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utput id="1hzfv"><noframes id="1hzfv">

    <font id="1hzfv"><menuitem id="1hzfv"></menuitem></font><sub id="1hzfv"></sub><menuitem id="1hzfv"><video id="1hzfv"><address id="1hzfv"></address></video></menuitem>

            <ins id="1hzfv"><dl id="1hzfv"></dl></ins>

              <progress id="1hzfv"><rp id="1hzfv"><form id="1hzfv"></form></rp></progress>
              <nobr id="1hzfv"><meter id="1hzfv"><dfn id="1hzfv"></dfn></meter></nobr>

                <th id="1hzfv"></th>

                      <sub id="1hzfv"></sub>

                      <address id="1hzfv"><progress id="1hzfv"></progress></address>
                      <track id="1hzfv"><meter id="1hzfv"></meter></track>

                      <nobr id="1hzfv"></nobr>

                      <address id="1hzfv"></address>
                      <address id="1hzfv"></address>

                            皮膚
                            字號

                            我那灰色的童年和極度壓抑的青春期

                            點擊:
                            我經歷過一些苦澀的日子,當然,也只限于苦澀而已。苦難我沒有經歷過,那些苦澀的日子,疊加在一起,對于一個神經敏感、性格內向的人來說,大約也可以稱得上是苦難了。

                            我出生在一個貧困的小縣城的一個偏僻的小山村里,時間是十九世紀八十年代初。國家實行改革開放沒幾年,全國經濟剛剛復蘇。在農村,尤其是在偏僻的小山村里,依然貧困得厲害。聽我父母講,觀音土、柳樹葉,他們是沒吃過,可是壞的豆子、豆殼摻在一起磨成面做的饃饃,卻是家常便飯。

                            每次回憶那些日子的時候,母親就感嘆:那些日子真苦,孩子什么也吃不到。不過那些苦日子究竟有多苦,單聽母親的敘說,我是無法體會到的。或許苦的是他們,哪個父母會讓孩子受苦呢?即便是在那樣清苦的日子里。

                            我能很清晰地回憶起那些苦澀的日子,是在我上小學一年級的時候。我快要上學的時候,搬了一次家,原本我們是在姥爺家的那個村子住著,到我將要上學的時候,便搬到了奶奶家這邊。至于為什么要搬家,我后來隱約聽姥爺說過幾句,我家的隔壁住著大舅家,大舅念過幾年書,常拿著半導體聽評書,是個平地臥的,大舅母卻不是個老實的角色,現在也不知道她為何如此的仇視我們家,特別是對母親。

                            有兩件事情,我后來分析可能是促使母親決定搬家的原因,一件是母親自己說的,大舅母經常往我家廈房的墻根底下澆臟水,冬天就把雪堆在那里,天暖了,雪都化成水,向墻里面滲,目的是要將廈房泡塌。另一件是聽姥爺說的,具體事情不太清楚,只說大舅幫著大舅母和母親吵架,母親氣得喝了農藥,幸好及時送到醫院,搶救過來。

                            我聽說了這兩件事情之后便一直認為大舅母是可怕的,令人恐怖的,就像《白雪公主》里面的那個巫婆。直到我家搬走好幾年,每年我去姥爺家時,遇見大舅母都不愿意理她,她卻很熱情,蹲下來,摟著我,摸著我的后腦勺,說些我那時聽不懂的話。我心里是有些厭惡的,想這就是曾經逼我母親喝藥的巫婆,但是因為膽子小不敢亂動,任她摟著。

                            這些苦澀的日子是屬于母親的,對我的影響并不大,屬于我的苦澀是在上一年級之后,我把苦澀的日子說成是屬于我的,因為現在特別是而立之后,學會了一些關于人生的思考之后,我已不再認為那些苦澀的日子有多么的糟糕;相反,我覺得,如果沒有那些苦澀的日子,我或許也不會養成現在的品格里面一些好的東西,比如孝敬父母,尊老愛幼,有同情心和憐憫心,知道珍惜時間等等。

                            我入學沒幾天,父母又合計著去姥爺那邊承包水田,種水稻,因為那邊幾家種水稻成功了,家境富裕了,惹得父母一時心活。我當時并不知道這意味著什么,直到三天后放學回家,不見了父母,才一下子明白了他們之前說的話。八歲之前父母從未離開過我,現在一下子不在身邊,感覺失去了依靠,心里慌慌的。

                            晚上奶奶來和我做伴兒,從出生到上小學,一直在姥姥姥爺身邊,所以對奶奶并不親近。奶奶表現的也很平淡,并沒有哄我,或給我講個故事親近親近,只是一針接著一針地納鞋底。我就看不下去書,開始想我的爸爸媽媽,但是我不敢對她說,只是鼻子里面酸酸的。

                            白天在學校還好,可能小孩子是不會憂慮未發生的事情,只有憂慮擺在面前了,才知道還有這么回事,并且是無法回避的。午休時,趕著回家吃午飯,學校離家有一公里吧,遠倒是不遠,一路玩笑著也就到家了。可是要到家了,笑聲卻沒了,等著我的只有一座空房子,奶奶中午不能過來陪我,三叔、四叔家也都有孩子,需要她照顧。我雖對奶奶不親近,還是希望她能來,看著別的孩子的父母和爺爺奶奶早就在門口等著他們回家吃飯了,離老遠就喊著他們的小名,我真羨慕。

                            可能那時還小,不知道什么是嫉妒。我也有小名,只是很難聽,我一直埋怨父母為什么給我起了這么難聽的小名,并且當他們叫我小名的時候,也賭氣不應聲。但是現在我是多么的希望能聽到有人喊我的小名啊!可是并沒有。我沮喪地掏出那個系著布條的鑰匙,踮起腳尖,費力地打開那個已經生了銹的門鎖。打開了卻不愿意進去,我受不了那種空曠的靜。現在想想,我的敏感,在那時就已經體現得很充分了。

                            當時心慌的感覺,我現在記憶猶新,或許這輩子也不會忘掉。屋里很暗,窗戶沒有玻璃,釘著兩層很厚的塑料布。時間一長,塑料發黃,屋內更顯陰暗了。我最受不了這種空曠的幽暗的靜,便想快點吃完,早點離開。當時只是覺得此刻早點離開便好,并沒有想,即便此刻可以早點離開,明日呢?后日呢?大后日呢?

                            飯菜是早上奶奶做完剩下的,就在炕上的盆里,上面捂著棉被,還不涼。飯是白米飯,菜通常是白菜燉土豆。油是很少放的,我到現在還記得那只油乎乎的黑油瓶。外面蒙著一層塵土,看不分明里面盛了多少油。我打開過蓋子向里看過一次,里面只有少半瓶油。但是我一直很好奇,這少半瓶油始終是用不完的。

                            我默默地擺好飯桌,掀開棉被,打開扣著的盆,拿出顏色發白的菜,盛一碗飯,默默地吃著,心里一直酸酸的。我想快點吃完,早點回學校去,那空曠的靜使我心里難受。鎖好門,離開了家,走在上學的路上,心里便會好些。

                            這些并沒有對我的學習帶來多大的影響。我一直鉆心聽講,認真學習,并且成績一直很好。因為年齡小,并不能想象父母在外面有多么不易。只是因為性格內向,好靜不喜動,所以能坐住板凳,能靜心學習。其實父母在外也真是很不易的,只是我太小,他們并不向我訴說。

                            我只記得母親說過一件事,時隔這么多年,我一直記得。我們這里種水田,是要抽取地下水的,使用柴油機做動力,接上水泵,往往要挖一個四米見方,兩米多深的坑,把柴油機和水泵窩到下面去,據說這樣子容易上水。當時我并不明白這道理。坑的一面墻上是傾斜的,挖有階梯,供人上下。

                            有一天,天快黑的時候,下起了雨,母親穿著靴子下去要檢查一下機器,沒想到雨就下大了,當她要返上來的時候,那臺階被雨水沖得那樣膩滑,剛踩上去就滑下來,眼看著天黑了,父親又不在附近,母親急得脫了靴子,想光著腳或許能增大摩擦力,可是依然不行,她已經摔得滿身泥水了。她大聲喊著,可是田里干活的人都回家去了,天已經黑嚴實了,雨卻越下越大,噼噼啪啪的砸在母親身上。

                            她不得不放棄努力,努力是毫無意義的,在這種條件下,她明智地選擇了保存體力,來抵抗這一夜的大雨。她就是這樣背靠著泥墻壁一直站到天明。大約十幾個小時吧,蹲一會兒也不可能了,坑里面已經積了很深的水。雨水嘩嘩的砸在坑里的積水上,她的眼淚也嘩嘩的往下流。

                            人在遭遇了不好的境遇時,就會變得消極,何況她是那樣的敏感,性格內向。她怨自己的命不好,跟了父親,父親雖然勤勞,腦筋卻不靈活,看別人折騰啥,也跟著去折騰,往往人家賺了,他卻賠了,又愛賭錢,脾氣又不好。她回憶了與父親的每一次吵架,眼淚就一直流著,直到雨停了,眼淚還沒有停。天明,父親來的時候,坑里的積水已經到腰了,她就是這樣在里面站了一夜的。她向我講述的時候,我的鼻子酸酸的,眼淚一直在眼圈里打轉,直到多年以后,我一回想起母親頂著雨在泥水坑里度過的那一夜心里就難受。

                            班上有一個姓楊的同學,比我大一歲。個子很高,腦袋卻不靈活,因此,時常挨老師訓斥,又因為家里困難,穿的衣服也破舊,同學們都取笑他,欺負他。他卻脾氣好,逆來順受,也不反擊。我倒很有些同病相憐的感覺,與他走得很近,他也愿意和我在一起,有時中午我就請他去我家吃午飯。其實我是有私意的,我實在不愿單獨去面對那幽冷的、空曠的靜。

                            他來了,便有些響動,便有些生氣,有些熱鬧。我很熱情地招待他,給他盛飯,夾菜,他吃得很香,也吃很多。或許他家的飯菜還不如我家的吧!我問他怎么樣,他說挺好吃的。我再問他怎么樣,他說飽了,我們就收拾好桌子準備回學校了。

                            他總是幫我鎖門,因為個子高,所以能很輕松的夠到,用力一壓鎖屁股,就鎖上了。我總是在廁所里,一邊用尿沖著茅坑里的螞蟻,一邊沖他喊著:“鎖好了啊!”他也喊著:“鎖好了,快點尿你的吧!”我就系著褲帶從廁所里出來,往往還要再看一眼他是否鎖好了。

                            路上,他總是要我給他講故事。我是聽過一些故事的,都是父親講給我的。父親沒讀過幾年書,卻喜歡看書,特別是古書。家里有幾本古書:《楊家將 》《水滸傳》《封神演義》……他看過之后都記得,特別是一些精彩的情節。我也常磨他講,他便繪聲繪色地講起來,我時常聽得入迷,聽過了竟也都記得。我便每天給我的小伙伴講一個故事。

                            后來故事講沒了,他還要求講,我就瞎編,竟也有模有樣,他聽得一樣認真,總是問后來呢,后來呢。我現在倒是佩服我那時有那么好的想象力,現在卻是不行了!我也驚訝自己能將故事編得天衣無縫,結局也很圓滿,而且思路不會終斷,往往到學校了,還沒有講完,他就說明天接著講。

                            事實上,我的小伙伴未能陪我很久,后來不知道因為什么,我現在也無從回憶起原因了,我們變得生疏了。我不再邀請他去我家吃午飯,他也沒有再讓我給他講故事。我又開始獨自面對那空曠的、幽冷的靜了,這滋味依然很不好受。

                            這些精神上的折磨,對于一個精神世界還很蒼白的孩子來說,夠不上什么打擊。讓我痛苦并開始產生恐懼心理的是我家隔壁村長家的那小子。那小子和我同歲,生日略小些,或許是從小熏陶于官宦世家的高貴氣,他從小就養成了盛氣凌人的習慣,不把我們這些貧窮家庭的孩子放在眼里,而且常常欺負我們。

                            我就遭遇過幾次,有一天下午,我在前面走著,快到家的時候,就聽見他在后面囂張地叫喊著,要我停下等他。我知道準沒好事,就加快了腳步,趕到院門的時候,我的心稍稍穩了些。沒想到我推開院門,向里沒走幾步,就聽見幾聲詭笑。抬頭一看,他正騎在院墻上,得意地笑著,樣子很有些古時剪徑的山大王的氣勢。那得意的笑容是在說:小樣兒,還能跑出我的手掌心!

                            我知道躲不過去了,便不理他硬著頭皮往里走,剛走過他,后腦勺就挨了一下,火燒火燎的疼,回頭看時,他正揚著一跟新折的柳樹條,得意地笑著,在顯示著自己的威風。我沒有打還,因為不敢,不是怕他,是怕他的當著村長的爸爸。我聽別的小伙伴說,某個小伙伴被他欺負了,去向他爸爸告狀,他以為他爸爸會訓斥他,沒想到卻被他爸爸狠狠地踢了一腳。那小伙伴自然很委屈,回家向爹說了,沒想到爹又給了自己一個耳光,教訓說以后不要去惹村長家的孩子,當天晚上,他爹還拎了兩瓶酒去村長家道歉。
                            广东十一选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