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utput id="1hzfv"><noframes id="1hzfv">

    <font id="1hzfv"><menuitem id="1hzfv"></menuitem></font><sub id="1hzfv"></sub><menuitem id="1hzfv"><video id="1hzfv"><address id="1hzfv"></address></video></menuitem>

            <ins id="1hzfv"><dl id="1hzfv"></dl></ins>

              <progress id="1hzfv"><rp id="1hzfv"><form id="1hzfv"></form></rp></progress>
              <nobr id="1hzfv"><meter id="1hzfv"><dfn id="1hzfv"></dfn></meter></nobr>

                <th id="1hzfv"></th>

                      <sub id="1hzfv"></sub>

                      <address id="1hzfv"><progress id="1hzfv"></progress></address>
                      <track id="1hzfv"><meter id="1hzfv"></meter></track>

                      <nobr id="1hzfv"></nobr>

                      <address id="1hzfv"></address>
                      <address id="1hzfv"></address>

                            皮膚
                            字號

                            結婚三年,丈夫出軌了

                            點擊:
                            結婚三年的丈夫出軌了,時薇在十分鐘前剛剛得知。

                            今天是周六,本該是休息的時間,可她因為工作室出了問題必須得趕過去看看,所以撇下睡得正香的丈夫林蕭然開車前往工作室,但是才出門兩分鐘她想起來自己的稿件還留在家里沒有收,又折回去準備拿。

                            可當她打開大門準備走進去時,卻聽見臥室里傳來林蕭然的聲音:

                            “那個黃臉婆已經走了,你什么時候過來?”

                            時薇的身體一顫,林蕭然在跟誰說話?還有,他口的黃臉婆是誰?

                            “討厭……人家一會兒過來啦,你這么想我啊?”他還開了擴音,這個女聲一出來時薇臉色更白。

                            因為她聽出來這聲音是自己工作室成員韓夢的,韓夢長了一張狐媚子臉,喜歡亂勾搭男人,林蕭然只去過她工作室一次,他們倆到底是什么時候勾搭的?

                            時薇又急又怒分分鐘想沖進去撕破這對狗男女的臉,可是天生理智的性子讓她硬生生轉了腳步離開,走的時候還很輕的帶了門。

                            等時薇反應過來之后她已經開車離開了。

                            時薇憤怒的給自己的閨蜜蘇晴打電話:“林蕭然他媽的居然出軌!對象還是韓夢!我要跟他離婚,你趕緊給我合計合計怎么把我的損失減到最少。”

                            蘇晴是一名律師,專打離婚案。

                            “什么?林蕭然劈腿了?我早跟你說過不要招韓夢進工作室你不聽。”蘇晴聽到這消息也愣了好一會兒,“如果真是他出了軌那你去收集他出軌的證據,錄音錄像都行!”

                            時薇道:“你幫我購一個攝像頭,林蕭然居然還把韓夢帶回家里來,一想到他們曾經在那張床滾床單我覺得惡心!”

                            聽林蕭然打電話那聲音他們倆肯定早搞了!

                            “行了你也別太難過了,在哪兒呢,我過來陪你。”

                            “不用了,讓我一個人靜一靜。”時薇說這話的時候已經將車停在了常去工作的那家酒店門口,因為工作需要所以干脆在這里定了長期套房。

                            下了車時薇將鑰匙交給工作人員泊車,自己帶著滿身怒氣進了電梯,電梯門剛要合,又進來一男一女。

                            職業習慣讓時薇即使在這種情緒下也還是忍不住去打量他們,男的帥女的美,不過時薇覺得不協調,因為男人太帥了,讓人輕易不會忘記,反觀女的清淡許多。

                            一進來女的旁若無人的對男人說:“不能留在這里陪我嗎?我好不容易過來一次呢。”

                            男人淡淡道:“還有客人。”

                            聽到這時薇挑了挑眉,下看了一眼這個男人,可惜了,長得這么帥身材這么好,居然是只鴨。

                            他們也是去的31樓,時薇故意落后一步,站在電梯門口沒動,從口袋里摸了支煙出來點著含在嘴里。

                            沒一會兒那個男人折回來了,看見時薇還在這里時,淡淡看了她一眼。

                            時薇將煙夾在指尖,誒了一聲:“包你多少錢?”既然林蕭然劈腿,她也沒必要為他守著。

                            “什么?”霍振廷瞇了瞇眼,看向這個膽大包天的女人。

                            時薇嗤笑一聲:“不是只鴨嘛,還怕我付不起錢?給你十萬,陪我一天,怎么樣?”

                            霍振廷眸色一深,有怒意在眼底呈現,可他卻是勾了勾唇角,前一步壓到時薇面前,丹鳳眼睨著她,淡淡開口:“給你一百萬,陪我一天,怎么樣?”

                            “好啊。”時薇哂笑,話音一落便將手煙一掐直接抱住霍振廷的脖子吻了去。

                            林蕭然背叛了時薇,時薇也不想為他守著什么,再說了,眼前這只鴨不管從哪方面來看都林蕭然好千倍萬倍,更重要的是他還要給她一百萬,何樂不為呢?

                            時薇因為工作忙碌的關系已經很久沒跟林蕭然做過了,她不知道林蕭然是不是因為這個才出軌的,但她現在也不在意了……

                            結束后,時薇躺在床不愛動,霍振廷去浴室洗澡,他洗完澡出來時,時薇正靠著床頭在抽煙。

                            她抽煙的模樣格外誘人。

                            “誒,你叫什么名字?哪家店的?下次去還點你出臺。”時薇瞇著眼看見他出來,懶洋洋問了聲。

                            霍振廷勾唇:“你不知道我?”

                            “我為什么要知道你?你很有名嗎?”時薇反問,雖然他確實看起來是挺眼熟的,不過她這人臉盲,只見過一兩次的還真記不清。

                            霍振廷沒回答,不過卻重新解開浴巾壓了過來:“不知道?那做到你知道為止。”

                            晚,時薇一個人站在房間巨大落地窗前,披著卷發手里夾著煙,冷眼看著這座城市。

                            她當初跟林蕭然結婚的確是因為愛情,可是愛情在三年的婚姻生活早消磨光了。

                            剛知道林蕭然出軌的時候她的心里不是難過而是憤恨,他喜歡別的女人了跟她提離婚是,他知道她有潔癖還把女人往家里帶,居然還搞她工作室的員工!

                            她也承認自己是不愛林蕭然了,所以之前才能跟那只鴨床,但這并不代表她要跟林蕭然和平離婚,至少在發現他出軌前她是沒想過要給林蕭然戴綠帽子的。

                            時薇深吸了一口氣,將心底那股郁結散去,旋身想去給自己倒酒時,看見床頭柜之前那個男人留下的紙條:“明天來找我。”

                            她眼睛也不眨的將紙條揉成一團扔進垃圾桶里,那個男人長什么樣她都又快忘了,他又沒留電話名字的,她哪兒去找?

                            時薇到了杯酒,坐在地毯仰起頭來喝酒時,突然透過落地窗瞟到對面那棟大樓掛著的廣告牌,牌的男人穿西裝打領帶,頭發梳的一絲不茍,身形筆直,側臉剛毅沉靜,離得較遠,但時薇依然能看見,他那雙如同深淵一般的墨眸噙著銳利以及凌厲。

                            時薇嘴角一抽,再一想到自己之前睡過的那個男人,臉色頓時不好看了。

                            那個男人是霍振廷?

                            她說怎么那么眼熟!

                            在c市一直有這樣一個謠傳,誰都可以惹,是不能惹姓霍的。

                            如果非要惹姓霍的呢,那千萬不要惹霍振廷。

                            霍振廷今年28歲,他所掌權的霍氏企業在兩年前瀕臨倒閉,但他接手僅短短兩年的時間便將霍氏重新做起來,并且還當初的霍氏要更強,所以霍振廷也被外界稱為霍爺。

                            時薇勉強咽下口的紅酒,顫抖著手剛準備去拿手機,屏幕便亮了起來,蘇晴的電話打了過來。

                            “喂……”

                            “東西我給你買好了,明天到,你什么時候過來拿,還是說我給你送過去?”蘇晴沒發現時薇聲音里的異樣。

                            “我自己過來拿吧。”時薇還沉浸在對霍振廷深深的恐懼當無法自拔,“誒,問你個問題,你知道霍振廷嗎?”

                            “霍爺嘛,誰不知道啊。”蘇晴道,“怎么,好端端的怎么問他?不過霍爺還是單身,你要是想找個男人回去氣死林蕭然,我覺得霍爺肯定是不二人選。”

                            “我先掛了啊……”時薇顫抖著手把電話掛斷,然后回頭看了一眼自己不久前才跟霍振廷滾過的床單,痛苦的捂住臉。

                            完蛋了,她現在真成騎虎難下了,她只希望霍振廷千萬千萬不要記得自己!

                            畢竟他身邊女人肯定很多,如之前那個女人。

                            在時薇心里胡思亂想的時候,她的手機又響了起來,她拿起一看,是林蕭然打過來的電話。

                            看到面備注的老公二字,時薇的身體便是一抖,真他媽的惡心。

                            “喂。”時薇語氣冷漠的接通電話。

                            林蕭然不悅的問,“都幾點了怎么還沒回家?”

                            “有事,今晚不回去了。”時薇強壓下自己心頭的怒意,盡量用平靜的聲音跟林蕭然說話。

                            如果是以前的林蕭然,他肯定能聽出來時薇的不對勁,可是如今的他所有心思都在別人身,哪怕是時薇死了他都不會為她流一滴眼淚的吧,或許還要拍手叫好呢。

                            “媽過來了,你明天早點回家。”林蕭然淡淡說了一句后便直接掛斷了電話。

                            時薇聽著他最后那句話愣了一下,林蕭然的媽過來了,那說明他們又要被催著生孩子了。

                            結婚三年時薇的肚子一直沒動靜,婆婆因此對她很不滿意,還老說要是放在以前是可以給丈夫納妾的什么的,之前時薇也聽聽罷了,不過現在她只想冷笑。

                            她想起來自己之前好幾次打電話都是婆婆接的,恐怕婆婆也知道林蕭然出軌的事情吧,還幫他藏著掖著。

                            第二天一早,時薇直接開車回了家,一進家門便聽見婆婆在對林蕭然說話。

                            “我說你倆到底什么時候離啊?她那肚子三年了都沒動靜,不能再拖了!”

                            “別著急,現在還不是時候。”林蕭然說道。

                            時薇狠狠皺眉,林蕭然這話的意思……是他還準備了計劃要對付她?

                            她故意將門摔得很響,客廳里面在說話的兩人頓時安靜下來。

                            “你昨晚哪兒去了,還夜不歸宿?”婆婆一看見她便冷臉質問,“放著蕭然一個人在家你們能有孩子才怪。”

                            時薇冷冷一瞥婆婆,“這是我們的事,跟你沒關系。”

                            聽見時薇這么說,林蕭然頓時臉一黑:“時薇,你怎么跟我媽說話的?”

                            “我這脾氣,看不慣可以走人。”時薇壓抑了一整個晚,這會兒壓不住了,但是又怕自己說多了壞事,所以只能咬著牙轉身朝臥室里面走,剛走到臥室門口便想起來林蕭然曾經跟韓夢在這床翻滾過,她的胃里一陣惡心,連忙掉頭朝客房走去。

                            關門之前,她還聽見婆婆在指責:“大清早的吃槍子了這么跟我說話!”

                            “別理她,她是個神經病。”林蕭然罵道。

                            聽到這里,時薇再怎么堅強的心也還是有些痛。大學的時候林蕭然把她捧在手里怕摔了含在嘴里怕化了,現在他們居然走到了這個地步。

                            下午的時候蘇晴把東西給她送過來了,她自己都差點忘了。

                            蘇晴來的時候林蕭然沒在家,她幫著時薇將攝像頭全部安裝,都是針孔攝像頭,林蕭然那缺心眼的肯定看不出來。

                            蘇晴也沒有多待,裝好攝像頭后走了,時薇繼續躺在客房睡覺,但是沒想到傍晚的時候林蕭然突然回來了,還帶著韓夢。

                            時薇在他們進來的時候便感覺到不對勁,她將手機藏進了衣服里,警惕的看著他們:“韓夢,你來我家做什么?”
                            广东十一选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