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utput id="1hzfv"><noframes id="1hzfv">

    <font id="1hzfv"><menuitem id="1hzfv"></menuitem></font><sub id="1hzfv"></sub><menuitem id="1hzfv"><video id="1hzfv"><address id="1hzfv"></address></video></menuitem>

            <ins id="1hzfv"><dl id="1hzfv"></dl></ins>

              <progress id="1hzfv"><rp id="1hzfv"><form id="1hzfv"></form></rp></progress>
              <nobr id="1hzfv"><meter id="1hzfv"><dfn id="1hzfv"></dfn></meter></nobr>

                <th id="1hzfv"></th>

                      <sub id="1hzfv"></sub>

                      <address id="1hzfv"><progress id="1hzfv"></progress></address>
                      <track id="1hzfv"><meter id="1hzfv"></meter></track>

                      <nobr id="1hzfv"></nobr>

                      <address id="1hzfv"></address>
                      <address id="1hzfv"></address>

                            皮膚
                            字號

                            九轉輪回

                            點擊:
                            在一個凄美的雨夜,我偶然邂逅了一個動人心魄的女子,從此對她念念不忘。然而再次相遇,她卻變成了一具冰冷的尸身。
                            正是這段美麗的邂逅,竟然將我卷入了一場驚世的陰謀之中,同時令我進入了一個完全不同的奇幻世界,一個與現實世界平行存在、仙魔林立的異世空間。
                            然后,當這個神秘的女子披頭散發地重新站在我的面前,用一種深冷陰測的聲調告訴我:“我的名字叫,聶小倩。”
                            我笑了:“呵呵,真巧,哥叫寧采臣。”

                            第一卷 小倩

                            第01章 命運的邂逅

                            我的名字叫作寧希晨,乍一聽有點像《聊齋志異》里的書生寧采臣吧。雖然僅是一字之差,但仍然會有很多人把我們兩個的名字弄混。

                            還真是郁悶,要知道我的名字可比他帥多了!而我更加要強調的是,我可不是一個弱不禁風的書呆子,我是一名警察,而且是配槍的那種!這個職業,我們通常稱之為刑警!

                            所以,我可是有足夠的能力來保護自己,才不需要有哪個女鬼來庇護?

                            那我們今天的故事,就由這里開始吧……

                            走在回家的路上,天陰沉得很厲害,仿佛即將就要傾泄一場暴雨。

                            在離我家不遠的路口,也就是若平道和蘭亭路的交口處,有一座漂亮精致的IC電話亭,這里,也是我經常會光顧的老地方。

                            不過我打公共電話可不是因為我沒有手機,而是我的那個寶貝手機又被第N次地由于充電而遺忘在辦公室的抽屜里了。哎,為了這個我已不知道吃了多少次虧!

                            說到這里我不得不提一下,我的父母現在正于國外定居,而我是只身一人留在國內。因此在爹媽的強烈要求下,我必須是每日一電進行匯報。而現在這個時間那邊應該是剛好起床,我這也算是兼職定點鬧鐘了。

                            今天照例一電完畢,剛要走出電話亭,天空忽然下起了瓢潑大雨,外面頓時間一片昏天暗地!

                            望著外面那近乎歇斯底里的暴雨,我微微一笑,正所謂防患于未然,我早已準備好了雨傘,就讓暴風雨來得更猛烈些吧!

                            可就在這時,一個陌生的女孩卻突然闖進了我的眼簾!只見她一頭濕漉漉的長發披散在臉上,還不住地往下滴著雨水。也就是我膽子大,不然還真以為是一個女鬼闖進來了呢?

                            電話亭外大雨瓢潑,里面卻還算溫暖,但是一對陌生男女就這樣擠在一間小電話亭里,彼此相視而立,卻是相對無言,這氣氛,一時之間還真是有些不尷不尬。

                            “呵,這雨說下就下,幸好這間電話亭里能避雨。”我主動搭起訕來,以緩解一下眼前尷尬的氣氛。

                            她緩緩地縷開濕濕的長發,然后蹙眉看了看我,卻并沒有說話。

                            這時,我才終于看清楚她的模樣。一頭烏黑的披肩長發,一張清秀的精致面孔,一雙略顯憂郁的深邃眸子,竟給人一種古典的美感。尤其是她那微微蹙眉的模樣,簡直就是動人心魄!

                            天啊,這不就是我所喜歡的那種類型嗎!

                            我心中忽然悸動起來!然后便是不停的搭訕,因為我實在不希望錯過這個上天賜予我的美麗機會。

                            可是任憑我如何巧如簧舌,這個美麗的女子卻是始終保持那個蹙眉的模樣,就猶如影片定格一般。我不斷地找著話題,就差我亮出身上的警官證件,高呼一句哥是警察,并不是那些社會上的流氓混混,哥可是有組織的人。

                            可惜自始至終,這個冷漠的女子卻是始終沒有給我哪怕一丁點的回應。

                            看著她那副生人勿近的模樣,我當然不肯死心,便繼續追問道:“嗯,我叫寧希晨,可不可以告訴我你的名字?”

                            女孩蹙了蹙眉,然后看了看我,稍稍沉默了數許,從口中淡淡地說出了三個字:

                            “聶小倩。”

                            一時之間,我忽然愣在了那里,但隨即就感到了一種被人愚弄的滋味。就因為我的名字像《倩女幽魂》中的寧采臣,你就說自己是聶小倩嗎!

                            我有些惱火,想要推門而去,但一看到她那渾身濕透的模樣,便又有些不忍了。

                            于是,我將手中的雨傘遞到了她的面前:“這雨一時之間是很難停下了,看你這個樣子會是感冒的。”

                            看著她有些茫然的模樣,我微微一笑:“如果你擔心雨傘無法還我,就記住我的手機號碼吧。”

                            我將手機號碼快速說了一遍,便將手中雨傘硬塞給她,然后向著那瓢潑大雨跑了出去。

                            不知她是否會被感動,也不知道她是否記住了我的手機號碼,反正我也不指望能夠再次見到她。

                            自從那個雨夜,我便對那個陌生的女子產生了一種莫名的情愫,尤其是她那雙令人陶醉的深邃眸子,久久纏繞于我的腦海之中,揮之不去。

                            回家的途中,又看到了那個電話亭,突然有一種想進去的沖動。

                            “不要傻了,她怎么會來?”我搖了搖頭,然后便從那電話亭旁徑直走了過去。

                            剛剛到家門口,隔壁大嬸正好開門走了出來,滿臉不悅道:“你說你這孩子怎么回事,你單位的電話又打到我家來啦!”

                            我摸了摸了口袋,可不是,原來手機又落在辦公室抽屜里充電了!

                            我歉意地撓了撓頭,然后趕忙說了些道謝的話,便趕忙進去接起了電話。

                            “希晨,你小子手機是不是又忘記帶回來啦?”

                            “不要說了,立刻回警局來,剛剛發生了一起命案!”

                            唉,作為一名刑警,最無奈的莫過于沒有自己可以支配的時間。

                            我走出小區門口,剛要準備攔計程車,卻迎面看到在那不遠的拐角處,也就是若平道與蘭亭路的交口那里,正圍觀著一眾人群在那里議論紛紛!

                            我皺了皺眉,因為刑警的直覺已經讓我預感到了應該是發生了什么大事,于是我走了過去,詢問了起來。

                            “你不知道,這里剛剛發生了一起命案,就在那間電話亭里。”

                            “警察剛剛勘察完現場,現在已經將尸體運走了。”

                            我神色復雜地看著這座漂亮的電話亭,這可是我幾乎天天會光顧的地方,但是真想不到這里竟會發生命案,而且還是在不久之前。

                            不知怎的,心中忽然泛起一種莫名的不安。

                            回到警局,天色已近黃昏,同事們仍在不停地忙碌著。

                            我立刻走到辦公桌前,從抽屜里取出了正在充電的手機。果然,來電顯示中有很多未接來電的提醒。

                            “你回來了。”這時,身后傳來了一聲低沉的聲音。

                            “對不起,鄭隊,手機落在抽屜里充電了!”忽然見到自己的頂頭上司,我連忙解釋起來。

                            “算了。”鄭楓擺了擺手,然后沉聲道,“我們趕到案發現場的時候,死者正被反綁在電話亭里,左胸處有明顯槍傷。初步認定是胸部中彈致死,而根據玻璃窗上的彈孔可以斷定,子彈應該是由外至內向電話亭里射入的。進一步情況,還要等待明天的尸檢報告。”

                            “不過有一點特別的是。”鄭楓的眉間輕輕一蹙,“這顆子彈竟然是藍色的。”

                            “藍色的子彈?”我先是一怔,隨即低聲道,“我能看一看死者嗎?”

                            說真的,發生這樣的事情,我的心情真是糟透了。那座IC電話亭,可是承載著我一段浪漫的回憶,但是現在它卻成為了兇手用來殺人的工具。

                            而現在,死者就躺在我的面前,僅僅是用一張白布遮住。這種場景,作為刑警的我經常可以遇到。但是不知為何,此時此刻,在這間本就陰暗的房間里,竟會有一種難以言語的詭異之感。

                            我走了過去,伸手掀開了那張白布。

                            一道閃電劃過,雷聲接踵而至,窗外忽然下起了漂泊大雨!

                            狂風驟雨中,我終于看到了這張臉,心中竟像是被什么撕扯一般,陡然一股劇痛!要不是鄭楓及時扶住了我,我非要跌倒不可。

                            因為,此刻躺在這里的,竟然就是那晚我遇到的那個女孩!

                            這個曾經令我心動、甚至魂牽夢繞的女子,現在竟然已經變成了一具冰冷的尸身!

                            “希晨,你沒事吧?”鄭楓關切道。

                            “我沒事。”我努力使自己鎮定下來,然后深吸了一口氣,沉聲道,“鄭隊,今晚我能不能留在這里?”

                            “可以,這件案子本就打算交由你負責,你正好趁此研究一下案情。”鄭楓淡淡一笑,然后從懷中掏出了一張證件,“對了,這張身份證是在死者身上找到的,也是現在能夠確定死者身份的唯一線索。”

                            鄭楓將身份證交給了我,然后便離開了這里。

                            空蕩蕩的房間里,此刻只剩下我一個人,不,還有這個正在熟睡著的女孩,雖然她已經不可能再醒來。

                            看著手里的這張身份證件,突然,我的身體竟像觸電似的呆在了那里!

                            因為,就在她身份證的姓名欄上,此刻正醒目地寫著三個字——“聶小倩”。

                            第02章 夢境與現實

                            聶小倩!她并沒有騙我,她真的叫作聶小倩!可是現在一切都已經太遲!

                            時鐘,緩緩地敲響至第十二聲。子夜已至,同時也預示著新一天的開始……

                            我坐在她的身邊,靜靜地凝視著她,這個名叫聶小倩的女孩,這個令我久久不能忘記的女子,如今就躺在我的面前。

                            近在咫尺,卻遠在天涯……

                            忽然,一陣短信提示音響起,打破了夜的沉寂!

                            我下意識地取出手機,打開短信,原來是天氣預報。

                            上面說近日持續大雨,而且會一直降溫,提醒用戶出行帶好雨具。

                            我漠然地搖了搖頭,剛準備收起手機,卻忽然發現收件箱中竟有一條新的短信還沒有打開。

                            這個號碼很陌生,我從來沒有見過。

                            一陣冷風襲來,令人不禁感到一絲瑟瑟的涼意。

                            在這死一般沉寂的雨夜,只能聽到窗外雨點拍打玻璃的聲音,還有斷斷續續的風聲,仿佛是什么人在憂傷地抽泣!

                            我微微有些失神,隨即搖了搖頭,便懷著忐忑的心情打開了這條短信。

                            一聲駭人的雷電從窗外掠過,頓時間令屋內一片刺眼的閃亮!但是那種忽然明亮的感覺,為何是如此的低沉,如此的哀怨,就仿佛是那種來自無間的凄切!
                            广东十一选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