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utput id="1hzfv"><noframes id="1hzfv">

    <font id="1hzfv"><menuitem id="1hzfv"></menuitem></font><sub id="1hzfv"></sub><menuitem id="1hzfv"><video id="1hzfv"><address id="1hzfv"></address></video></menuitem>

            <ins id="1hzfv"><dl id="1hzfv"></dl></ins>

              <progress id="1hzfv"><rp id="1hzfv"><form id="1hzfv"></form></rp></progress>
              <nobr id="1hzfv"><meter id="1hzfv"><dfn id="1hzfv"></dfn></meter></nobr>

                <th id="1hzfv"></th>

                      <sub id="1hzfv"></sub>

                      <address id="1hzfv"><progress id="1hzfv"></progress></address>
                      <track id="1hzfv"><meter id="1hzfv"></meter></track>

                      <nobr id="1hzfv"></nobr>

                      <address id="1hzfv"></address>
                      <address id="1hzfv"></address>

                            皮膚
                            字號

                            由朋友到戀人,以陌生人收場

                            點擊:
                            我跟他是高中同學,我性格像男生,大大咧咧,他油嘴滑舌,吊兒郎當,一直像哥們一樣相處。即使畢業這么多年,也不在一個地方工作,每年春節也會約著老同學一起吃飯打牌,偶爾無聊或者不順心的時候,他也會給我打電話聊聊天。我交過幾個男朋友,他禍害了多少女孩子,彼此都很清楚。

                            這么些年,周圍的同學結婚生子,我跟他不可避免成了被調侃的對象,每次飯桌上都有人講,男未婚女未嫁,干脆你倆湊活一下得了。他總是義正言辭的說:什么叫湊活,最討厭這個詞了,我不找到真愛誓不罷休。

                            我也不知道自己跟他是不是一直都是純粹的哥們關系。高中的時候,有段時間曖昧吧,我心情不好,考試沒考好,會跟他抱怨哭泣,他也會給我帶個早飯,搶我的泡面,也開玩笑說過喜歡我,那個時候太小不懂,嘻嘻哈哈就過去了。

                            大學期間有個暑假一群人約著吃晚飯,吃完我倆散步回家,路過我奶奶家,讓他陪我我上去拿個東西,那個時候家里沒人,我一打開門,在換鞋子的地方,他突然把我抵在墻上,很用力的吻了我幾秒,我已經忘了當時的情景,很突然,但我也沒有特別反感,他松開之后,我們就像沒發生什么一樣,拿了東西散步回家。

                            稱他為黃。我兩一個地級市,他現在在沿海省份城市工作,我在家里的省份城市。

                            故事開始在2018年春節。臘月二十五六的樣子,他微信問我放假了沒,一般他這樣問,代表已經到家了,約我吃飯或者打牌。我說還沒。聊著聊著,他說他前兩天已經到家了,現在剛好在我的工作城市辦事。于是我去跟領導請示,今天把手上工作掃尾,能否提前回家過年,領導同意了。我跟黃說了之后,他說讓我先收拾東西,吃晚飯,他辦完事來接我回家。結果我跟朋友剛吃完,他餓著肚子來接我了。

                            我讓他進了家門,喝了口水,下樓點了份外面給他,他在家里轉轉,吃了外賣,我們就開車回家。說實話,當時挺不好意思的,畢竟他繞過來接我,還沒吃飯,但是他一直說不要緊,一個人餓肚子總比兩個人好。路上他開車,我們就隨便聊天,中途我在副駕還剝了個橙子喂他,就跟以前一樣,大家都很自在很舒服。

                            回到家大概晚上十點左右的樣子,我想著他路上沒吃好,就把我的一個閨蜜和他的一個好基友約出來吃宵夜。他說車上有個東西要先送回家,我本來想著這么晚了,我就不進去跟他爸媽打招呼了,在車上等。結果他突然跑過來跟我講,我爸媽還沒睡,在客廳呢,你進來打個招呼吧。

                            我們雙方父母都認識,我的爸媽還見過他,但他父母只是知道我的名字,沒有見過我。我當時挺不好意思的,硬著頭皮進去打了個招呼,他爸爸還說讓我坐會,泡茶喝,我忙拒絕了,他放完東西就把我帶出來解救我了。

                            一上車我就罵他:你有病啊,這么大半夜的打什么招呼,看吧,明天你爸媽肯定要審問你我是誰?(因為他家七大姑八大姨熱衷給他安排相親,他也都去了,雖然都沒什么下文)。吃完宵夜,各自回家睡覺,一切正常。

                            過年期間嘛,聚會打牌,一直是我們的保留活動。一般吃過午飯,我們就在群里約局,約好了他就到我家樓下來接我。

                            情人節那天,群里很安靜,沒人約局,也許都過節去了。下午四五點的樣子,

                            他:晚上出不出去浪?

                            我:今天什么日子你不知道?哪里有人玩

                            他:出去逛逛再說唄。吃過晚飯我來接你

                            具體的我不大記得了,但我記得我倆還就這個日子開了一會玩笑,我好像還說了一句:那你又沒有送花給我。因為他很油嘴滑舌哄女孩子,我也比較大條,我們偶爾也會開一下玩笑,都沒有放在心上。

                            吃過晚飯,他說到我家樓下了。我下去,上車。他突然遞給我一個盒子,說:給你買了個狗鏈,你看看喜不喜歡。我接過來,一條項鏈,下面掛著一條金小狗。他:那天去辦事的時候看到這個,覺得挺好看,就買下來了。我笑著說:這不是送我的吧,是留著以后追女孩子用的吧。

                            他:是買你的,覺得適合你。拿著吧。

                            我一般不收除了男朋友之外的異性禮物,但是因為跟他太熟,他又這么說了,我就接下來了。然后車上的氣氛就變得有點怪。路上我們約了一個朋友去喝茶,把車停好往茶樓走的時候,在下雨,他車里有把傘,就撐著我倆。總之那個時候就有點怪,不大自然了。我們就聊他的工作,我的工作。在茶樓喝完茶,送我回家,下車的時候,他突然來了句:后面還有巧克力,你要不要?

                            我有點蒙,又是項鏈,又是巧克力,他今天怎么回事。我脫口而出:不要,那個會長胖。他估計也有點不好意思:不要算了,那我回家了。

                            回家洗完澡躺在床上,看著項鏈又想想他今天的行為,有點納悶,他不會發神經,真的想跟我開始吧?但直到那個時候,我還是覺得跟他不可能,太熟,沒感覺,不來電。

                            除夕那天,我們互道了新年快樂。過了十二點,他說要陪媽媽去附近的一個廟里新年祈福,記得我高三的那個春節,媽媽也帶我去過。我就開玩笑說我也要去,他笑著開玩笑說:現在還不是你們婆媳見面的時候。大概是這個意思吧。后來還隨便聊了幾句,我記得他說過:希望你能喜歡那個狗鏈。

                            大年初四下午,我們在他家打牌吃晚飯,飯桌上我們依然是被調侃的對象,不同的是這次他媽媽在場,我或多或少有點不好意思,他媽媽聽到調侃,也不說什么就是笑笑。他很好客,開了兩瓶洋酒,我是真不想喝,被他們勸著喝了一點。吃完飯,他們幾個又繼續打牌。怎么說,我閨蜜她們有時候總愛說我裝,比如對長輩有禮貌啊,倒杯茶,收個桌子什么的。

                            總之那天也不例外,我看到他媽媽在廚房洗漱,他在收拾桌子,其他人都去棋牌室了,我就過去廚房幫忙,他跟他媽媽說不用不用,我還是拿了抹布擦了桌子,把吃剩的倒在垃圾桶。中途有個朋友出去上衛生間看到,還說:表現不錯,早點進他家門哦。

                            后來我也去打牌了,因為他是主人,晚上又喝了不少酒,就在旁邊搞服務,切果盤沏茶。中途又來了個朋友,他們幾個男生又開了一瓶酒干了,然后我就知道他大概有點喝多了。打牌到十一點多的時候,他一直在我旁邊吵,讓我讓位給他玩。我讓了幾把,他因為喝多了,一直亂出牌,話又多動作又慢,我是個急性子,讓了幾把,就把他趕下場。結果他一直吵,還抱我腰想把我從凳子上抱下去,一下子把我惹火了,直接說不打了先回家,你們幾個繼續吧。我以為他會讓步,或者說散場送我回家。我確定他一定是喝多了,因為他大手一揚說:那你先回去吧,我們再玩會。

                            半夜十二點,我沒有開車,他家在郊區一個別墅區,路線我都不熟,但我還是咬咬牙走了。一出他家小區,外面黑漆漆的,大過年,滴滴沒人接單,又沒有出租,我手機開著百度地圖,朝家里方向走去。說心里一點都不怕,那是騙人的。

                            走了很遠,終于遇到一個出租車,但是車上還有另外一個乘客,要先送他再送我,車子開到我完全沒有到過的小路,心里真的很怕,還好師傅安全把我送到我家。

                            其實我上車后,手機有來電,是他打的,我當時在氣頭上都沒有接。到家洗完澡躺在床上,發現他打了不少電話,還有微信語音請求,其中有一條消息:你到家沒有?我很擔心。

                            我想也是,生氣歸生氣,平安還是要報的。我就回:已經到家了,睡覺。

                            結果他秒回了一張在我家樓下,坐在車里的照片。

                            他喝了酒,竟然還敢開車出來找我。

                            我:喝酒了你還開車?趕緊回去睡覺

                            他:下來,我們聊聊。你脾氣真差

                            我:已經睡了,有事明天再聊

                            他:趕緊下來,不然我不回去

                            我:等我一下,我找找家里大門鑰匙

                            我偷偷摸摸拿了鑰匙,輕手輕腳出了門,上他車。我氣鼓鼓,他笑嘻嘻。他就摸我頭:你脾氣怎么像狗一樣啊,真差啊,打電話還不接。反正我就數落了一通。不該跟我搶位子,不該讓我一個人先走。

                            我:你厲害,知道我沒帶車,你家那么偏僻,你竟然讓我一個人先走。你知不知道我差點是走回來的,路上嚇死了。

                            他依舊笑:我知道錯了錯了,你一走我就清醒過來了,立馬牌局散了,開車出來找你,你還死不接電話。

                            我不知道當時算什么狀態,其實我看到他出來找我,氣就已經消了。在外人看來,我倆在車上的舉動,應該是一個撒嬌,一個哄著吧。

                            我說:好了,沒事我就先上去了,你早點回家,路上開慢點,到家說一聲。

                            他不讓我走。

                            然后他突然吻我,很用力,我咬緊牙齒,也推過他,但他一直吻我。

                            如果是我很討厭的人,這個舉動我肯定會很生氣,推開他,扇他耳光。

                            我也推過他,不知是惺惺作態還是他真的力氣大,反正我沒有推開。他一直在吻我,我甚至都感覺到嘴唇里面被他咬破了,很疼。

                            后來我沒那么反抗,他感覺到了,趁虛而入,我們接吻了。

                            我們在車上呆了幾個小時,聊會天,時不時他就湊過來吻我。中途他有問我,要不要去酒店?我拒絕了,沒想過像那樣發展,而且我還穿著睡衣,我怕爸媽起來上廁所發現我不在家。

                            應該從那天晚上開始,我們就跟以前不一樣了。

                            第二天起床,張嘴一看,里面果真被他咬出血了,雖然從外表看不出來,但總感覺嘴巴怪怪的。還好那幾天感冒了,為了不傳染家里的小朋友,我一般都是戴口罩。我拍了一張帶口罩的自拍給他。

                            我:嘴巴都被你咬破了,你好煩

                            他:偷笑表情。說明我吻的很投入。等下見面我看看

                            我:才不要見你,今天要去姨媽家吃飯。下午就要收拾行李準備回Xx上班了。

                            他:我送你吧。

                            于是約好下午他送我回去上班。我覺得放假期間都沒在家好好陪家人吃幾頓飯,就改到吃過晚飯再走。

                            下午,六點多的樣子,他微信我,到我家樓下了。

                            我拖著行李箱下來,他幫我放好,就出發了。

                            路上我想了想,問他:那你等會還趕回來嗎?

                            他看了我一眼,嬉皮笑臉的說:回不回來,取決于你啊。
                            广东十一选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