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utput id="1hzfv"><noframes id="1hzfv">

    <font id="1hzfv"><menuitem id="1hzfv"></menuitem></font><sub id="1hzfv"></sub><menuitem id="1hzfv"><video id="1hzfv"><address id="1hzfv"></address></video></menuitem>

            <ins id="1hzfv"><dl id="1hzfv"></dl></ins>

              <progress id="1hzfv"><rp id="1hzfv"><form id="1hzfv"></form></rp></progress>
              <nobr id="1hzfv"><meter id="1hzfv"><dfn id="1hzfv"></dfn></meter></nobr>

                <th id="1hzfv"></th>

                      <sub id="1hzfv"></sub>

                      <address id="1hzfv"><progress id="1hzfv"></progress></address>
                      <track id="1hzfv"><meter id="1hzfv"></meter></track>

                      <nobr id="1hzfv"></nobr>

                      <address id="1hzfv"></address>
                      <address id="1hzfv"></address>

                            皮膚
                            字號

                            東莞也有愛情

                            點擊:
                            金桔村,地處東莞市大嶺山鎮,在東莞還沒有開放的時候,全村人口不到三四百,但這里一年四季風景如畫,生活在這里的村民,恍如生活在世外桃源一樣。

                            高小虎,黃江鎮刁朗村無業游民,養父養母在很早的時候就去世了,與一個體弱多病的妹妹蘭妹相依為命!然而最近也不知是怎么回事,他突然癩蛤蟆想吃天鵝肉,看上了大嶺山金桔村的一枝花王婷。

                            王婷家境富有,母親是大嶺山一家百貨公司的老板,而她自己,聽說是在東莞某個夜總會里上班,總之是個有頭有臉的人物。

                            天還未黑,高小虎便出現在王婷的家門口,因為他知道,王婷休了一個月的假期,這些日子一直在大嶺山金桔村的老家。

                            “砰砰砰!”

                            “誰啊?會不會敲門啊?”屋子里面傳來王婷的母親李玉蓮的聲音。

                            “嬸子,是我,高小虎!”高小虎站在墻外大聲地嚷道。

                            “哦,是小虎啊!你等一下啊!我馬上過來開門!”

                            不一會,高小虎聽到一陣窸窣的聲響,跟著院門吱呀一聲被打開,李玉蓮出現在門口。

                            李玉蓮皮膚不錯,雖然年紀那么大了,但還是白白嫩嫩的,呈透著玉紅色!

                            明眼人一看就知道,李玉蓮當年就是個大美人!特別是現在,那臉上的韻味也依然隱隱地動人。還有那雙眼睛,看人的時候總帶點媚態。

                            “小虎,是杏子叫你來的吧?快進來!”李玉蓮請高小虎進屋。

                            杏子是王婷的未婚夫的妹妹,自從王婷的未婚夫生重病住進了醫院,杏子就一直住在王婷的家里。

                            “好的!”高小虎應了一聲,一腳踏進院子里來,問,“杏子在哪兒呢?”

                            李玉蓮把院門關上,指了指里面的客廳說:“應該和王婷在客廳里看電視吧,你去看看!嬸子還有事要忙,就不陪你去了!我得去廚房呢!”

                            高小虎眼睛看著李玉蓮雙手之間還沾滿了面粉,估計她正在廚房里忙著和面,便點點頭,說:“嬸子你忙你的,我自己去!”

                            “嗯,嬸子正在做饅頭呢!等一下在家里吃啊!”李玉蓮眼睛笑瞇瞇的,誰也看不出來,她是個身價上億的大富婆。

                            “太好啦!可以嘗到嬸子的手藝啦!聽說嬸子的饅頭做得可是金桔村一絕呢!”

                            “呵,小虎你就這張嘴最甜啦!不過嬸子挺喜歡的!”李玉蓮笑成一朵花,“去吧去吧,小虎,杏子找你好像有啥事哩!”

                            高小虎嗯了一聲,連忙往客廳里走來。

                            剛才聽李玉蓮說杏子同王婷在一起,高小虎心里更加高興,想想中午遇到王婷時,還摸過她的屁股,現在如果再看見她,會是一番什么滋味?總之,自從知道了王婷的未婚夫病危的消息,那么今后,自己與王婷之間的關系,就會變得非常微妙起來!王婷的那雙腿啊,那可是人間極品,想想都特來勁!

                            哈哈,要是讓杏子知道自己這會兒竟然是沖著王婷來的,就算是打死她,杏子也不會同意高小虎來到王婷的家吧?

                            不是有人說過,什么叫引狼入室?這大概就是引狼入室吧!

                            一想起這些,高小虎便興奮得手舞足蹈,這個時候的心情無法言說,立即推開了客廳門。

                            杏子不在,客廳里就王婷一個人在看電視,驀然間一抬頭,正好看見高小虎推門進來,她的小模樣在那一瞬間竟表現得比高小虎還興奮,小臉紅通通的十分可愛!但是這回是在她的家里,而且是在客廳里,她自然也不敢表現得太過份,只好把心里的情緒偷偷地藏了起來。

                            “婷兒!”高小虎甜滋滋地對她叫了一聲。

                            王婷很快恢復平常,嘴里平淡地應了一聲。

                            王婷這種平淡的回復反而讓高小虎不太習慣,高小虎稍稍愣了一下,有點迷糊!她這是咋啦?才分開沒有幾個小時啊,王婷咋就變成現在這樣?對高小虎不冷不熱的?

                            不過,高小虎并非傻瓜,很快便猜到十之**,于是不動聲色,問王婷:“婷兒,杏子呢?她去哪了?”

                            既然王婷假裝同高小虎之間什么事兒都沒有,那高小虎必須得配和她把戲演下去。

                            “她呀,剛才還在這兒!這會兒估計幫我洗衣服去了!洗衣服通常都是在洗手間里,要不你過去瞧瞧?”王婷輕聲說,眼睛卻一直盯著電視,好像高小虎是一只會吃人的狼似的。

                            “哦,這可巧了!我一來,她就去洗衣服去了?沒關系,我可以等等,我就在客廳里等她吧!她應該知道我來了!”

                            高小虎瞄了眼王婷旁邊的沙發,就勢坐了下來。

                            客廳里的氣氛在這一瞬間變得微妙起來!因為高小虎發現,盡管心里很想見到王婷,但這是在她的家里,真面對面與她坐在一起兒,卻又半句話也說不出來。

                            客廳里,那臺電視正播放一臺言情劇,里面傳出男女主角親嘴的鏡頭。

                            高小虎匆匆地看了一眼,這種電視劇,高小虎平時不太愛看,也就沒啥興致,左等右等,杏子仍是沒有過來,高小虎便沒話找話,問王婷:“婷兒,瞧你看這場電視看得津津有味的樣子,它說些啥呢?真的有那么好看么?”

                            其實,高小虎很想聊聊中午在桔園里的事情,由于王大娘突然出現,高小虎和王婷當時已經漸入佳境,在面對那種非常尷尬和危險的境界,不知王婷當時是怎么想的?如果萬一被王大娘發現,接下來會發生什么,誰都無法預料!

                            可是,這些話題幾乎到了嘴邊,高小虎還是咽了下去。不管自己如何努力,不管這客廳里僅僅只有他和王婷兩個人,高小虎卻無論如何都開不了口。

                            是的,畢竟這是在她的家里,小心隔墻有耳啊!

                            王婷表情平淡,仍是沒有回過頭來看高小虎一眼,嘴里卻淡淡地說:“好看呀!這部電視劇講的是一對男女,他們從小相愛,卻因家里發生巨變,男主被捉去坐牢,而女主被男主最好的兄弟搶去做小老婆,最后男主從牢里放出來,開始走上一條復仇的道路......”

                            “都是些瞎編浪造,哄小年輕的,你也喜歡看?”高小虎故意對王婷擠眉弄眼的,但就是收效甚微,“對了,電視劇的名字叫啥來著?”

                            “小虎,你不是說瞎編浪造嗎?怎么還來打聽它的名字?”王婷仍是不動聲色地對高小虎說。

                            “隨便問問!”高小虎百無聊賴地說。

                            “它的名字叫,幸福的滋味!”

                            高小虎正在喝茶,聽到這么一個名字,立即“撲”地一聲,一口茶水全都吐了出來。

                            “婷兒,中午在桔園......”高小虎小心地提了一句,正要繼續往下說,這時杏子突然推開客廳門走了進來。

                            “小虎,這個時候才來呀?”杏子一眼就瞧見坐在客廳里的高小虎,眼睛一亮,一路小跑著來到他的身邊,“我剛才還在想呢,都快五點了,你怎么還不出現呢?是不是非得讓我去黃江鎮再請一次啊?嘻嘻,沒想到你果真來了!走走,咱們到外面去,我有事找你!”

                            高小虎偷眼瞅了瞅王婷,嘴里輕輕地嘆息一聲,看來今天沒法再繼續聊下去了。

                            “婷兒,再見!”

                            高小虎對王婷揮了揮手,杏子卻不由分說直接拉起高小虎的衣袖就走,而王婷心不在焉地繼續著她的電視劇。

                            來到王婷家的院子,杏子卻把高小虎往洗手間里拉。

                            “杏子,你這是干什么?拉我去洗手間,是不是想要我陪著你一起洗衣服?”高小虎立即明白過來,腦海里立馬想到王婷,便笑著說,“你干嗎不把王婷一起叫過來呢?這可是她的家里,她家的衣服她不洗嗎?”

                            杏子微微一笑,對高小虎說:“我蘭妹中午在桔園的時候,不小心弄傷了手指頭,所以今天她洗不了衣服啦!不過沒關系,她洗不了的衣服我可以幫她洗!只是洗衣機好像壞了,還有一張床單沒辦法,你先來幫幫我,洗完床單咱們再說正事!”

                            聽杏子這樣解釋,高小虎心里一動,立即想到王婷剛才是在故意支開杏子,她肯定知道今天高小虎要來她們家,故意在客廳里等他!目的就想與高小虎單獨多呆一會!可惜高小虎這榆木腦袋,卻把大好時光給浪費了!

                            想到這些,高小虎心里沒來由地莫名悸動。

                            看來王婷這個絕色的美女,做事一向含蓄,嘴上什么都不說,可心里一直盼望著能夠與高小虎單獨相處的機會!高小虎明明清楚得很,中午在桔園里,她沒傷到什么手指,一切都是她為了支開杏子才尋找到的借口而已!

                            “呵呵,絕對有戲!”

                            一想明白王婷的小心思,高小虎這心里,甜蜜蜜的。

                            “小虎,你發什么愣呢?一個人在那里,莫名其妙地傻笑!真搞不懂你!”杏子站在洗手間,見高小虎一副傻乎乎的模樣,不覺皺了皺眉,不過她根本沒有心思去管高小虎現在在想什么,現在洗衣機好像壞了,她還有一件床單沒洗,便過來拉著高小虎往洗手間里鉆去,“小虎,別發愣了,幫我洗了床單再說。”

                            杏子從洗手間里端起一盆衣服,遞到高小虎手里。

                            接著她抓住床單一角,用手擰了擰,把另一角塞到高小虎的手里。

                            “來,使點勁!”

                            高小虎點點頭,抓住床單一角,同杏子用力地扭了起來。

                            杏子嘴里不斷地哼哼,她這副用勁擰被單的模樣,看得高小虎不免心里有點突突的。

                            淺藍色的床單,配上一朵朵紅花,慢慢地被高小虎和杏子擰成一股繩,密密的水滴就從那股繩上開始掉落,院子里的水泥地板,不一會兒就響起了滴滴嗒嗒的聲響!臨近黃昏時的陽光,斜斜地照射在床單上面,上面立即浮起一層淡淡的霧氣,把杏子的俏臉蛋映照得分外明媚和嬌艷。

                            擰著擰著,杏子有些吃力起來,她那細細的腰肢隨著床單慢慢地彎了下去,面孔也脹得通紅。

                            高小虎騰出一只手來,悄悄地抹了一下額上的汗滴,這汗,并不是擰床單擰出來的,而是被黃昏時的太陽照射出來的,空氣中還是那么燥熱。

                            高小虎瞧著杏子好像已經力不從心,便心疼地對她說:“杏子,差不多了,你看看你,吃奶的力都用上了!”

                            “沒事!”杏子吐了一口氣,額前秀發飄動了一下,她咬緊了牙,暗暗再加一把力道,然后微微喘著氣對高小虎說,“你不知道,床單擰得越緊,等會干得越快!最好是晚上就能干透了,這樣明天一早我們就去東莞醫院看我大哥啦!”
                            广东十一选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