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utput id="1hzfv"><noframes id="1hzfv">

    <font id="1hzfv"><menuitem id="1hzfv"></menuitem></font><sub id="1hzfv"></sub><menuitem id="1hzfv"><video id="1hzfv"><address id="1hzfv"></address></video></menuitem>

            <ins id="1hzfv"><dl id="1hzfv"></dl></ins>

              <progress id="1hzfv"><rp id="1hzfv"><form id="1hzfv"></form></rp></progress>
              <nobr id="1hzfv"><meter id="1hzfv"><dfn id="1hzfv"></dfn></meter></nobr>

                <th id="1hzfv"></th>

                      <sub id="1hzfv"></sub>

                      <address id="1hzfv"><progress id="1hzfv"></progress></address>
                      <track id="1hzfv"><meter id="1hzfv"></meter></track>

                      <nobr id="1hzfv"></nobr>

                      <address id="1hzfv"></address>
                      <address id="1hzfv"></address>

                            皮膚
                            字號

                            44號棺材鋪

                            點擊:
                            朔月有個牛逼的職業,叫做——收尸的!
                            朔月有個牛逼的師父,叫做——辰旭你大爺的!
                            剛開始,朔月負責賺錢養家,辰旭負責貌美如花。
                            到后來,朔月負責撒嬌賣萌,辰旭負責專業給徒弟收拾爛攤子。
                            總之,這是一個豬隊友不斷互坑爆笑鬼故事。
                            閱讀此書的書友將肩負一個光榮而偉大的任務,那就是:幫作者撿節操。

                            ☆、1.第1章 沒爹沒娘的野孩子

                            14年前,她在大年初一的夜晚被拋在孤兒院門口,那夜晚暗淡無月,于是取名“朔月”,無姓。

                            ***

                            朔月仰起頭,在尖銳的嘲笑聲中,淚水迷蒙了她的雙眼。

                            男孩手里握著一根棍子,而棍子的另一端挑得高高的,垂下一根釣魚絲,緊緊地懸吊著一只黑貓的脖子,那只黑貓一動不動,身子隨著調皮男孩的晃動而一搖一擺,鮮血一滴一滴往下滴,滴在朔月還沒有寫完的作業本子上,頃刻間,暈開了一片。

                            “小可……”朔月顫抖著、輕輕地呼喚,不敢相信親愛的小伙伴在眼前被無情謀殺的事實!

                            她伸出手,想去把黑貓抱下來。

                            但是棍子一搖,黑貓的尸體一下子就甩到了另一邊。

                            “哈哈哈!!!”周圍爆發出一片哄笑,是那么的刺耳。

                            “你把小可還給我……”她哭著離開座位。

                            男孩哈哈笑著,把棍子背在肩上,靈活地在教室里跳過一張張椅子。

                            她追了過去,一路磕磕絆絆,雪白的肌膚撞出不少瘀痕。然而,她始終追不上男孩,總是離黑貓有著五步之遙!

                            耳邊充滿了同學們的哈哈大笑,沒有一個人幫她,所有人都將她當做一場好戲!

                            所有人都在嘲笑她,只是因為她和其他同學不一樣,她沒有父母,也不知道父母是誰!

                            所以,她就活該被欺負?

                            不,不該。

                            她停下來,氣呼呼地站在第二排過道中,冷冷地盯著那提著黑貓尸體的男孩子。

                            男孩很快就發現了朔月沒有追上來,他“咦”了一聲,停下來,回頭看了一下。他們之間隔著一排雙人桌椅,很是安全。他壞心眼冒上來了,朝朔月探出身子,將黑貓尸體提到朔月的面前,調笑著:“小雜種,你來啊,來啊……”

                            朔月不為所動,只是死死地盯著這個人,記住他,記住他曾經是如何欺負自己的!

                            男孩更加放肆地湊近一點,晃著黑貓的尸體去拍拍朔月的臉頰,見她仍然一動不動,就忍不住地把平常經常說的話挑出來:“小雜種,沒爹沒娘的小雜種……”

                            “王小明!!”一聲尖銳的叫聲打斷了教室的喧鬧聲,所有人都愣了,就在男孩失神的時候,朔月忽然踩著椅子,跳過兩排桌椅,朝男孩狠狠撲了過去!

                            一下子,兩人撞翻了桌椅,男孩的腦袋磕到了第一組的桌角上,一下子磕出了血。他摸了摸腦袋,看到手指尖上的鮮血,痛苦感席卷而來,他抖著腿,嚇破膽子地慘叫:“血——!”

                            他的聲音被打斷,朔月像是發瘋似的,騎在他的身上,小拳頭拼命地砸到他的臉上,打還打不夠,朔月還抓起他的衣領,拼命地把他的腦袋吵椅子角磕去,磕得他頭破血流!

                            許久,同學中有人回過神來:“快!朔月發瘋了!快叫班主任來!!”

                            半個小時后。

                            朔月和王小明一起站在了班主任辦公室里,班主任是一個時髦的性感美女,而她的桌子上,還放著一具黑貓尸體,一具被釣魚絲吊在竹棍上的尸體。

                            班主任一拍臺:“說!究竟是誰先動的手?”

                            王小明嚇了一跳,怯怯地抬起手指,指了指朔月。

                            朔月大眼睛里噙著淚珠,緊緊地盯著桌上的黑貓,但淚水就是倔強地不肯掉下來。

                            班主任看她這個模樣,就氣不打一處來,罵道:“朔月,你說你為什么要打人?”

                            “王小明殺死了我的朋友!”朔月委屈地說,嗓子像是被淚水泡過一樣,沙啞了。

                            班主任一巴掌扇了下去,朔月白凈的小臉上,一下子就冒出來了一個比臉還大的紅色手掌印。班主任往她身上吐了一口口水,說:“一只貓而已,能和人命比嗎?要是你把王小明打死了,我怎么跟他爸爸媽媽交代?怎么跟學校交代·?你看看你都做了什么?一個女孩子,竟然學男生打架?還把人打出血了?朔月你知不知道什么叫做人命關天?你爸媽沒教你……不,你根本就不知道你爸爸媽媽是誰!果然是個沒教養的野孩子!”

                            越說越氣,班主任抬手就朝朔月弱小的身子上打去,打了幾巴掌之后,她覺得手都被朔月的骨頭給硌得疼了,干脆拿起桌面上的教科書朝朔月打去。朔月也不吭聲,不管身上有多疼痛,她就是咬緊嘴唇不喊疼!

                            這些欺負她的人,她會把所有人的樣子都記在眼里,不管是一年、還是十年,總有一天,她會報仇的!

                            就在這個時候,辦公室外傳來了一個男子的聲音:“常老師?”

                            班主任這才停了下來,看清來人,馬上換上了溫柔的笑臉:“小明的爸爸呀?你總算來了!來,小明,跟我去見爸爸。”說完就溫柔地牽起王小明的手,領著他朝男人走去。

                            朔月見他們都走了,她原本把自己當做木頭人,任打任罵,這個時候立馬變得機靈起來了。她一邊看著班主任站在門口和小明爸爸說笑,就迅速地把纏在黑貓脖子上的釣魚線解下來,然后把黑貓小心翼翼地摟在懷里,與全世界斗爭的倔強模樣在黑貓擁進懷里的一剎那變得的溫柔了。

                            她輕輕地撫摸這黑貓再也不會動彈的身子,輕輕地說:“小可,我們回家!”

                            她貓起腰,躡手躡腳地朝窗戶走去,就在經過班主任電腦桌面前的時候,她發現班主任的電腦是開機的,于是一個主意從她的腦海里冒了出來。她看了看班主任,班主任一直在門口和小明爸爸說話,背對著她,于是她趕緊地把班主任電腦里的圖片文件夾找了出來,當她打開看見班主任在辦公室里與校長抱在一起的十八禁照片之后,她勾起了報復的微笑。

                            鼠標輕點,她將這些照片發到了學校論壇上,這才抱著黑貓爬上窗口離開。

                            就在她一腳跨在窗外,一腳還留在辦公室里面的時候,班主任發現了她的逃跑,大吼一聲:“朔月,你敢跑,我就打斷你的狗腿!”

                            朔月調皮地沖她做了一個鬼臉,然后笑容燦爛地跳出了窗口。

                            她抱著黑貓朝校門口跑去,嘴角笑著,可是眼淚卻一直在風中橫流。

                            小可,人心都是偏的,所以這個世界上沒有絕對的公平。

                            這個世界沒有人的心是偏向我的,但如果有一日,我碰上一個為我偏心的人,哪怕是偏那么一點點,我也愿意用我的生命去討他的歡心……

                            ☆、2.第2章 從此以后,我就是她的家人

                            班主任追到窗口,看著那小小的背影在視野里越跑越遠,她氣急敗壞地沖那背影大吼:“朔月,你有種別回來!別以為你沒爸爸媽媽,就沒有人能管得了你,你這小雜種!”

                            但是朔月卻不聽她的,很快就消失在了她的視野里。

                            她喊不回朔月,于是氣呼呼地走回到小明爸爸的身邊,當她回到小明爸爸的面前的時候,立馬換上了和藹的微笑。她不安地搓著手,尷尬地說:“真的不好意思呀,王先生,讓你的兒子在我們學校里碰上這樣的事情。剛剛那女孩子是個孤兒,就是有娘生沒娘管的野孩子,我們管也管不住她。你兒子傷成這個樣子,我們也找不到那女孩的爸媽來賠醫藥費,這樣吧,醫藥費我們學校賠付一半?”

                            小明爸爸心疼地抱著兒子,看著他已經簡單處理過的傷口,但仍然是掩蓋不了對朔月的憎恨:“那野雜種究竟是怎么一回事?沒爸沒媽,就該扔到街上去做乞丐!你們學校是怎么一回事呢?竟然還讓這么沒家教的野雜種進學校里來讀書?”

                            班主任尷尬地笑著:“這不是九年義務教育嘛……”

                            這個時候,有個男人走了進來,敲門問:“請問,朔月在這里嗎?”

                            當班主任的目光落在男人的身上的時候,忍不住倒抽了一口氣。

                            因為這個男人長得太英俊了!

                            他穿著小西裝,顯得彬彬有禮,那氣度就像是畫里面走出來的貴公子一樣!

                            班主任的眼睛里一下子刷出了兩個金錢的符號,她忍不住想:這個人一定很有錢,我長得這么美,說不定他會對我一見鐘情,進而展開瘋狂的追求,然后我們談一場轟轟烈烈的戀愛,最后我們步入人生禮堂……那個禿頂校長,讓他見鬼去吧!

                            班主任勾起一個迷人的微笑,湊上去對西裝男人說:“先生,你找朔月做什么?那野小孩是不是也欺負你的小孩了?沒事的,我以后會好好管教她的,唉,這沒爹沒媽的孩子就是這樣子,都怪她爸媽把她丟在了孤兒院門口……”

                            男人微笑著用一根手指推開了班主任想要湊近的身體:“從此以后,我,就是她的家人。老師請自重。”

                            班主任僵化了。

                            這個時候,辦公室里其他位置上的老師忽然“嘩”的一聲笑了出來,這異常的喧嘩聲讓班主任變得不安起來,有個男老師站起來沖班主任說:“常老師,你的果照曝光了!”

                            班主任嚇了一跳,趕緊沖到附近一個老師的電腦前,她看到了自己和校長在辦公室里拍的那些十八禁火熱照片,也想起朔月逃跑的路線正是從她的電腦面前跑過去的,一瞬間她明白了是怎么一回事,兩眼一翻,活活氣暈了過去。

                            西裝男人將辦公室里的一切丑態都收在眼底,他搖了搖頭,微笑著離開了。

                            在走的時候,他從上衣的口袋里,夾住一張黃色的符紙,輕輕一抖,符紙張開,竟然是一個小巧的紙人。

                            “去吧,把朔月找到。”他松開手指,那小紙人好像通了靈性一般,對他點點頭,像是乘著清風一般,飄出了走廊。
                            广东十一选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