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utput id="1hzfv"><noframes id="1hzfv">

    <font id="1hzfv"><menuitem id="1hzfv"></menuitem></font><sub id="1hzfv"></sub><menuitem id="1hzfv"><video id="1hzfv"><address id="1hzfv"></address></video></menuitem>

            <ins id="1hzfv"><dl id="1hzfv"></dl></ins>

              <progress id="1hzfv"><rp id="1hzfv"><form id="1hzfv"></form></rp></progress>
              <nobr id="1hzfv"><meter id="1hzfv"><dfn id="1hzfv"></dfn></meter></nobr>

                <th id="1hzfv"></th>

                      <sub id="1hzfv"></sub>

                      <address id="1hzfv"><progress id="1hzfv"></progress></address>
                      <track id="1hzfv"><meter id="1hzfv"></meter></track>

                      <nobr id="1hzfv"></nobr>

                      <address id="1hzfv"></address>
                      <address id="1hzfv"></address>

                            皮膚
                            字號

                            我的女友是小姐

                            點擊:
                            我的女友是小姐 作者:鋒寒

                            第一章 大學遇到MM

                            總以為時間是漫長的,直到今天我考上大學踩直到自己已經荒廢了二十來年的青春。什么大學不大學,說到底,就是專門賺取我們父母的教育費用,不過有個好處便是可以在這里自由談戀愛。以前看道很多小說中都是在大學找個女的同居,初次一想,對哈,他們可以為什么我不可以呢,要是能找個喜歡的女孩做女朋友,那我就和她同居。想到這里,我加快了去大學的腳步。

                            大學無非就是那些大同小異的程序,都是按部就班,報道——交費——分配——軍訓——上課(俗稱最佳睡覺時間,我不直到什么原因,總是覺得在課堂上睡覺總是比在床上睡得舒服,因為躺在床上老是睡不著,總是想些無聊的辦法逼迫最佳睡覺,然而道了課堂上,老師的聲音就像催眠曲,沒兩分鐘,上下眼皮就開始打架,最后它們和好如初,擁抱到了一起,所以我就開始去拜訪周公,據說他有個非常漂亮的女兒)(周公:靠,你小子竟敢打我女兒的主意)(主人公:21世紀戀愛是自由的)(作者:吵什么,現在是工作時間,不然扣你們工資!)(周公:。。。。。。)(主人公:。。。。。。)。

                            經過一星期的軍訓,我全身都曬黑了,有個黑人教師看到我,無比激動的和我握手,還嘰哩哇啦的說了一長串鳥語,搞的我莫名其妙,我又不是你同胞你激動個鳥啊!靠。

                            張力是我們宿舍的幽默大師,他是外省人,豪爽,風趣,傳承了他們東北人的優良傳統。有事沒事他總喜歡在我們面前炫耀他高中時的光輝事跡,打架,抽煙,泡妞,無惡不作,最后總結說大學的美夢破滅了,要是現在來第三次世界大戰,他第一個去希特勒孫子的部隊。我們笑著把他一陣海扁。

                            靠,不就是舍不得以前高中的狐朋狗黨嘛,說得大學好像葬送了他似的,舊的不去新的不來,長江后浪推前浪,當我們是透明的啊。(作者:長江后浪推前浪,后一句怎么說來著?)(張力:這都不知道還寫小說?看在你工資的份上,就湊合著幫你扮演這委屈的角色吧,哎,誰叫你是老板?)

                            說做就做,次日就宿舍幾個人繞著生活區兜了一圈,只可惜事實讓我們大失所望,不要說美女,連恐龍都少見,估計冬眠去了。

                            “傻啊,都說了不要這么早就滾出來嘛,那有美女連吃飯時間都不到就走出來抗日的,這回知道了?”

                            “沒可能,我們應該到那些多花花草草的地方去碰碰運氣,美女們應該是愛好學習的,她們肯定是找了些牛逼美麗的地方看書去了,不提高下修養,怎么當美女啊,對不?同志們,我們轉戰陜北!”

                            "走個毛啊!美女愛學習?什么謬論啊,貌似都躲在隱蔽的地方看黃色小說,或者還有很多的約會安排,她們才懶得學習,以前我就看到一個女生躲在教室角落看那種書,臉都羞紅了,o(∩_∩)o。。。。”小亮道。

                            “我草,我心中的美女形象全被你毀了,同志們這種叛徒該怎么辦?”張力義憤填膺。

                            “群奸!”兄弟們同時答道。

                            “救命啊!”

                            。。。。。。

                            小亮跟楊倩又不知道為什么吵了起來,她們老是這樣,我看他們是前世修來幾萬次回眸,今世才“每日擦肩而過”,兩個都是死要臉,牛脖子的臭脾氣,特別愛轉牛角尖。自認識的第一天開始,他們就從沒有停過,而且天天都有新的節目上演。然而爭吵過后,無論誰勝誰負,彼此之間拍拍胸口(楊倩:本姑娘的胸口能隨便拍嗎?欠扁!)(作者:夸張點了,不至于打我吧),勾勾肩膀,儼然又是一副好兄弟的摸樣,似乎一切并沒有發生過。

                            他們就是這樣周而復始的度過每一天,眼下這一場慘烈的屠殺看來在所難免。

                            我真是服了他們。

                            這一切似乎所有人都并沒有發覺,出現了我們一直期待的畫面,就在宿舍樓底下的林蔭小道上,兩個著裝清純的女孩在我們對面劃過,合身的短袖外加條中短裙,青春而又不張揚的打扮,看到了就有想抱一抱的沖動。

                            我隔著小道注視,一個高挑的女孩不經意的看了我一眼,我馬上低下頭,但就在我碰到她眼神的那一刻,我明明看到那俏臉上寫著明媚的憂傷。。。。。。。

                            當我回過頭叫他們看美女,可她們已經走遠,幾個色狼只能齊刷刷盯著背影胡思亂想,大多估計都是齷齪的想法,小亮曾經就說過,他看到一個穿超短裙的女孩,就想象著在一個月黑風高的夜晚,突然撲上去,干完后逃跑,一切神不知鬼不覺。(小亮:我日,我的隱私怎么到處宣揚,)(作者:好東西要打架分享嘛!)“很苗條的身材啊!不知道是不是我們學校的?”

                            “要不我們追上去看個究竟吧,好不好?”

                            “還嫌我們不夠色啊?還追上去,不如把她們強奸算啦!沒腦子!”小亮道

                            “你先上,兄弟,我們支持你!”眾兄弟異口同聲道。

                            “日啊,對老子有意見啊,怎么老是我?”

                            “對了,子皓,發表下意見。”

                            我笑而不語,要是平常,我肯定會想入非非,這次我沒有,只覺得一切都與我無關,因為一個那么漂亮的女孩,怎么眼神中有著淡淡的憂傷?

                            第二章 紅燈區!

                            人真的是很賤,總是貪戀新事物,只過了半個月那種初進大學的新鮮感就蕩然無存,學校的社團很多,我沒有參加任何社團,因為我用依據經典的畫說,就是群星聚會,蘿卜開會。只在班上撈了個體育干部為自己長長面子。

                            日子總是很好過,一切都是那么平靜,外人眼中的我總是表現得很斯文,即便是天天教學樓飯堂宿舍這樣近乎三點一線的生活我也沒有什么怨言。偶爾會在宿舍跟兄弟們東扯西拉,無惡不作。

                            每個人都有他的另一面,我不是神仙,所以也不例外。

                            十月一日很快就到了,兄弟們都回家了,我一個人也是無聊,所以也覆上回家的道路。無聊至極,走在街上突然遇到劉冰,他嚷著要請我吃飯。劉冰是我的高中好友,很喜歡玩,平時也很仗義。他家是開酒店的,畢業后他就回家幫忙打理酒店了,身上有幾個錢。跟他大魚大肉過后,混合著一身酒氣的他開始述說著他這些日子的事情。

                            “子皓,你知道嗎?在酒店真他媽的辛苦,自家開的當然要多出點力了。不過我還是挺過來了,免得又被你們這幫死黨狂日。媽的,以前腦子進水,搞不進去學習,現在蠻力終該用得上排場了吧!怎么也得活出個人樣來,老爸準備將酒店交給我,哎,看來一輩子也就這樣了。來,干了!”

                            俗話說:士別三日當刮目相看。何況劉冰和我們分別了兩個多月了,他變得十分現實了,不再像從前那樣總是幻想空中樓閣了,不過這是好事。

                            “吹了!”我一飲而盡。我們這里通常把一口氣喝完稱為“吹”。

                            “你這小子在學校有沒有去拐騙黃花閨女啊?你以前的誘奸計劃實踐沒?不過看你這淫賤樣都是很難得手的啦,理解理解。。。。。。”

                            “媽的,就會損我,以前說的玩玩的!”

                            “是不是你色光太高了,不入流的看不上呀?”

                            “8是。”

                            “那你還等個毛啊!小子你也老了,找個女人養養身體也好啊,玩膩了甩了不就是嘛!”

                            “這種事只有你干得下去。”

                            “老子我跟你說,我這幾個月馬子都換了好幾次了,小弟弟都快磨出繭了,不過……不怕跟你說,頭次做那事,是找妓女的,^_^。“

                            “日,這你也有臉說出來,我看你是喝多了。”

                            其實我也喝高了。

                            “沒有騙你的,就在郊區的按摩店里,不信的話我可以帶你去見識見識,里邊很多都是大學生呢!”

                            “靠,我才不會把第一次獻在那地方,妓女倒給錢我都不干。”

                            “總比你躲在家里打手槍強吧,難道你就不想?”

                            “。。。。。。”

                            。。。。。。

                            我跟劉冰互相拉扯,最后的我竟經不住誘惑,畢竟我對那東西還是非常期待的。就這樣被劉冰扯到了車上。

                            酒確實可以壯膽,道了哪地方下車后,風吹在我臉上,酒醒了不少,但我退縮了,轉頭時又被劉冰拉住,她說不去就不夠兄弟,我日,這事還將這些。礙于面子,沒法子,只好硬著頭皮跟著他進入了對于我來說最神秘的地方。

                            我下了決心:那事我絕對不干,最多做做戲!

                            隨便走進了一個按摩間,劉冰在一排小姐當中挑選了個看起來年輕點的,我卻直搖頭,我是為了面子踩裝出老成的樣子。看到那些女孩像貨物一樣任人挑選,心中一陣酸楚,難道是為了她們?

                            這些不行又換了幾個人來。

                            令我吃驚的是,跟她重逢會是在這種地方,真是極度的荒唐!我認得是她,那個眸子里充滿憂傷的女孩,花一般的年齡。

                            估計她已經認不得我,這好,不然不壯膽我和她有多么尷尬,到時候不壯膽怎么收場。

                            突然間對她產生了種莫名的好奇,我完全想不出理由來把她跟小姐聯系在一起。

                            我鬼使神差般的指著“就是她。”或許我內心不忍心她去陪別人吧。難道我有資格去管她一輩子?那是不可能的。

                            房間里沒有什么動靜,我坐在沙發上沉思著。她沒有想到我會這么有禮貌,其實,來到這種地方還有神秘禮貌可言?只不過是異常皮肉交易罷了。

                            。。。。。。

                            她有點羞答答的把自己的衣服一件件脫下,眼看就要脫光,我連忙制止,表面上我很冷靜,其實我內心慌亂的很。

                            看來她有點誤會了。

                            “小姐,能先陪我說說話嗎?”我努力掩飾著自己的緊張,但聲音有些顫抖。

                            昏暗的燈光下她眼神中流露出迷惘。

                            “什么?”她沒有想到我會有這一出。

                            ”我想你陪我說說話。“我重復說了一遍。

                            “先生,你開玩笑吧!”她聲音很輕柔,顯然以為我故意耍她。

                            “我是真的只想說說話。”其實,就算我真的很想要,對這她這樣憂郁的女孩怎么下得了手?我不是禽獸。

                            “這樣啊。。。。。。好吧!”她答應了,她顯然覺得這樣是最好的。
                            广东十一选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