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utput id="1hzfv"><noframes id="1hzfv">

    <font id="1hzfv"><menuitem id="1hzfv"></menuitem></font><sub id="1hzfv"></sub><menuitem id="1hzfv"><video id="1hzfv"><address id="1hzfv"></address></video></menuitem>

            <ins id="1hzfv"><dl id="1hzfv"></dl></ins>

              <progress id="1hzfv"><rp id="1hzfv"><form id="1hzfv"></form></rp></progress>
              <nobr id="1hzfv"><meter id="1hzfv"><dfn id="1hzfv"></dfn></meter></nobr>

                <th id="1hzfv"></th>

                      <sub id="1hzfv"></sub>

                      <address id="1hzfv"><progress id="1hzfv"></progress></address>
                      <track id="1hzfv"><meter id="1hzfv"></meter></track>

                      <nobr id="1hzfv"></nobr>

                      <address id="1hzfv"></address>
                      <address id="1hzfv"></address>

                            皮膚
                            字號

                            我的私人仙境

                            點擊:
                            平凡少年,偶遭奇遇;得畫一幅,直通仙境;大發其財,大逞其欲;YY之作,我的心聲;笑中有樂,真中有情;一本普通人改變現實,改變自我的現實題材幻想小說。

                            第一章 我本平凡

                            我叫錢貴,今年二十二歲,至今未婚(咳,說這個干嗎?不過確實直到現在我還沒嘗過戀愛的味道,呵呵!)

                            父母都在工廠上班,一個月千八百塊,在我們東北普通的一個小城市里就算可以了。

                            家里四口人,除了父母還有一個小我三歲的妹妹,唉!父母非常偏愛我的這個小妹,為了供她上大學,楞把我趕出家門,說我這么大的人了,也該獨立了,讓我自己養活自己吧,啊,我的命可真苦啊!

                            說起我小妹錢鈴,今年才十九歲,可卻長得凹凸有致的性感身材,美艷動人的漂亮容顏,在加上聰明伶俐,能說會道,能唱能跳,善于溜須拍馬,懂得見風使舵......(你說這樣說自己小妹有點過,說實話這還是輕的。)反正就是從小就集萬千寵愛于一身把我給比得只能生活在她的光環之下,啊,老天啊,都是一個爹娘生的,怎么差距就這么大呢?郁悶啊!(狂郁)

                            要說我嗎,本人個子不高,只有一米七左右,還沒我小妹高(哭,我大聲痛哭);長的不帥,估計扔大街上少女的眼光是不屑,婦女的眼光是不要,男人的眼光是對自己絕對可靠(哭,我仰天長哭);掙錢不多,一個月就幾張鈔票(哭,我無言自哭);姑娘不愛,在我二十幾年的人生路上,我沒得到多任何異性的愛慕之情,包括左鄰右舍的老太太(哭,我的眼淚嘩嘩的)。

                            哎,這就是我,一個非常典型的“四不”人員,高中畢業,大學無緣,身無所長,一無所處,只好工廠打工,掙點吃飯錢。

                            蒼天啊!可憐、可憐我吧!

                            唉!呆呆地望著眼前已經欣賞了不下千遍的工廠景色,心思卻早已神游萬里,美美地幻想著我有一天也偶遭奇遇,走路掉馬葫蘆,一下子掉進異空間,憑我從小到大吃的土豆白菜,在異空間那就是增長功力的靈丹妙藥,頓時我變得武功高強,法力無邊,在異空間大顯神通,金錢大大的,美女大大的,那錢一沓沓擺在我面前,那美女一排排站在我面前,任我撫摸;任我把玩;任我踐踏;任我蹂躪;任我……

                            “啊”!生活啊,這才是我夢想的生活,正在我大發感慨,大享生活,大樂其樂,正準備大舉進攻的時候,“啪”的一聲,只覺天上一重物直擊我腦袋,任我絕世武功,任我萬般神通也躲閃不過,我的錢,我的美女全部煙消云散,不知所蹤。我大怒,隨手擦了擦嘴上的口水(為什么有口水,廢話,這還用問嗎?),大喝道: “什么人?”

                            “咚,咚…”又是兩腳,踢得我是欲哭無淚啊!一下子從天堂跌到地獄,巨大的反差實在是太大了。

                            耳邊一陣極其可怕的女性聲音響起,“保險柜(嘿,我外號,裝錢的柜當然就是保險柜了),上班時間怎么不干活,一天凈瞎想什么呢?這個月獎金罰半。”

                            我一驚,從夢幻到現實是多么地無奈,天呀,求求你再給我一次機會,讓我也重生一回吧!讓我也回到過去吧!讓我也讓龐斑,浪翻云元神灌頂吧!讓我被雷擊一下弄得筋脈大張,一下子有了特異功能吧!

                            可惜現實是殘酷的,我的命運還是痛苦的,從聲音上我已經判斷出是我們的車間主任,現年二十八歲,大學本科畢業,有我們廠第一美女之譽,號稱舉世無雙大美女,沉魚落雁之容,碧月羞花之貌,既有古典美女的迷人氣質,又有現代美女的動人風范,絕對堪比世界選美小姐(當然,后面是全廠大部分男人的共同評價)的徐娜徐大主任。

                            在任何男人聽來都是天使般的聲音在我耳中卻是魔鬼的問候,那么地讓我痛恨,我的錢啊,就這么飛了,這婆娘怎么一天到晚找我毛病,當心嫁不出去,不過這不大可能,追她的人起碼有一個加強連。“唉”!心里恨恨的一聲長嘆,男人嗎,要能屈能伸,要有容人之量,不能跟女人計較嗎,不能跟錢作對,要不然我下月吃什么啊!我乖乖站起來,加入到忙碌地勞動中去,為那剩下的幾張鈔票而奮斗。

                            第二章 生活啊 生活

                            終于到家了,拖著累得快要不屬于我的身體回到自己的這個臨時的家已是晚上七點,天已經完全黑了下來,七拐八拐下好不容易走回我租住在離工廠不遠的平民區,每月五十塊錢,一個人湊合著住,打開屋門,一個十多平米的小屋子,一張單人床,一臺老式20寸彩色電視機,非常簡陋的生活環境,也包括了我的全部個人財產。

                            怨誰啊!怨父母,沒有給我一個好的生活條件,可做父母的誰又會不給兒女創造好的生活條件呢?可憐天下父母心,我父母是很無情,讓我一個人過,讓我自己養活自己,可是為了小妹的大學學費,父母也是沒有辦法啊!怨自己,誰讓自己沒能耐,一個堂堂男子漢,一個月賺的錢僅夠養活自己,沒辦法替家里分擔困難,慚愧!羞愧!問心有愧!

                            一下子栽倒在床上,真的懶得動彈,一天的勞累,爬在軟綿綿的床上好舒服啊!真想再也不起來了,可是咕咕做響的肚子讓我不得不忍受著酸疼的身體艱難爬下床去,去準備我今晚豐美的大餐。

                            哇!好香啊!流口水了!開水泡方便面,簡單又實惠,一個孤單而又沒有什么錢的男人最好的選擇,全力開動手中的筷子,眨眼之間連吃三袋方便面,抹了抹嘴,連打三聲飽嗝,拍了拍肚子,也就勉強弄了個溫飽吧,往床上一躺,心滿意足地去夢中尋找我的可愛MM去了。

                            第二天睡了一個自然醒,睜眼一看已是中午太陽高照,要不是肚子餓,我才懶得起來,問我為什么不上班,呵!我倒班,今晚上夜班,大大地伸了個懶腰!大大地打了個哈欠!跳下床踏著我那雙酷版拖鞋(兩只腳不一樣,而且還是一個撇,怎么樣夠酷吧!)去屋外公共WC解決了一下個人生理衛生問題,撒了一泡一分半鐘的尿,拉了一坨二兩一錢重的屎,哈哈,有點惡心,一筆帶過!帶過!

                            接下來就要解決我的民生問題了,填飽我這早已餓得咕咕做響的肚子,昨晚的方便面經過一晚上早已消化干凈,今早的一坨屎更是讓我肚子里空空如也,回屋簡單洗漱一番,從秘密金柜里拿出我的個人固定資產,現金十塊,大步走向我心中最神圣、最美好的地方,隔壁包家小吃部,沒等走近我就大喊道:“ 包子西施,來八個肉包子、一碗羊湯。”

                            “呦!我當誰呢?原來是‘錢眼’大駕光臨。”只見小吃部門口站立一位三十多歲的少婦,白皙的皮膚,水汪汪的一雙大眼睛,豐滿的雙峰撐的胸前鼓鼓的,黑色緊身T恤掩蓋不住里面乳罩凸挺的形狀,下身緊身低腰牛仔褲更是將其美妙的身材展現出來,腰系圍裙,斜靠在門前,臉上薄施胭粉,容貌雖然算不上十分漂亮,但也是別有一番滋味,彎眉細眼,紅唇輕吐,笑意盈人,顯得很是風情萬種。

                            她是這家小吃店的老板娘叫包玉晴,聽說丈夫幾年前讓車撞死了,年紀輕輕便守了寡,開了這間小吃店,里里外外都是一個人忙活,因為長得有一些姿色,又能說會道,八面玲瓏,因此這間小店來吃飯的人還是挺多的,大都是沖著眼前這個風情少婦,不過沒聽說誰占過她的便宜,因姓包,又擅長做肉餡包子,所以人送綽號“包子西施”,是這一片大老爺們心中赫赫有名的性感女神。

                            我嬉皮笑臉地走過去,討好地說道:“包姐,老在你這吃東西,今天是不是有什么優惠啊,這湯錢是不是就免了。”

                            包西施看了看我,嬌笑道:“我說‘錢眼’,你可真掉到錢眼里去了,一塊錢的便宜你也不放過,一個大老爺們,丟不丟人。”

                            屋里幾桌吃飯的也起哄起來,都笑我不像個男人。我苦笑道:“誰讓咱是窮人呢,一分錢得掰成兩半花,要不然我拿什么養活我自己啊!”

                            “行了,別哭窮了,誰也沒找你借錢,看在你是常客的份上今天湯錢就免了,你小子敞開褲腰帶管夠喝。”

                            第三章 吃醋風波

                            “不行,我天天來吃東西怎么沒有優惠,這小子憑什么免費啊,包子西施你不是看上這小子了吧!人家才二十多歲,你可不要老牛吃嫩草,就是要找也得找我這樣的猛男啊!”一黑臉大漢不服大嚷道,見有人挑頭,旁邊的人紛紛幫忙起哄,嘈雜聲四起,頓時屋子里一片混亂。

                            “去!去!去!黑七,就你那熊樣,也不撒泡尿自己照照,給老娘我倒尿壺我都嫌你長得黑,該干什么干什么去,別在這亂起哄,我愿意讓誰免費吃是我自己樂意,你管得著嗎。”

                            一番話說得黑臉大漢黝黑的臉上難得的泛起一陣紅暈,他猛站起來,眼睛發紅,看樣子有點惱羞成怒,嘴里大罵道:“臭娘們,老子在你這吃飯是看得起你,別給臉不要臉,惹得老子我不高興,老子把你這小店給拆了。”

                            “就憑你,也不打聽打聽,這條街誰不知道我包子西施,黑白兩道都得給我一點面子,你動這里一下試試,老娘我讓你橫著出去。”包西施毫不示弱,掐著腰冷笑不已。

                            見兩人有些說僵,屋里吃飯的連忙勸解起來,我一見吃個飯也惹出一場事端來,真是罪過,罪過啊!佛語有云:忍一時風平浪靜,讓一步海闊天空;兩位施主,吵架是不對的,怎么能吵架呢?人啊要活得快樂,要心情愉快,那個誰,吵架會引起內分泌失調,導致皮膚老化。

                            黑七:老化有什么關系,我皮膚黑,老化以后去掉舊皮,說不定我里面的皮膚是白的呢!到時也有人會叫我“白馬王子”了!(吐…嘩嘩的……)

                            豆腐西施:啊!皮膚老化,太可怕了,比聽這討厭的人羅嗦還可怕,主啊!請你保佑我吧!(外太空上帝:看看我的信徒是多么崇拜我啊!我真是太高興了,愿我的光芒與你存在,我會保佑你的,一道神光閃過,下界離小吃店不遠一流氓正欲搶劫,一道神光從天而降在他身上,耀眼的光芒后,只見這人跪地大哭,仰天長嘆,主啊!謝謝你用仁慈的愛寬容了我,我一定洗心革面,從新做人,這時只聽天外上帝懊惱的嘀咕道:“靠,怎么打歪了!”)

                            正在我意念神思九天之外,一張大力的手掌拍在我的肩膀上,把我從九天之外楞是拽了回來,回神一看,黑七那張令人惡心的黑臉橫在我面前,滿嘴丑氣噴在我臉上,好想吐啊,大哥你沒刷過牙吧!他猥褻的表情,絕對是最佳反派角色的代表,只聽他大聲道:“喂,小子,你是不是和包子西施有一腿,當著大家的面你就快點承認吧!”接著又湊到我耳邊低語道:“你就認了,不然出門我打斷你的腿,以后見你一次打你一次”說完大手用力拍了我一下肩膀,好痛啊!就我著小體格可禁不起這個,一下給我打散架。
                            广东十一选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