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utput id="1hzfv"><noframes id="1hzfv">

    <font id="1hzfv"><menuitem id="1hzfv"></menuitem></font><sub id="1hzfv"></sub><menuitem id="1hzfv"><video id="1hzfv"><address id="1hzfv"></address></video></menuitem>

            <ins id="1hzfv"><dl id="1hzfv"></dl></ins>

              <progress id="1hzfv"><rp id="1hzfv"><form id="1hzfv"></form></rp></progress>
              <nobr id="1hzfv"><meter id="1hzfv"><dfn id="1hzfv"></dfn></meter></nobr>

                <th id="1hzfv"></th>

                      <sub id="1hzfv"></sub>

                      <address id="1hzfv"><progress id="1hzfv"></progress></address>
                      <track id="1hzfv"><meter id="1hzfv"></meter></track>

                      <nobr id="1hzfv"></nobr>

                      <address id="1hzfv"></address>
                      <address id="1hzfv"></address>

                            皮膚
                            字號

                            黑魔公主除靈異志

                            點擊:
                            回到闊別已久的張家古宅,她的女主人居然換成了小靈的妹妹小仙進駐。這個年齡只有十三歲,外表看起來卻只有十歲的小女孩,居然威脅我去幫她拯救一個吸血鬼。天啊!我有沒有聽錯,是吸血鬼噎!

                            第一集難得趁著放假時回家一趟,家里缺空蕩蕩的沒有半個人影。其實仔細想想也是理所當然,因為我是獨生子嘛。

                            除非我老爸老媽有外遇,或者替我添個弟弟妹妹,要不然如果還有別人的話,那恐怕不是我老眼昏花,就是我見鬼了吧。

                            老實說,自從我有記憶以來,似乎就對父母的印象不大深刻。老爸老媽也不知道在做些什么勾當,幾乎很少住在國內。

                            就算偶爾回國的時候,也從不結伴通行,每次都是互相輪流回來探望我。

                            真正最有印象的,反而是從小帶大我的保姆張媽,還有年紀已經快要七十好幾的老管家趙伯,兩人在照料著我的起居生活。

                            只不過,我這樣一講可能會造成某些錯覺,讓大家誤以為我是什么有錢人家的孩子。

                            但這絕對是個天大誤會,因為真正要形容起來,我比較像是那種可憐孤兒,由于爹娘不愛,所以只好將我丟給別人照顧。

                            這么一講的話,那還挺符合當初某人替我做過的斷言,也就是我天生戴著霉運。

                            當然,倒霉的程度也有分很多種,大者例如國破家亡、妻離子散;中者例如人財兩失、事業衰敗;小的就更不必提了,舉凡跌跤、掉錢、出車禍等等芝麻小事,大概通通都可以歸屬此類。

                            但是,有別于以上三項,最可怕者應該莫過于跟地獄的煞星有所牽連。

                            因為當不幸的星座籠罩在頭上散發光芒之時,便注定你的人生命運已經開始朝向陰暗不幸的道路前進,而且那個終點站的名稱叫做——地獄。

                            放著還有好幾天的連續假期不過,自找麻煩的我,竟然提起回到張家宅院的門口。雖然才離開幾個星期不到,但在我的感覺來講,卻仿佛經過漫長的冬季一樣。

                            如果遭受詛咒的鬼屋,在尋找可憐的犧牲者,似乎不管我距離得多遙遠,惡魔的觸手仍舊會將我召喚回來。

                            難道是一旦過慣驚險刺激、心驚膽跳的冒險生涯之后,就注定我的人生命運,已經無法回到寧靜安穩的日常生活?

                            帶著感慨的心情,我站在由紅磚灰瓦堆砌而成的外院門口,試著重新回顧對它的記憶。

                            這間遼闊的張家老屋從外表看來,雖然是一棟充滿了古色古香的三合院建筑,尋常人只要望上一眼,便會激發起對早期社會的古樸風情。

                            然而,這一切都只是幻覺。

                            因為只要仔細一看就會輕易發現,屋頂上空還飄蕩著陣陣邪氣,所以這棟老屋的真正身份,其實是窩藏著魔界女王的地獄魔宮。

                            它現任的女主人姓張名小靈,是個滿手血腥、視財如命、兇狠毒辣,堪稱是從魔界跑到人間作亂的暴力女王。

                            除靈協會雖然一直致力于消滅國內的妖魔鬼怪,卻一直疏忽了最可怕的妖怪,其實就是隱藏在組織中的這個恐怖女人。

                            天使般清純可愛的絕世臉孔,以及魔鬼般曼妙無比的誘人身材,她憑借的就是這兩樣超級武器。

                            這個外號驅妖娘娘的美少女,表面上是從事打擊妖魔鬼怪的工作沒錯,但背地里卻干起恐嚇勒索、吸人鮮血的不法勾當。

                            任何想要委托她除靈的人,都會被狠狠敲上一筆,最后再以跛腳的可憐命運收場。

                            “你可以得罪神佛,也可以得罪惡魔,但千千萬萬就是不要得罪這個女人。”

                            這句話是我流盡鮮血、以身嘗試之后,得來不易的慘痛教訓。

                            因為一旦得罪張小靈的下場,就算你躲到天涯海角、十八層地獄,這女人照樣會追殺到底,再把你揪出來奉還上十倍報復。

                            一邊聯想著無意義的開場白,在踏進大門之前,我先伸手在旁邊聳立的石獅身上拍了兩下,算是打聲招呼。

                            這是由于小靈以前養的小狗——英雄,在死掉之后靈魂沒有升天,反而俯身在石獅身上,變成所謂的守護靈,具有防止穢物及不法之徒入侵的結界功能。

                            因此,不先跟它打聲招呼的話,怕它又會不認識我,將我阻擋在外。家里有了這么好用的防御系統,只怕連警衛或是保全,大概都可以省略下來不必請了吧。

                            回到家以后,我直直朝我的房間走去,原本打算先安置一下行李,再坐下休息。沒想到一進房后缺忽然發現,我的床上居然有一個嬌小的人影,正躺著那里沉沉酣睡。

                            我好奇湊過去一瞧,那個嬌小的人影竟然是小靈。

                            只不過她現在的體型,不知為何又倒退回小孩子的模樣,整個人大約只有剩下十、十一歲左右的年紀,外面看起來非常美麗又無比稚氣。

                            更夸張的是,她背后那頭黑色長發,還刻意梳成卷卷的公主頭,身上則穿著一襲深黑色的哥德式少女服飾,也就是俗稱的GOTHIC&LOLITA,簡稱GOTH-LOLI的風格服裝。

                            那是一種在COSPLAY的變裝大會上,常常可以見到的蘿莉款式衣服,上面有著呈現深色質感及簡潔色調的嚴肅設計,衣服表面還纏滿許多裝飾用的復雜蕾絲及黑白緞帶。

                            這讓她整個從外觀看來,仿佛是一個制作精美的古典洋娃娃,讓人看了會有一種沖動,忍不住想把她抱在懷里好好把玩一番。

                            她好像不知道我回來了,仍舊睡得很沉,紅潤的小嘴還咬著右手的大拇指。而那張可愛稚氣的臉龐則似乎在做著什么美夢,正顯示出一付天真無邪的睡容。

                            尤其夢到高興的地方,她那片小小柔軟的胸脯,還會隨著笑意上下起伏,給人一股非常有趣的感覺。

                            老實說,面對這種詭異情形,我個人到是感到相當訝異,因為她前一陣子雖然中過一種奇怪的降頭,會讓人逐漸變年輕然后返老還童,最后從世上消失無蹤。

                            可是,我明明記得那個降頭已經破解掉了啊,為何現在又會再次發作了呢?難道是當初破解得不夠徹底嗎?

                            不管原因如何,這種惡毒的降頭每隔一個小時,就會讓人倒退回一歲。因此,我必須趕快把握時間,將靈氣注進她的身體,好讓她恢復原先的少女外貌。

                            對于這種事情,一開始當然不能夠硬來,因為小靈的身體已經退化成小女孩了,所以必須先做好準備運動,才能夠將充滿靈氣的“高蛋白營養針”注入。

                            我先悄悄掀開她的裙子,只見她纖細修長的雙腿上,還穿著一抹白色的連身絲襪。那美好的曲線一直延伸到飽滿隆起的光滑恥丘,湊近一看,宛如一座雪白山峰,非常引人遐思。

                            我先伸出手指,試著在她下緣外的光潔絲襪上一陣游走;受到那股瘙癢刺激,小靈馬上忍不住摩擦起雙腿,還發出陣陣可愛又清脆的呻吟聲。

                            她的身體雖然變小了,但敏感度卻也相對變得老實,我才這樣作弄一會兒之后,變看到她白色絲襪的下緣,隱隱滲透出一層粘稠濕潤。

                            我知道時機成熟,便微笑著幫她將絲襪和小內褲褪到膝蓋旁邊,露出她那片可愛嬌嫩的雪白花園。在那快光溜溜的小小恥丘上,一條粉紅色的細小肉縫立刻呈現在我面前一覽無遺。

                            從那片充滿禁忌的花園細縫當中,我似乎可以感覺得到,里頭正散發出一股誘惑人心的欲望香氣,正等著我用濃稠的營養液來加以灌溉。

                            緊接著,當我打算將粗大的針筒伸進她光潔狹小的洞口時,好死不死,小靈卻突然清醒過來。

                            我心里一驚,立刻打算奪門而逃。因為以那小鬼的脾氣,她接下來大概會將我狠狠海扁一頓,然后讓我血流滿面,抽出不止地趴在地上痛哭求饒。

                            但出人意料之外的,小靈只是無言直視著我,同時還用淡漠的聲音向我問說:“……你是誰啊?為什么會在這里呢?”

                            “呃!我……我是李部啊,你是降頭發過頭,忘記我了嗎?”

                            “……原來你就是李部啊,能不能借我一根頭發。”

                            小靈半瞇著眼,冷冷地說著,隨即從我頭上扯下一根長長頭發,然后將它塞進一個奇怪的布偶當中。

                            接著,只見她將布偶反手一轉,我立刻憑空摔了個倒栽蔥,腦袋重重撞在地板上面,差點痛得我腦門開花。

                            但小靈好像還不過癮,再來又是反方向一擲,我馬上雙腳平貼在地板像在滑雪,整個人呈大字型向前沖刺,最后撞在旁邊的水泥墻上,鼻子還流出了兩道鮮血。

                            小靈這次的法術非常怪異,我以前從來沒見過,莫非這就是她修行后的成果?如果真是那樣,那也未免太可怕了吧結果這樣幾次下來,幾乎快整掉我半條老命,等到她最后過足了癮,總算愿意松手的時候,我已經被折磨得快不成人形了。

                            “夠了!小靈……饒……饒了我吧……”我忍不住跪在地上,發出痛哭哀號的求救聲音。

                            “你說什么?小靈?”她聽了卻搖著可愛的小腦袋,神色淡漠地說:“你搞錯了!我不是小靈,我是她妹妹,我的名字叫做小仙。”

                            “什么!你……你是小仙!”

                            我驚訝地大叫,同時心里慶幸,還好剛才那劑“高蛋白營養針”沒有真的打下去,要不然現在事情就大條了,恐怕跑到天涯海角都鐵定完蛋。

                            但她們兩人不愧是親生姐妹,在這個青澀時期的外表,幾乎長地一模一樣。不過,要是能夠靜下心來仔細分辨的話,似乎還是可以從她們兩人身上,找出一些與眾不同的地方。

                            例如,小靈的眉角是略微上揚,臉孔看起來像帶著煞氣,鼻子也比較高挺,表情不管任何時候都感覺非常驕傲。而小仙的眉尾則是逐漸稀疏,眼眸神色顯得憂郁冷漠,表情就像對周遭任何事物都漠不關心。

                            其實若按正常來講,小靈老早就恢復原狀了,所以外表會較為成熟好認,只是我誤以為小仙是降頭發作后變小的小靈,因此才會產生那么多的誤會。

                            但她們兩姐妹在行事風格上,倒也是非常相似,也就是出手殘忍。

                            剛剛明明只要開口稍微解釋一下,也就什么事情都不會發生,但她卻偏偏要惡整我一番出足了氣后,這才愿意表明身份。

                            我望著小仙可愛稚氣的臉龐,好奇地詢問她今年幾歲。

                            哪知,她缺故意拐著彎回答我說:“再過二個月又零三天,我就滿十四歲了!”
                            广东十一选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