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utput id="1hzfv"><noframes id="1hzfv">

    <font id="1hzfv"><menuitem id="1hzfv"></menuitem></font><sub id="1hzfv"></sub><menuitem id="1hzfv"><video id="1hzfv"><address id="1hzfv"></address></video></menuitem>

            <ins id="1hzfv"><dl id="1hzfv"></dl></ins>

              <progress id="1hzfv"><rp id="1hzfv"><form id="1hzfv"></form></rp></progress>
              <nobr id="1hzfv"><meter id="1hzfv"><dfn id="1hzfv"></dfn></meter></nobr>

                <th id="1hzfv"></th>

                      <sub id="1hzfv"></sub>

                      <address id="1hzfv"><progress id="1hzfv"></progress></address>
                      <track id="1hzfv"><meter id="1hzfv"></meter></track>

                      <nobr id="1hzfv"></nobr>

                      <address id="1hzfv"></address>
                      <address id="1hzfv"></address>

                            皮膚
                            字號

                            葬鬼經

                            點擊:
                            大多數人只知道泰國的降頭術,卻不知道中國本土的降門,才是所有降頭術的根源。
                            俗話說得好:“降師無有南洋祖,頂奉三教是正宗。”
                            我來給各位說說,中國本土降頭師的那些事........

                            第一章 麻老三

                            聽見易林的話,我倒是沒有太大的反應,只有老嫖輕輕拍了他一下,又氣又好笑的看著他:“你這孩子年紀不大,但說話咋這么喪得慌呢?”

                            “我說的是實話!真的沒騙你們!”易林捂著頭,很委屈的說:“不信你問大哥哥唄!他肯定知道!”

                            “哎我說你們這是怎么回事啊?”老嫖也不傻,都跟著來老四家里了,多少也能感覺到一點不對勁,低聲問七寶:“咱們到底是干啥來了?”

                            七寶瞥了我一眼,見我點點頭,他也就如實說了。

                            “抓鬼唄。”七寶嬉皮笑臉的說:“老嫖,你不是一直都對神神鬼鬼的事好奇嗎?今天哥哥就滿足你的心愿!”

                            “別跟我開玩笑了行么......”老嫖干笑道:“啥子神神鬼鬼嘛?逗我好玩啊?”

                            要說老嫖也不傻,聽見七寶的話,再聯系上趙老大跟易大喜神他們的對話,肯定是猜出一些內容來了。

                            但猜到是猜到,會不會相信,那就是另外一回事了。

                            “沒跟你開玩笑,要是情況不樂觀的話,搞不好你一會還能親眼見一次。”七寶拍了拍他肩膀,壞笑著問他:“你狗日的不會葉公好龍吧?”

                            “葉公是誰?我可不認識!”老嫖縮了縮脖子,試探著問:“要不然你們忙著,我先撤回去?”

                            不得不說,老嫖平常說話的神態就夠猥瑣了,現在一縮脖子,看起來就跟個漢奸沒兩樣。

                            “大哥哥,你的膽子就這么小啊?”易林被他拍了腦袋,似乎有點不樂意,壞笑著刺激了他一句:“連我一個小孩都比不過?”

                            老嫖看了看易林,又看了看我們,表情徹底的絕望了。

                            “反正我就這一百來斤肉,你們看著整吧,大不了咱們同歸于......哦不是,應該叫大難臨頭同生共死!”

                            七寶呸了他一口唾沫,沒好氣看著他,會不會用詞啊?什么叫大難臨頭?

                            我們幾個坐在客廳里,趙老大還挺客氣的,忙前忙后的跑著。

                            先是跑出去把狼狗的鏈子解開了,然后又趕緊小跑過來給我們倒茶遞煙。

                            等他忙活完了,又問我們,還有別的吩咐沒?

                            “趙叔,你先回里屋歇著吧,我們在這里守著就行。”易林擺擺手,頗有大喜神指點江山的風范:“有我們在,你啥也不用擔心。”

                            趙老大沒搭理他,看了我一眼,似乎是在等我給答復。

                            “在這兒你也幫不上忙,還是安心去歇著吧。”我笑道。

                            趙老大誒了一聲,似乎還是不怎么放心我們,一步一回頭的進了里屋,最后把門給帶上了。

                            到這時候,老嫖才把自己心里最大的疑惑問了出來。

                            “七寶,我記得你原來也是個二痞子啊,現在是轉行了還是咋?”

                            “改邪歸正了唄。”七寶笑道,側過頭,在客廳里掃視了一圈,嘖嘖有聲的說:“這家人可夠迷信的啊,擺這么多神像,佛道大雜燴啊......”

                            七寶所說的這點,在一進門的時候我就注意到了。

                            客廳的柜子上,供桌上,茶幾上,都三三兩兩的擺著神像。

                            有的是雕像,有的是畫像。

                            不管是道家三清四御,還是佛家的諸佛菩薩,只要是常見的那種,都在屋子里擺著。

                            “可能是被嚇著了。”我低聲說:“要是你遇見這種事,可能你比他們的反應還大呢。”

                            七寶點點頭,說那倒也是,自家人從墳地里爬出來,不怕才有鬼了!

                            我沒吱聲,一言不發的把行李包打開,將常用的黑繩棺材釘全拿了出來,特別是棺材釘,一人手里發了一根。

                            “咋?”老嫖問我,好奇的看了看手里的釘子:“這是護身符?”

                            “算是護身符吧。”我笑道:“一會兒要是有東西攻擊你,你就拿這個往它身上扎,扎脖子扎手都行。”

                            老嫖臉色一白,似乎是被這話嚇著了,緊攥著手里的棺材釘不說話。

                            “準備工作做完了?”七寶問我。

                            “對付尸首沒什么經驗,先湊合著用吧。”我嘆道,又看了易林一眼,很虛心的問他:“小先生,還有啥需要補充的嗎?”

                            “應該沒啥了。”易林興致勃勃的研究著棺材釘,頭也不抬的跟我說:“糯米雞血都是常用的東西,但聽我爺爺說,拿來對付老四沒什么用,必須用威力大點的法器,一次性鎮住它才行......這是棺材釘吧?”

                            我正要點頭說是,只聽砰的一聲悶響,擺在茶幾上的菩薩像忽然就倒了。

                            這冷不丁的聲音倒是嚇了我們一跳。

                            “沒擺穩?”七寶嘀咕著,伸出手去,把菩薩像立了起來,嘴里還數落著老嫖:“叫你狗日的別抖腿,你看看,這是大不敬啊!”

                            “砰。”

                            又是一聲悶響,從角落里傳來。

                            等我們轉頭看去,只見放在供桌上的釋迦摩尼佛像也倒了下來,像是有人故意推倒一樣,還在供桌上滾了幾圈才穩住不動。

                            七寶沒吱聲,看了我一眼,表情有些緊張。

                            “這.......”

                            還沒等我搞清楚狀況,伴隨著一連串砰砰砰的悶響,客廳里的神像,無論是佛家的還是道家的,一個接著一個都倒了下去。

                            先前才被七寶立起來的觀音像,也再一次倒在了茶幾上。

                            老嫖的心理素質不怎么樣,估計這也跟他第一次遇見這種事有關。

                            看見屋子里的神像全倒了,這牲口嗷的一聲就叫了出來,嚇得我們都是一哆嗦。

                            “你嚎什么?!”七寶低吼道:“別他媽喊!!冷靜點!!”

                            “這......這是鬧鬼了吧??”老嫖慘白著臉,汗如雨下:“怎么神像全都倒了??”

                            別說是老嫖,連我都慫了,真的,這點毫不夸張。

                            不管是在書上還是聽來的,所有故事里,都沒有這么離奇的場面出現過。

                            神像倒地.....這還真是冤孽弄出來的?!

                            “大哥哥......”

                            忽然,易林緊抱著我的胳膊,身子顫抖著如篩糠。

                            雖然說話的聲音還算正常,但語氣中的恐懼,卻是怎么樣都掩飾不住了。

                            “咋了?”我急忙問。

                            易林哆嗦著,小臉煞白,低聲問我:“外面的狗怎么不叫了?”

                            聽見這話我才反應過來......是不對啊!!

                            先前趙老大去把拴狼狗的鏈子解了,那兩條狗就跟瘋了似的,直想往客廳里沖。

                            要不是有趙老大喊著它們,估計那倆畜生都闖進來了。

                            最后還是我們把門關上,那兩條狗才算冷靜下來,只是在院子里狂叫,還沒有撞門沖進來的舉動。

                            但從頭到尾,那兩條狗就沒有止過狂吠,一直在外面嚎著......現在咋沒聲了?!!

                            “去看看?”七寶試探著問我。

                            我嗯了一聲,手里攥著黑繩,輕手輕腳的就帶七寶走到了門邊。

                            似乎是覺得離開了我們沒有安全感,易林跟老嫖也跟著,那動作就跟做賊差不多,走起路來誰也不敢出聲。

                            客廳的大門關不死,有指頭那么寬的縫隙,我們上上下下的排著隊,都把腦袋湊了上去。

                            此時天色已黑,光線極其的昏暗。

                            但好在院子里有一盞吊燈通著電,借著這點光,還是能在院子里看個大概的。

                            不知道從什么時候開始,院外的大門就讓人打開了。

                            一個足有兩米高的怪物就站在那兒。

                            渾身長著紅毛,看不清五官,但軀干是類似于人類的軀干,只是手臂要稍微長一些。

                            先前那兩條狂吠不止的狼狗,全都倒在了那個怪物腳邊,它們似乎還活著,身子不住的抽搐著,但卻發不出聲音。

                            這時易林拽了我一把,幾乎是顫抖著說。

                            “這.....這不是老四......”

                            第二章 鬼上門

                            一直以來,我心目中的上吊都是離地三尺,雙腳一蹬,吊死在房梁上。

                            可眼前的這番景象,讓我深感詫異。

                            麻老三雙腳是著地的,憑著本能反應怎么會被吊死?

                            更何況他也不是一心求死的人啊!

                            想起昨天的事,我沒再多看,擠出人群直接回了藥鋪。

                            一進門,就看見老爺子坐在搖椅上翻著報紙,似乎麻老三的事并沒影響到他。

                            “爺,麻老三死了。”我走過去,壓低嗓子說道。

                            老爺子點點頭,翻過一篇報紙,問我:“咋死的?”

                            “我還想問你呢......”我嘆了口氣:“今天去看,他是在門外吊死的,公安說是他殺,但是......”

                            我話還沒說完,老爺子就打斷了我的話,很淡定的看了我一眼:“既然公安都說是他殺了,那就等著公安找兇手唄,咱只當看個熱鬧。”

                            “看熱鬧?”我側過臉,往門外看了一眼,確定藥鋪外沒人,我才問老爺子:“爺,有句話我不知道該問不該問。”

                            “啥子話?”老爺子一愣。

                            “麻老三......不會是你殺的吧?”我故作緊張的問道:“昨天你就說了,他活不過明天,而且麻老三跟你的關系一向不好,當然了,我感覺他挺喜歡你的,可你不喜歡他啊!”

                            一聽我這么說,老爺子氣得臉都白了,連著咳嗽了幾下,呸的一聲往垃圾簍里吐了口痰。

                            “你信老子大義滅親嗎?”老爺子問我。

                            我點點頭說信,你說你六親不認我都信。

                            “你個龜兒!老子沒事殺麻老三做啥子?!”老爺子惡狠狠的瞪著我:“老子明著跟你說!雖然我早就想讓他死了!但麻老三的死確實跟我沒關系!我......”

                            “那你咋知道他會死?”我追問道。

                            “你個瓜娃子故意這么說,是想來套我的話吧?”老爺子瞥了我一眼,點上卷煙抽了兩口,問我:“麻老三是被人吊死在門外的?”

                            “可不是么!”我點點頭:“如果是自殺的話,雙腳必然離地啊,但他是站著吊死的,而且他手里還有半截舌頭!”
                            广东十一选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