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utput id="1hzfv"><noframes id="1hzfv">

    <font id="1hzfv"><menuitem id="1hzfv"></menuitem></font><sub id="1hzfv"></sub><menuitem id="1hzfv"><video id="1hzfv"><address id="1hzfv"></address></video></menuitem>

            <ins id="1hzfv"><dl id="1hzfv"></dl></ins>

              <progress id="1hzfv"><rp id="1hzfv"><form id="1hzfv"></form></rp></progress>
              <nobr id="1hzfv"><meter id="1hzfv"><dfn id="1hzfv"></dfn></meter></nobr>

                <th id="1hzfv"></th>

                      <sub id="1hzfv"></sub>

                      <address id="1hzfv"><progress id="1hzfv"></progress></address>
                      <track id="1hzfv"><meter id="1hzfv"></meter></track>

                      <nobr id="1hzfv"></nobr>

                      <address id="1hzfv"></address>
                      <address id="1hzfv"></address>

                            皮膚
                            字號

                            妙手神織

                            點擊:
                            第一集 破甲行動

                            內容簡介

                            本集簡介:歐格里皇朝最高軍事學院--喀得爾皇家軍事學院最最最資深的“老”學生,古奇·凡塞斯。原本打著如意算盤就此在這所學院混吃終老,誰知一道神秘的軍令,讓他的夢想破碎!
                            好吧!是他不該為了通過留校考驗,就把那女少校剝得精光。不過也得給他個上訴機會吧!連夜被踢出學院,連個鮮花也沒獻上的就被強迫畢業。
                            神秘的軍令、美麗的女上尉與兇巴巴的女兵。擁有讓女人為之瘋狂的“神之手”他該如何運用,完成困難重重的軍令?

                            序章故事

                            故事人人愛聽──不分男女老幼!

                            無論是可歌可泣,波瀾壯闊的偉大史詩,或是活潑動聽、俏皮可愛的童話,甚至連街頭巷談,鄰人私密的生活情趣……只要題材夠聳動精彩,都有可能成為經典佳作。

                            然而,一部能憾動人心的故事,當然少不了最重要的主角。

                            這個人,或許是武技高強的絕世強者,魔法高深的大魔導士,厲害無比的召喚術士、煉金師,甚至有可能是呼風喚雨的一代梟雄……只要主角的威赫事跡說得動聽、寫得好看,他就有機會成為家喻戶曉的名人。

                            我雖然不是擁有豐功偉跡的當代強者,也不是地位顯赫的政商名流,但還是有屬于自己的故事;至于世人是否愛聽這個故事,甚至將它廣為流傳,呃……那就由聽過、看過這故事的人去評斷吧。

                            既然要說自己的故事,那么我──古奇。凡賽斯,當然是最重要的主角!

                            唔……嚴格來說,我原本應該是一名,喀得爾皇家軍事學院的學員。

                            一提起“喀得爾皇家軍事學院”只要是隸屬于“歐格里皇朝”的百姓官員,甚至是皇室貴族,他們的臉上都會不約而同,露出驕傲得意的神色。

                            因為這所軍事名校,不單是由皇朝所創辦的四大名校之一,更是培育優秀軍人的搖籃。

                            假如能夠擠進這所名校并順利畢業,不但有機會成為歐格里皇朝禁衛軍,或軍政系統的一員,也是民間各大商行、公會們爭相以高薪挖角,聘請他們擔任私人貼身保鑣,或安全顧問的對象。

                            想當然而,要擠進這所名校已經很不容易,更別提入學之后,必須經過各種不同形態,非常人所能承受的嚴格訓練;最后再通過層層嚴苛的測驗,才能領到那張,象征軍人最高榮譽的結業證書。

                            于是,為了下半輩子優渥的物質生活,或為了想留下永世不朽美名,只要是生活于歐格里皇朝的有為青年,無不以進入這座夢幻學府,再想盡辦法盡快拿到結業證書,進而投身沙場、報效皇室;要不然就是成為頂尖保鑣,從此過著人人稱羨的生活。

                            只不過這種想法,與我安逸閑散的性格,可說完全背道而馳!但就某個觀點來看,又符合我只想安于現狀的心態。

                            于是在我十二歲那年,知道有這么一所條件優渥的學校時,也和其他有為青少年一樣,想盡辦法擠進這所軍事名校;不過當我僥幸入學之后,卻拼命鉆校規上的漏洞,只求能死皮賴臉地待在這里。

                            可是我萬萬沒有想到,這種嚴格規律但還算舒適的日子,竟然在我十九歲那年,被一道奇怪的征召密令剝奪!

                            正因為這則密令,讓我原本安逸快樂的生活,就這樣徹底離我遠去。

                            我最近常常在想,假如當年沒有那道密令的話,我現在應該仍待在那所軍事名校,過著混吃等死的悠哉日子吧?

                            此刻我正一個人坐在柔軟舒適的皮革沙發上,品嘗香濃醇厚的紅酒,構思著下一季流行服飾的走向;可是不知怎么地,我的腦海里忽然閃跳出十九歲那年,具有某種指標意義的片斷畫面……

                            第一章 調情神手

                            黎明前的天空,呈現晦暗的黑藍。

                            盡管這時應該是萬籟俱寂,平民百姓深眠熟睡的時刻,但在“瓦茲城”內,某個布置簡陋的小房間里面,卻突兀地傳出慵懶的囈語輕吟。

                            “親愛的,讓人家再睡一下嘛……”

                            躺在床上的赤裸嬌軀,緊閉著眼央求我放她一馬。

                            “寶貝,別睡了!春宵一刻值千金,我們再來一次嘛……”

                            我那擁有神奇魔力的大手,已經探向那對雪白高聳的乳球。

                            可是當我充滿情欲的食指,甫碰到身旁女性的粉嫩乳尖,那雙原本輕閉的美眸,卻猶如遭受莫大驚嚇般,兩眼瞬間瞪得老大,神色驚慌跳下床地尖叫道:“啊!拜、拜托你別再碰我!”

                            對于她過度驚嚇的反應,我早就見怪不怪。于是我好整以暇地躺在床上,露出惡作劇的捉狹的笑意道:“寶貝,看你嚇成那樣,好像我要強奸你似的!”

                            這位長相妖艷的年輕女子,此刻站在距離床板大約五步的地方,心有余悸地看著我囁嚅道:“親愛的瑟肯大哥……你……你的手太恐怖了!我真想不到,你的體力竟然那么好!你知不知道,你從昨晚到現在已經射了七次耶,結果你現在還想要再來一次?我……我真的不行了,求你饒過我吧……”

                            “艾曼妞寶貝,別這樣嘛!我們昨天不是玩得很開心嗎?”

                            沒想到她卻不以為然道:“開心?瑟肯大哥,那只是你一廂情愿的想法吧?我現在真的好后悔,昨晚怎么會遇上你這個傳說中的煞星。你看……”

                            她指著自己因過度高潮后癱軟無力、不聽使喚,正微微發顫的修長美腿。

                            看到她狼狽的模樣,我撓撓頭,帶著虛假的歉意說道:“呃……對不起,因為你實在太漂亮,所以我忍不住想多跟你來幾次。”

                            這時艾曼妞以哀怨的眼神看著我道:“瑟肯大哥,不管怎么說,我再也不愿跟你發生關系!如果你打算藉此收回昨晚的過夜費,我可以馬上還給你,只要你現在離開這里就好。”

                            “不行!”

                            我立刻嚴詞拒絕道:“你難道忘了“嫖妓守則”里最大的禁忌就是:白嫖的男人不但會陽萎,更有可能因此倒楣長達七年耶!”

                            “那你到底想怎么樣?”

                            說到最后,她已經帶著泫然欲泣的哽咽哭腔。

                            老實說,我嫖妓的經驗豐富到能夠出一本《極樂瓦茲之嫖妓指南》所以怎么可能輕易地,就被她裝出來的可憐模樣給騙了?

                            假如我動了惻隱之心,說出“那么今天到這里為止就好”之類的傻話,那我才是不折不扣的冤大頭。

                            看穿了她的把戲,我不但漠視她泛著淚光的明眸,還特地指著胯下高聳挺立的龍槍淫笑道:“嘿嘿嘿……寶貝,你看到它現在的樣子,應該曉得要做什么吧。嗯……看在你昨晚讓我盡興的份上,我這次允許你用嘴幫我解決就好了。”

                            “真的嗎?”

                            女孩半信半疑道。

                            為了下半身的幸福著想,我當下右手四指朝天,左手平舉胸前,以一副信誓旦旦的嚴肅神情道:“我──瑟肯·比格向你保證,這次做完馬上走人!”

                            艾曼妞抿了抿干澀的嘴唇,猶豫了好一會兒,終于下定決心點頭道:“好吧,不過我有一個條件:你的手不能碰我身體。”

                            “沒問題!寶貝,快來吧!我已經迫不及待,想要試試你那張“吸精櫻唇”的精湛技巧了。”

                            既然我已經答應她提出的條件,所以無論她內心再怎么不愿意,表面上仍必須遵守客戶至上的準則,為我提供最貼心的服務。

                            這時她戰戰兢兢地走回床上,臉上彷佛浮現出“戒慎恐懼”的字眼,緩緩伸出玉手,握住我火燙堅硬的龍槍,動作輕柔地上下套弄著。

                            我感覺她手上時輕時重的力道,宛若一張靈活的小嘴,帶著挑逗意味吸吮我堅挺的龍身;而玉手纖細滑嫩的肌膚,彷佛女性下體神秘的膣壁縐褶,給我一種交合般的舒爽快感錯覺。

                            “喔!寶貝……真爽!”

                            我半瞇著眼,打從內心發出由衷的贊嘆。

                            不僅如此,我還將雙手枕在后腦勺,故意表現出一副“無害”的君子模樣,她才逐漸卸下心防,張開小巧的檀口,舔弄我敏感的龍頭。

                            我看得出她正強打起精神,運用起生平所學的必殺“口技”趴在我兩腿之間“埋頭苦干”她這么賣力的目的,不外乎想快點澆息我體內過于旺盛的欲火,然后迅速打發我離開。

                            可是她大概沒想到,早已身經百戰的我,根本不把這些雕蟲小技看在眼里。

                            也因此,無論她用“吹、含、吸、舔、摳”或者“捏、揉、轉、拂、掃”這些一般嫖客根本撐不過五招的必殺技,一股腦全用在我身上時,卻沒有出現她預想中的效果。

                            她經過了半個多小時的努力,我暗紫紅的龍槍依然昂首上翹,完全沒有噴發的跡象;但女孩的嘴,卻因過度張開運動,引發痙攣似的抽搐。

                            終于,女孩像泄了氣的皮球般,吐出沾染著甘甜津夜,呈現晶瑩光亮色澤的陽物,神色萎靡地坐在床上,揉著發酸的臉頰向我討饒。

                            “瑟肯大哥,求求你快點射出來,這樣對彼此都好嘛!”

                            直到這時,我才緩緩睜開眼睛,露出似笑非笑的表情看著她道:“寶貝,你累了嗎?”

                            艾曼妞先是點點頭,但驟然想起什么似地,露出驚恐的神情對著我猛搖頭,并飛快地轉過身!

                            只可惜她還來不及跳下床,那柔弱的赤裸嬌軀,已經被從她背后襲來的大手攔腰一抱!

                            接下來不到一分鐘的時間,這個小房間立即響起了,摻雜著興奮與痛苦的尖銳呻吟。

                            我這雙能讓女人欲仙欲死的手指,已經開始輕柔地彈、點、拂、掃她每一寸雪白滑嫩的肌膚;過沒多久,她原本雙腿緊夾的秘縫,竟不由自主地再度流出情欲的津液。

                            她大概想不到,自己雙腿之間那道原本應該早已淫水流盡,呈現干涸狀態的幽谷秘縫,此刻卻有如枯井逢甘霖般,再度引出透明的水漬。

                            “不要呀……啊……救命呀……喔……”

                            “寶貝,你說話口不對心喔!你看……”

                            我特意從她胯下撈起那灘,達到高潮后激射而出的淫液,然后在她面前將我的食中指緩緩分開,拉出一條粘稠不斷的絲線,示意她觀看自己淫靡的證據。

                            “別……好羞人呀……”

                            她半瞇著眼,并急欲推開我逐漸迫近的大手,以掩飾內心被撩起的盎然春意。

                            “嘿嘿嘿,寶貝,別害羞嘛……”
                            广东十一选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