先機,已經追之不及。

                            武場旁一條羊腸小道,一直通到半山腰上,那里一道峭壁自中央隆隆分開成兩道石崖,石崖當中便是山門。只見葛征靈巧的一閃,不等山門完全打開,已經從石崖縫中鉆了出去。有人出去之后,石崖立刻開始閉合。

                            葛遠咬牙切齒,這小畜牲什么時候暗度陳倉的,自己分明看到女兒還是白璧之身,臂上守宮砂殷紅如血。

                            葛遠環視一周,只見武場周圍眾弟子大都強忍著笑意,心中便明白這些家伙們對此事早已經心知肚明,唯獨瞞著自己這個師傅,登時好不著惱:今天算是丟人丟到家了。他一揮手:“都給我滾回去!”

                            葛征出了山門,嘴上銜著一支草根,一步三搖的走在山路上。他的膚色略為發黑,乃是終日在山上捉狐攆兔被曬的。一雙眼睛黑白分明閃爍有神,鼻子挺直,唇形方正,渾身上下透著一股陽剛之氣,絕不似那些生長在城市中的溫室花朵。只是仔細看去,眼角上翹,機靈中透著一絲狡猾,英俊中帶著一分頑劣。想想這些年在山中的清苦歲月,葛征就有些后怕,還好從那里逃了出來,只是不能帶著師妹一同暢游天下,未免有些遺憾。

                            葛征不愧是這一代葛門中最杰出的弟子,為了與師妹偷成好事而不被師傅發現,他特意煉制了一爐“固砂丹”,每十日服一粒,守宮砂就不會脫落,結果師傅一時大意,竟被他蒙混至今日,連外孫都有了。

                            “咦,那是什么?”在葛征側前方不遠處,一團淡金色的光球在草灌樹叢中跳動。葛征一身本事,當真是半分懼怕都沒有,反而興致勃勃地追了過去。那淡金色的光球一路滾動一路變大,等到葛征到了跟前,已經足有半人高低了。

                            葛征心中暗喜,這山中被葛門前輩下了封靈訣,山門周圍三百里乃是禁地,出不去進不來,不但現代化的雷達搜索找不到半點痕跡,山中的靈氣也不會外泄。千百年來,山中積攢的靈氣充沛,常有一些草木之精、鳥獸之靈修練成形,這可是可遇而不可求的寶物,收服之后,對修練大有幫助。

                            葛征橫行山中十幾年,也不曾有這等機緣,今天遇上了,說什么也不能放走。當下,只見葛征一手背在身后,一手并指一點,凌空劃了一道“攝靈符”,低喝一聲:“收!”

                            一道青朦朦的光芒罩向那淡金色的光球。

                            沒想到那光球陡然之間變得極大,不但輕松吞食掉了攝靈符,甚至還有一股強大的吸力,一瞬間從人與符的元神關聯將葛征扯向了光球。

                            葛征大吃一驚,待要掙扎卻已經來不及了。他一時大意,萬萬沒有想到這東西竟然有如此古怪。那股力量與絕大無比,就算是葛征全神戒備也不是對手,當下毫無懸念的被扯進了金光。

                            金光吞噬了葛征,迅速縮小,又在草尖上滾動了一陣,倏的一下消失不見。好象根本沒有在這個世界上出現過一樣。

                            葛門中。

                            “咣當!”葛遠狠狠的將門關上,隨手打上了一道符咒,將女兒葛瑩牢牢鎖在屋內。葛瑩錘著木門哭道:“爹,你放我出去,放我出去……”葛遠恨恨道:“那個小畜生別回來!要是他敢回來,我一定打斷他的狗腿!”他卻不知道,自己最杰出的弟子,可能真的永遠也回不來了。

                            ……

                            帕拉切爾蘇斯是公認的星空下第一煉金術士,三大陸煉金術工會總顧問,唯一活著的封號匠師。在星煉世界,神器是神的專利,人類歷史上還從來沒有一個人能夠打造出一件神器,因此準神器就成了人類煉金術士成就的頂點,而星煉世界中三分之一的準神器都是出自這位大師之手。

                            一件裝備,只要打上了大師“火焰圣手”的徽章,哪怕是一件破銅爛鐵,也能賣個天價。

                            不僅如此,帕拉切爾蘇斯徹底改變了星煉世界人們心目中煉金術士陰森古怪的形象,他溫文爾雅,就好像學院中最受學員們愛戴的導師。他彬彬有禮,就算是最古板的紳士也挑不出他的毛病。他樂善好施,三大陸的災難捐款名單上,總有他的名字。

                            然而今天,和氣的白胡子老頭卻暴跳如雷,承受著星煉世界第一煉金術士火山爆發怒火的對象,可憐的匍匐在地上,用毛絨絨的雙爪捂住了自己的腦袋,松鼠尾巴一樣肥大的兩只耳朵耷拉下來,蓋住了它將近一半的身體。

                            沒錯,帕拉切爾蘇斯閣下正在教訓的,就是他的親手煉制出來的這頭可愛的魔煉寵物,芳名豆豆。

                            “半袋子的黑澤九籽草、整顆的裂齒魚龍眼睛、兩公斤犀頭狂蛇的蛇膽……這都是最頂尖的空間系煉金術材料,全都被你糟蹋了,你真是太過分了,太猖狂了,太不把我這個主人的話放在眼里了,你、你、你給我聽清楚,從今以后再也不許靠近我的實驗室十米范圍,否則永遠不許吃哈密果!”

                            “嗚嗚嗚……”豆豆小姐搖晃著自己的耳朵,委屈的看著白胡子老頭。帕拉切爾蘇斯怒氣沖沖道:“你還不服氣?”豆豆示威性的向老頭張了張爪子,然后又朝外面指了指,緊接著一蹦一跳的從窗口鉆了出去。帕拉切爾蘇斯大怒,他誤會了豆豆小姐的意思,以為豆豆小姐邀請他出去“單挑”。
                            广东十一选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