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utput id="1hzfv"><noframes id="1hzfv">

    <font id="1hzfv"><menuitem id="1hzfv"></menuitem></font><sub id="1hzfv"></sub><menuitem id="1hzfv"><video id="1hzfv"><address id="1hzfv"></address></video></menuitem>

            <ins id="1hzfv"><dl id="1hzfv"></dl></ins>

              <progress id="1hzfv"><rp id="1hzfv"><form id="1hzfv"></form></rp></progress>
              <nobr id="1hzfv"><meter id="1hzfv"><dfn id="1hzfv"></dfn></meter></nobr>

                <th id="1hzfv"></th>

                      <sub id="1hzfv"></sub>

                      <address id="1hzfv"><progress id="1hzfv"></progress></address>
                      <track id="1hzfv"><meter id="1hzfv"></meter></track>

                      <nobr id="1hzfv"></nobr>

                      <address id="1hzfv"></address>
                      <address id="1hzfv"></address>

                            皮膚
                            字號

                            星壺

                            點擊:
                            見義勇為得星壺,摯誠熱血封印開。萬千世界壺中藏,歷盡世間奇無數。
                            一“壺”在手,天下我有!
                            以下通俗版:普通女大學生因為一次偶然的見義勇為行為得到一古董“銅壺”認主,壺中居然藏著不同文明的世界,還有“復制”功能,讓她的生活發生了翻天覆地的變化……面包會有的,美男也會有的……

                            壺界一重:凡  第一章萬千世界壺中藏

                            “站住,別跑!放下那只包包!”

                            身后刺耳的女聲讓小偷無比汗顏,這都追了幾條街了,這女人也太能追了吧。更讓人郁悶的是這女人還時不時發出點高分貝噪音污染,爺專業兩腳抹油開溜型職業扒手居然今天就要讓個小丫頭片子給追上了,太沒面子了太沒面子了。

                            “給你。”小偷牙一咬,使出了神偷十八絕技之偷梁換柱,一個黑乎乎油膩膩沉甸甸的布包就砸向了身后窮追不舍的女人。

                            北宮漠月一愣,隨即停下,雙手接住,嗯,很沉差點拿不穩,應該不是空包,趕緊拿回去給老大爺吧。至于開溜的小偷跑了就跑了吧,就算追上,她一個弱女子還真能把小偷扭送公安局不成?

                            轉身再跑回兩條街,北宮漠月將包裹交到坐在地上喘氣嘆息的老大爺手上“大爺,您的包包。”

                            “謝謝你,姑娘,真是好人啊!我的包啊,我老伴給我做的燒餅啊。”老人就差淚流滿面感激涕零了。

                            “快看看有沒有少什么東西吧。”北宮漠月微微踹著粗氣,雖然或許聽大爺口氣包里也沒什么值錢東西,但是能幫到人北宮漠月還是很開心。

                            “這,這,那個,小姑娘,這不是我的東西。”老人從包里拿出一個破舊的銅壺。

                            北宮漠月一愣,接過包裹,是沉甸甸的沒錯,但里面除了這個銹跡斑斑破舊不堪的銅壺外真的什么都沒有了。

                            “該死,被耍了。”北宮漠月拿起包包撒開退兩腿又追向小偷的方向。一直追到剛才那個無人的巷口。

                            “姑娘,別追了,包里就幾個燒餅,算了。”老人家在后面大喊,北宮漠月卻自顧自往前追。

                            結果自然可想而知,人家小偷又不是笨蛋不會拐彎躲藏還在原地等你追嗎?跑得再快也是追不到了!

                            “該死的!”北宮漠月拿起銅壺就往地上狠狠地砸過去。

                            不知道是不是此女天生四肢發達,偌大的銅壺居然摔在地上后反彈起來直直砸向北宮漠月。

                            北宮漠月心中叫苦不已,平時同學說她笨也就罷了,怎么會連死都要笨死?要是讓同學知道她居然被一個銅壺給砸死,還是自己砸的,那真得笑掉大牙了。

                            下一刻,周圍一片灰蒙蒙,北宮漠月一雙眼睛滴溜溜地轉著,好奇地打量著四周“這里就是地府嗎?怎么沒有黑白無常?怎么這么冷清?”

                            “歡迎來到壺中世界,你即將成為星壺的新主人。”一道略顯沙啞的聲音響起,一個很神棍的白胡子老爺爺就這么飄在北宮漠月面前。

                            “星壺?這里不是陰曹地府?難道人死了是進了壺里而不是到地府?”北宮漠月茫然問到。

                            “額,小姑娘你并沒有死。因為你用摯誠之血開啟了星壺封印,所以你現在已經成為星壺的新主人。”

                            “沒死?那太好了。那我現在在哪兒?你說我是星壺的主人,你又是誰?星壺在哪兒?”北宮漠月問道。

                            “呵呵,小姑娘問題還真多。你現在就在星壺里,星壺已經認主成功就在你的身體里。我是誰?這個問題還真難倒我了,我的本體是這個星壺的主人,可惜我現在只是一道殘魂,馬上就要消散了。好了,知道你問題還很多,還是讓壺靈給你解答吧,我要離去了。”

                            老頭說完就化作一縷青煙消散不見,北宮漠月只覺得頭皮一陣發麻,這世上難道真的有鬼?

                            “鬼啊!”大叫一聲往后跑,卻差點撞到一只肥嘟嘟全身長滿純白長毛的萌貓身上。

                            “哇,好可愛的貓貓,來給姐喵一個!”北宮漠月一向神經大條,看到萌貓貓早就忘了見鬼的怕。好吧,它是貓,你是它姐!

                            “喵~”白貓很配合的喵了一嗓子,然后用標準的人類普通話說道“主人你好,我是壺靈。”

                            “媽呀,貓會說人話!”北宮漠月觸電般收回手,一只純白肥嘟嘟的萌貓確實很可愛,可這貓要是說了人話,就不是可愛而是可怕了。

                            “好吧,主人,我再重申一遍,我不是貓,我是壺靈。”白貓眨眼間就變成和北宮漠月一模一樣站在她面前。

                            “那個,你怎么跟我長得一模一樣,你是妖怪?”北宮漠月試探性地問。

                            “我說了我是壺靈,怎么可能是妖怪那么低檔次的東西。對不起主人,為了方便與主人溝通,我剛才讀取了部分主人的記憶,知道主人喜歡白貓,所以才變成白貓的,沒想到嚇到你了,那我還是變成人吧。用主人的世界的表述方式,我應該是一臺超級智能電腦,主人能通過我控制和使用星壺。”

                            “哦,原來你是電腦啊,那個,你還是別變成我的樣子了,看著怪怪的,還是變成貓吧?”北宮漠月用商量的語氣問道。

                            “好。”下一刻,另一個北宮漠月就重新變回了萌貓貓。

                            “你叫什么名字。”

                            “壺靈還沒有名字,主人可以為我取名。”白貓面無表情地回答。

                            “嗯,你是壺靈,又是白貓,就叫你白靈吧,平常我就叫你小白好不好?”這會兒北宮漠月也不害怕了,把小貓一把摟在懷里又是摸又是捏地,感情得到一只小貓寵物比得到一個星壺更讓她開心。

                            “好吧,小白就小白,還不錯。”小白已經是淚牛滿面了,總歸是比老主人起的名字好聽點,謝天謝地啊,終于可以擺脫那么難聽的名字了。

                            “對了,小白,這個什么壺那老頭說有什么用?壺中有世界?什么世界?我怎么沒看到。”北宮漠月問。

                            “主人,萬千世界盡在壺中,世界嗎就是和你所在的地球差不多的地方,地球勉強算得上一個中小型世界。但是主人你現在實力太弱了,開只能打開星壺第一層的世界。”

                            北宮漠月有點明白了,地球只能算中小型世界,這倒是讓北宮漠月有點意外,最難理解的還是這么小的壺真能裝下世界嗎?

                            “那我現在能去什么世界?怎么去?”北宮漠月問。

                            “世界分為三大類,一類以科技文明主要借助智慧和科技來發展、一類是以修真文明為主開發肢體潛能、還有一類是二者并存互相增益的世界。主人您要去哪一類世界?”小白面無表情地回答。

                            “有修真世界?那我去修真世界看看吧?”北宮漠月兩眼冒星星道。

                            “對不起主人,由于您能力不足,只能進入一層壺界,而一層壺界中還沒有純粹的修真世界,只有類似修真世界的武俠世界和魔法世界。主人您進入世界的只是神識,因為您是星壺的主人,若是在壺中世界死亡并不會導致您現實的死亡,但是再達到解封條件之前無法再次進入您死亡過的世界。”

                            “額,那怎樣才能解開第二層壺界?”北宮漠月有點沮喪。

                            “第二層壺界需要主人您的精神力達到一千以上才能解開。”小白回答。

                            “精神力?那我現在的精神力是多少?”北宮漠月對于精神力這個詞不陌生,但是卻很少聽到有人把它給量化。

                            “是否接受能力掃描?”小白突然發出機械的聲音。

                            “是。”北宮漠月只覺得小白的貓眼睛突然變成兔子眼睛一般紅,紅光瞬間放大將她全身籠罩,還好,只是看上去嚇人倒是沒什么異樣的感覺。

                            幾秒鐘后,紅光散去,機械的聲音再次響起“掃描完畢。北宮漠月,人類,精神力:88,體力:99,智力55。您的精神力和體力都高于一般水平。”

                            北宮漠月汗顏,怪不得總被人說頭腦簡單四肢發達,這體力智力比還真能說明點問題。至于精神力現在才88,要一千才能開啟第二層壺界,真不知道要奮斗多久了。唯一的好消息就是至少有兩項是高于一般水平的,智力,哎,智商是硬傷啊,北宮漠月還是有自知之明的,她雖然不是笨妞但也比不上那些七竅玲瓏心的美眉們。

                            “進入其他世界對我來說有什么好處嗎?”北宮漠月問出關鍵問題。

                            “好處非常大,您可以進入其他世界學習、修煉或獵奇,成功領悟的知識會存在你的腦海中并有一定概率提高智力,體力修煉成果離開玄壺后能保留十分之一,至于想帶出的物品主人可以通過小白進行掃描然后消耗壺力在任意空間復制。”小白回答。

                            “復制?是不是可以復制紙鈔?”北宮漠月兩眼閃閃發亮。

                            “可以。”小白瞟了一眼沒出息的主人,“主人,不建議您直接復制紙鈔,您所在國家的紙鈔擁有唯一編號識別,由于主人您的能力不足只能進行單一復制,復制出來的紙鈔無法自動生成編號,會造成貨幣市場的混亂。”

                            “額,那算了,還是先送我去什么空間玩玩吧?要么,武俠空間好了。”

                            “可能現在不行,主人,外界有人在喊你,您若是失蹤太久會引起不必要的麻煩,下次進入主人可選擇意念進入。當然如果主人您繼續堅持現在進入武俠世界,小白這就送您進入。”

                            “額,算了吧,先送我出去,看看是誰。”北宮漠月可不想被人發現異常當做怪胎送到某某醫院某某研究所被解剖研究。

                            壺界一重:凡  第二章哥們,哥們的哥們

                            “北宮傻月~~~”

                            “北宮漠月。”

                            北宮漠月被小白從壺中界傳出,第一時間就聽到兩道熟悉的聲音。

                            不用看都知道叫她北宮傻月的肯定是她們09管理學三班的班長方景華,也是北宮漠月進入龍江大學后的第一個鐵哥們,此男最大特點自戀,向來以玉樹臨風、校草、本系第一帥哥自居。

                            還有一位,長得倒是比方景華更斯文俊美些,乃計算機系運動愛好者南宮俊是也,此人因為是方景華的發小,跟方景華那是形影不離疑似基友,漠月班里的活動基本是一次不落的參加,儼然已成為本班第一編外人員。

                            “呼,我說北宮傻月,說你傻你還真傻啊,居然只身追歹徒,你就不怕遇到劫色的?”看到北宮漠月,方景華停下腳步喘著粗氣說道。

                            “切,遇到本姑娘,誰劫誰還不一定呢。”北宮漠月昂了昂頭握了握拳,想到小偷那落荒而逃的悲催樣子就很自豪。
                            广东十一选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