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utput id="1hzfv"><noframes id="1hzfv">

    <font id="1hzfv"><menuitem id="1hzfv"></menuitem></font><sub id="1hzfv"></sub><menuitem id="1hzfv"><video id="1hzfv"><address id="1hzfv"></address></video></menuitem>

            <ins id="1hzfv"><dl id="1hzfv"></dl></ins>

              <progress id="1hzfv"><rp id="1hzfv"><form id="1hzfv"></form></rp></progress>
              <nobr id="1hzfv"><meter id="1hzfv"><dfn id="1hzfv"></dfn></meter></nobr>

                <th id="1hzfv"></th>

                      <sub id="1hzfv"></sub>

                      <address id="1hzfv"><progress id="1hzfv"></progress></address>
                      <track id="1hzfv"><meter id="1hzfv"></meter></track>

                      <nobr id="1hzfv"></nobr>

                      <address id="1hzfv"></address>
                      <address id="1hzfv"></address>

                            皮膚
                            字號

                            術臨天下

                            點擊:
                            四千年前,黑暗的追尋者為光明所覆滅,連同一段強者層出不窮、天才紛涌如潮的歷史也被從史書與人們的記憶中徹底的抹殺。四千年后,一位驚才絕艷的術尊離奇隕落,卻留下了揭開四千多年大陸奧秘之門的鑰匙。山野獨自成長的憊懶流浪兒,卻身負大陸所有術士夢寐以求的術士純血,在命運的推動下,開啟了絕跡大陸四千余年的魘之術士歸來之門!從而也帶動了四千年前未了結之恩怨的延續!當手握終極黑暗魔杖的術士站在了整個大陸的對立面時,我,只怕自己投降,卻絕不懼萬人阻擋!

                            第一章 意外的收獲

                            虹陸,無垠山脈。

                            無垠山脈雖然不是虹之大陸最大的山脈,卻絕對是最復雜的山脈。由于山脈走向的混亂,也造成了此處獨一無二的復雜,各種實力和種類的魔獸層出不窮不說,生長于此的奇花異草更是琳瑯滿目,許多虹之大陸難得一見的草藥,在此處卻往往連綿一片,任憑見識再廣博的人,丟進這片森林里都會兩眼放光。

                            當然,之所以擁有如此豐富的魔獸與藥草資源,不僅僅是因為無垠山脈特有的地勢與環境造成的,更是因為無垠山脈那聲名遠播,令更多人聞之色變的獨有的瘴毒。

                            說起來,凡是有天材地寶或強大到一定程度以上魔獸出現的地方,幾乎都會出現瘴毒這種天然的阻擋。除了無垠山脈外,其他地方若是有什么珍寶或強大魔獸,也會有瘴毒的存在。但是無垠山脈的瘴毒卻是公認的首屈一指。連虹之大陸排名第一的煉金師高紺都不敢貿然深入。

                            要知道煉金師每天都要和不同的材料打交道,其中有許多都多多少少帶有毒性,所以所有的煉金師都或多或少對毒有著本能的抗性。作為虹之大陸排名第一的煉金師,高紺的抗毒性已經到了幾乎無視大陸上十之**的毒物,而剩下的那些,也并不意味著可以毒死他,而是需要一定的防護而已。但是高紺企圖以此突破無垠山脈的瘴毒,深入探寶時,卻在進入無垠山脈不到三個月就狼狽退出。

                            那次退出后,高紺整整休養了五年才完全恢復。

                            正因為有如此變態的瘴毒的存在,所以再貪婪的人也不敢深入無垠山脈中抓捕魔獸或采集藥材。天長地久的情況下,這里的魔獸與藥草缺乏最大的天敵——人類的騷擾,自然越長越瘋狂、越長越茂盛。

                            可惜,這個天然寶庫卻一直對人類緊緊關閉著大門。

                            不過十幾年前,這扇寶庫的大門忽然出現了一線異常。這個異常是由虹之大陸有史以來最天才的一位術士帶來的,他的名字叫做蘇卷。

                            在虹之大陸上,強大的武士之外,有極少數的人可以擁有修煉魔法的能力,這群人就是魔法師。正如武士強大到一定程度,會出現異變,出現天生武主那樣的情況,魔法師中天賦高到一定程度,也會出現變異,而這種變異的魔法師,被稱為術士。

                            與武主之類天生能夠掌管一種武器精魂的情況不同,術士并非是掌管某一類魔法能力的人,而是天生擁有在魔法之外能夠操控靈魂能力、同時毫無魔法師普遍的**衰弱的情況的人群。這個人群非常稀少,比武士的異變要少得多,但是每一位高等術士的出現,都意味著可以改變朝代與大陸格局的存在。

                            最初的術士其實與普通魔法師差不多,只不過在魔法的學習能力與使用上比魔法師更勝一籌,對于靈魂的操控也只是表現為與高出自己兩三級的魔法師或高出自己一個層次的武士對敵時,可以通過影響對方靈魂的穩固從而占據明顯上風。

                            隨著修煉的深入與術法的累積,天賦給予術士的優勢才會逐漸的體現。剛剛覺醒操控靈魂力量的被稱為術靈,之后每上升一個層次,則有相應的稱呼,術靈之上為術者、術魘、術牧、術魅、術界、術魂、術魄、術師、術尊、術冕。

                            由于術士的出現完全依靠天賦,后天無法成為術士,所以即使是一名術靈的出現,都可能意味著強者的出現,因為天生對于靈魂的操控,也代表了格外靈敏與堅韌的靈魂,擁有這樣異于常人的靈魂,在學習魔法或武技時的速度與領悟能力不是普通魔法師或武士所能比的。

                            術士一旦達到術魂,等于邁入了一個全新的境界——術魂是術士中的分水嶺,達到這個境界的術士,意味著已經能夠憑借自己對靈魂的掌控,凝聚自己的永屬靈魂。

                            永屬靈魂凝聚成形,標志著術士對于靈魂的操控進入了一個全新的境界。即使是高階魔法師中的佼佼者,也不會是術魂的一合之敵,因為永屬靈魂可以無視一切魔法與實質傷害,直接控制對方的靈魂為己用。

                            也就是說,可能一個照面,你的靈魂就已經不是自己的了。任憑你**如何強大,失去了靈魂,也就等于一具行尸走肉而已。

                            所以達到術魂的術士,已經可以傲視高階顛峰的魔法師了。

                            而術魄,又要比術魂更高一層,如果說術魂可以輕易操控敵人乃至高階魔法師的靈魂,但是對于魔法師或武士中靈魂格外堅韌的人卻毫無辦法的話,術魄卻全然無視那些堅韌如磐石的靈魂。

                            因為突破到術魄的境界,在永屬靈魂之中,必定可以煉化出精魄。這也是術魄之稱的由來。擁有了永屬靈魂的精魄,再堅韌的靈魂也不得不臣服,這是天生的克制。不過整個虹之大陸的術魄加起來也不超過三十個。

                            至于術師,據說達到術師的術士,才有資格沖擊術冕,所以達到術師的術士,術都冠噩城都會給予一個封號,以彰顯其與術師以下術士的區別。但是虹之大陸有史以來,達到術師境界的術士雖然不算少,事實上別說術冕,連術尊都寥寥無幾,而現在,整個大陸的術師加起來,僅僅三位。術尊則一個都沒有。

                            這屈指可數的人中,蘇卷無疑是最耀眼的一個。因為他達到術師的時候,年紀不過二十二歲。而其他的術師達到這個程度時,無一不是年過六旬。這個成績震撼了整個虹之大陸,甚至有許多人質疑他的血脈中有著上古的精血。

                            當他達到術師,并且距離術尊一步之遙,即將成為虹之大陸歷史上第十二位術尊時,卻不知道為什么忽然消失在了大陸上,過了幾年才逐漸有風聲傳出,蘇卷居然進了無垠山脈。

                            而且還在無垠山脈中的一處地方隱居了起來。

                            無垠山脈從亙古就拒絕外來者的進入,卻被蘇卷以強橫的手段突破了瘴毒的封鎖,又破解了無數艱難險阻,硬是在無垠山脈的深處住了下去。由于他這番橫沖直撞,無垠山脈也隨之發生了變化——籠罩整個山脈的瘴毒不聲不響的退后,不知道多少年來第一次露出了些許無垠山脈的真容。

                            從前半步也不得入內的無垠山,終于在蘇卷的侵入下,妥協了。

                            從那時候起,無垠山脈才真正成為了虹之大陸最大的寶庫。因為蘇卷這把鑰匙,打開了它的大門。雖然山脈中還有很多地方依舊盤桓著那些可怕的瘴毒,但是大部分區域都敞開了懷抱,而這些區域中即使最尋常的藥草或魔獸,也分明都比外面的好得多。

                            無數人瘋狂的涌向無垠山脈尋寶采藥,或捕獵魔獸。雖然來自虹之大陸的人群活躍在整個山脈中,但是無垠山脈卻依舊寂靜如初,只因為術師蘇卷依舊隱居在無垠山脈中無人知道的地方——就在十一年前,剛剛發現無垠山脈變化的人們欣喜若狂的沖入山中,發現了堪稱遍地是寶的情況后,那隊探險者抑制不住心中的喜悅,紛紛仰天狂笑。

                            笑聲沖破了無垠山脈的寂靜,也受到了一個起初很溫和的聲音的警告,警告他們不得隨意吵鬧,也不得大肆殺戮或采摘藥草。那群探險者雖然因為尋找不到聲音的來路有些惶恐,但是敢率先沖進無垠山脈的人,多多少少都有些底牌,所以完全沒有理會當時已經有點不耐煩的聲音的警告。

                            尤其是笑聲最響的那幾個人,為了表示胸中的挑釁之情,還特意攀上一個山頭,對著群谷狂笑三聲。可惜他只笑出了半聲,虛空中便忽然出現了一個金色的宛如火焰凝聚成的人影,那個人影淡淡看了他們一眼,整個探險隊都立刻感覺到了靈魂深處的戰栗,探險隊為首的是一名高階近乎圣階的魔法師,魔法師雖然不如術士那樣稀少與強大,也是虹之大陸上強大力量的存在。

                            而魔法師的實力,粗略可分為低、中、高、圣、尊五階,在每階中,又可細分為五級,以五色劃分,青、白、赤、黑、黃。那隊探險者的首領,就是一名高階黃級魔法師,這個層次的魔法師即使與一名術魂單挑,至少也能全身而退,但是連他都感覺到了靈魂在一剎那的崩潰,而且,這跳動如火焰的金色能量的凝聚,分明就是術士獨有的永屬靈魂!

                            “術魄!”

                            這個念頭立刻出現在這位高階黃級魔法師的腦中,但是隨即他立刻否認了這個想法。因為那個金色火焰人影出現到現在,周圍卻看不到任何術士的人影。

                            要知道無論是術魂還是術魄雖然強大,卻也沒強大到可以讓永屬靈魂距離自己太遠的情況下出現并凝聚如此長時間的。

                            永屬靈魂在戰斗時等于是術士的第二靈魂,也可以說第二分身,術士在釋放出永屬靈魂身外形態后,完全可以心無旁騖的做自己的事,或者與另外的敵人交手,絲毫不受影響。這個分身比起魔法或武力的分身來要強大得多,因為它不僅無視一切魔法或武力的攻擊,還能直接攻擊敵人的靈魂,并且它天生對于靈魂有著壓制與操控的能力。

                            同樣,這個分身也有它的制約,那就是它無法離開術士太遠。

                            即使是術魄,也不能讓它離開自己千米,并且它出現的時間也不能太久。

                            當時探險隊正在一座山頂,俯望下去的視線范圍何止千米,卻沒有見到半個人影。探險隊的首領心念電轉之下,幾乎立刻想到了——術魄之上,術師!

                            至于究竟是哪一位術師,更不必多想了,三位術師中有兩位是絕對不會出現在無垠山脈的,唯一的一位就是封號藏鋒的蘇卷!

                            虛空中的永屬靈魂冷冷的俯視著他們,什么都沒做,而整個探險隊已經不自覺的以五體投地的姿勢跪了下去,汗水沿著背脊滴落身下的土地,那從靈魂深處而來的恐懼與臣服,即使是高階黃級魔法師都無法控制,后來這個叫做古森的魔法師在晉入圣階后回想起來,依舊難以抑制的當眾跌落了茶盞,他顫抖著告訴自己的學生:永遠不要在無垠山脈中發出任何比較大的聲音,以免打擾到隱居其中的藏鋒冕下!永遠!

                            好在蘇卷并不是嗜殺的人,對于這些貿然闖入山脈并無視他的警告打擾到他的人,他只是遠距離的傳送永屬靈魂來冷冷看了他們片刻就走了。但那片刻的俯視,讓整個探險隊的人的靈魂都大為衰竭,其中靈魂最弱的幾個人,直到現在都精神恍惚。古森若非在那次探險中獲得了一枚堪稱滋潤靈魂的至寶圣靈果并服下,估計這輩子別說圣階魔法師,能不衰退到中階魔法師就謝天謝地了。
                            广东十一选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