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utput id="1hzfv"><noframes id="1hzfv">

    <font id="1hzfv"><menuitem id="1hzfv"></menuitem></font><sub id="1hzfv"></sub><menuitem id="1hzfv"><video id="1hzfv"><address id="1hzfv"></address></video></menuitem>

            <ins id="1hzfv"><dl id="1hzfv"></dl></ins>

              <progress id="1hzfv"><rp id="1hzfv"><form id="1hzfv"></form></rp></progress>
              <nobr id="1hzfv"><meter id="1hzfv"><dfn id="1hzfv"></dfn></meter></nobr>

                <th id="1hzfv"></th>

                      <sub id="1hzfv"></sub>

                      <address id="1hzfv"><progress id="1hzfv"></progress></address>
                      <track id="1hzfv"><meter id="1hzfv"></meter></track>

                      <nobr id="1hzfv"></nobr>

                      <address id="1hzfv"></address>
                      <address id="1hzfv"></address>

                            皮膚
                            字號

                            愛上已婚女人

                            點擊:
                            那天,我去咖啡館上班,我遇到了她,一個開著奔馳車的富婆,她說她叫蘭姐,我想我愛上了她.....

                            第一章 偶遇富婆

                            09年我上大二的時候,家里出現一個困難,我爸在工地做工的時候從高處摔了下來,摔斷了雙腿,然后包工頭跑了,建筑商推卸責任,我媽求爺爺告奶奶也只要到了一萬塊錢賠償費,這遠遠不夠醫療費。于是我媽砸鍋賣鐵四處借錢給我爸治病。

                            就這樣,本來不富裕的家庭雪上加霜,經濟嚴重困難。

                            我知道以家里現在的經濟條件,我媽沒有能力再寄給我生活費了。而學校的貧困生補助我連想也不敢想,有的同學家庭條件比我還差,甚至父母都不是健全的,相比之下,我起碼有個完整的家。至于勤工儉學,一個班級一個名額,更輪不上我。

                            所以我想利用空余時間出去打工,宿舍里的兄弟知道我這個想法后,說這樣會影響我的學習。我說我現在只需要生活費,我要賺錢,然后他們沉默了。

                            宿舍里的一個兄弟、猴子,由于感謝我幫助他考試作弊而沒有掛科,給我介紹了一個工作,就是因為這個工作,影響了我此后的生活軌跡,一直到現在,深深的影響著。

                            猴子說他有個表哥在咖啡館里當經理,那里去的外國人比較多,他覺得我英語比較好,去那當服務員比較合適。在我的記憶里,咖啡館是個高大上的地方,是小資情侶幽會的場所。當猴子說我可以值夜班,晚上去那工作時,我就動心了。至少我可以自力更生了,再也不用問爸媽要生活費了,那是我上學時少有的激動和興奮。

                            那天晚上我睡覺的時候,夢見我在咖啡館干了兩個月后,賺了幾千塊錢,然后回家了。我給正在田地插秧的媽媽買了一雙兩百塊錢的鞋,她邊抱怨說我亂花錢,給他買這鞋子干嘛,邊抖了抖褲腳上的泥水,黝黑干裂的腳丫試穿了一下。我問她怎么樣,合腳不?她坐在田岸上,在陽光下抬起干癟的臉頰,向我齜著發黃的牙齒,笑著說合腳。

                            第二天猴子打了電話給表哥,他表哥說讓我明天傍晚去咖啡館等他。然后猴子把我手機號碼給了他表哥。

                            到了下午三點多的時候,由于想給猴子表哥留下個好印象,就準備提前坐公交車去咖啡館找他。

                            咖啡館的名字和方位猴子已經告訴我了,叫岸島咖啡館。

                            我走出學校,來到最近的一個公交站臺等候著公交車,大概昨夜下了一場雨,天氣有點陰冷,學校里沒有出來,所以站臺上只有我一個人。等了一會兒覺得有些無聊,我就拿著手機在手上擺弄著,那是我為了方便和同學聯系,狠下心買的,等了半個小時后,遠處的路口還沒出現公交車緩慢的身影時。這時,一輛紅色的跑車卻飛快的奔馳而來,經過我身邊的時候絲毫沒有減速,我躲閃不及,濺了我一身的水。

                            大概這是有個牛爹的富二代吧,望著那遠去的跑車,后面的標志是奔馳,然后我無奈地搖了搖頭。

                            現實的殘酷遠遠地拉開了富裕和貧窮的距離。

                            而我又能做什么呢?

                            只能在生活中麻木地被一次又一次剝削。

                            大概良心發現,或者又覺得戲耍我不夠,還想找我茬。過了很久那個開著紅色跑車的人又開回來了,車門停在我的面前,從車窗里探出一個腦袋,出我意料,竟然是個女的,而且是一個化妝化的很好的女人,看樣子比我大,年齡約三十左右。

                            她上下打量了我一眼,開口的第一句話是:“剛才沒看見,濺了你一身水,不好意思。”

                            我當時頭腦就短路了,她竟然道歉?在電視新聞和報紙的印象里,開著名車的富婆,一般不是撞車后破口大罵交警就是扔垃圾打環衛工人的耳光,而她現在朝我道歉了!

                            我感到寵若驚!

                            我連忙搖了搖頭,表示自己沒事。

                            按照現實生活中的慣例,她應該拉上車窗,然后踩下油門,絕塵而去,只給我留下一堆尾氣。畢竟,我和她只是兩條沒有交點的直線,毫無關系的陌生人。

                            可是她沒有,她看了看我旁邊的學校,又看了看我,問道:“你是安徽工業大學的學生?”

                            我點了點頭,表示默認了。

                            她確實挺漂亮的,我無意或有意地觀察到她的美貌。濃濃的柳葉眉,一雙炯炯有神的雙眼皮大眼睛,再加上一張櫻桃般的小嘴,在濃妝艷抹的修飾下,就像女中之郎一樣。只是年齡偏大一點。

                            而且我是站在公交站臺上的,她是坐在車子里的,我高她低,視線是俯視45°角,透過車窗,隱約的看到她那一縷大紅色的披肩,在陽光照耀下顯得格外艷麗,身穿黑色低胸連衣裙。雙腿在黑絲的包裹又性感又長。

                            她又盯著我看了一會兒,嘴角微微向上一揚,露出一抹趣味的微笑。也許是無心問一句,也許是好奇心,也許是機遇下產生那莫名其妙的緣分,她問我:“你站在這干什么?”

                            我站在這干什么?我看了看身后的公交車站牌,感覺她問得有些不可思議,但我還是老實回答:“我在等公交車。”

                            說這話的時候我有點緊張,我不知道自己為什么緊張,大概這是天生的自卑心理作祟吧,一個一無所有的農村窮小伙,在這個繁華的大都市里總有點格格不入的感覺。后來,蘭姐笑著對我說,我第一次看見你,你就像個傻逼一樣站在公交車站牌,想看我卻又不敢看,特別像個傻逼。

                            是啊,我是個傻逼,一個農村出來的土傻逼。

                            她笑道:“哦,等公交車啊!”

                            3爪機書屋

                            我點了點頭。但心里卻不由自主地說了句:廢話!

                            “那你去哪兒啊?我送你吧。”她說出讓我出乎意外的一句話。

                            我看著她的臉,腦海里拼命旋轉著,搜索了一分三十二秒后,我確定自己以前沒有見過她,我也不認識她。

                            所以我搖了搖頭,禮貌說道:“謝謝你的好意,不用了。”

                            “哈哈,你是不是怕我把你騙賣了?我看看是劫財還是戒色。”說著,她看著我笑得更加厲害了,而且看我的眼神有點古怪。

                            我頭腦頓時有點懵了,一個女的對一個陌生男子說這樣的話,我感覺她的性格挺開放的,有點自來熟,我沒有反應過來。
                                            
                            第二章 她叫蘭姐

                            接著她打開車門對我道:“上車吧,就當我對濺你一身水的賠償。”

                            看她如此殷勤,我實在不好拒絕,更何況她是個女的,我是個男的,她不怕,我又怕什么。劫財?表示自己渾身上下加在一起都買不起她車上的一個輪胎。戒色?咳咳,說句自戀的話,我確實有點小姿色。猶豫了一會兒,我還是上車了。

                            坐在副駕駛位子上,關上車門,我聞到了一股香味,是香水的味道,應該是從她身上散發出來的。我坐過的最貴的汽車是別克,是同學的父親順便載我的,所以我沒坐過這么好的汽車,我感覺有點不自在。

                            她的雙手搭在方向盤上,十個指甲涂著紅色的指甲油,隨即轉頭看著我,我倆間彼此的距離只有三分米遠,所以我臉頰上的毛孔可以清楚的感覺到她的呼吸,她笑著問:“你去哪啊?”

                            我的喉結微動,小聲地咽了一口吐沫,說:“岸島咖啡館。”然后報請了方位。

                            她噢了一聲,踩下了油門,車子緩緩使動,她邊打著方向盤邊好奇地問:“去咖啡館是不是和女孩約會啊?”

                            我搖了搖頭表示不是。

                            “那是?”她問。

                            “我去那工作。”我回答到。

                            “做兼職?”她說道。

                            我點了點頭說:“今天去那應聘。”

                            “現在還沒放暑假你就去咖啡館找工作,不怕影響學習?”這時,前方出現了紅燈,她停下車子,轉過頭問我道。

                            “還好吧,我只是去當服務員,值夜班的。”我說。

                            紅燈倒計時結束,綠燈亮起,她再次踩下油門,并好奇地再次問我:“缺錢?”

                            這次我既沒點頭也沒搖頭,沒有說話。

                            她大概知道我的沉默是默認,也知道這個問題有點傷我的自尊,也沒有再說話了。

                            過了一會兒,車子停在岸島咖啡館的門前,是一座三層高的白金色復古裝飾“宮殿”。

                            我回頭對她說了句謝謝,然后打開車門下車,我沒有推開玻璃門走進咖啡館,而是蹲在咖啡館的門前。

                            沒想到她沒有開車離去,反而也打開車門隨我下來,大概對我的舉動感到奇怪,問我:“你不進去蹲在門口干嘛?”

                            我有些尷尬道:“我在蹲咖啡館的經理。”

                            她噢了一聲,隨即又嘀咕著道,等人怎么不進去等啊,蹲在門口干嘛?

                            我沒有出聲,難道我要說我怕進去后要花錢?我丟不起這個臉。

                            她見我沒出聲,也沒走,就站在那里看著我,她仿佛來了興趣,眼睛就一直盯著我,盯得我心里有點發憷,低著頭,眼睛根本不敢看她。過了一會兒,她笑盈盈道:“看你長得挺帥的,進去吧,我請你喝東西。”

                            我忙搖著頭說不用了。

                            她頓時說道:“咋啦,帥哥是不是看不起我啊?”

                            我忙說不是,我在門口等就行了,不想進去。

                            我話音剛落,她就扭動著屁股,走到我身邊,拉著我我的胳膊道:“喲,帥哥還害羞啊,走吧。”

                            我忙起了身,被她拽進咖啡館里。我坐在沙發上,她向服務員要了兩杯咖啡,一杯推在我面前,她自己拿著勺子輕輕地攪拌了一下咖啡,隨即端起來抿了一口。

                            她沒說話,我也沒說話,也端起咖啡喝了一口,只是有點苦,沒加糖。

                            兩分三十秒過后,她抬起頭看著我問:“對了,你叫什么名字?”

                            我本來不想說的,畢竟對一個陌生人,我不想有太多的糾纏,也不想說出太多的信息。但看著她的睫毛,我終于還是開出了口,張開嘴唇道:“我大二了,叫胡衛。”

                            “胡衛,蠻不錯的名字。”她再次抿了口咖啡,說道:“你叫我蘭姐就行了。”

                            于是我喊了一聲蘭姐,她笑了笑。

                            這時,蘭姐的手機鈴聲響起,她拿出手機看了看,然后收起手機站起身來對我道:“胡衛,我現在有事,就不陪你嘮嗑了,既然你準備在這工作,以后有時間我會來這喝咖啡的。”說完,蘭姐轉過身,付完咖啡錢,踩著高跟鞋,走出咖啡館。
                            广东十一选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