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utput id="1hzfv"><noframes id="1hzfv">

    <font id="1hzfv"><menuitem id="1hzfv"></menuitem></font><sub id="1hzfv"></sub><menuitem id="1hzfv"><video id="1hzfv"><address id="1hzfv"></address></video></menuitem>

            <ins id="1hzfv"><dl id="1hzfv"></dl></ins>

              <progress id="1hzfv"><rp id="1hzfv"><form id="1hzfv"></form></rp></progress>
              <nobr id="1hzfv"><meter id="1hzfv"><dfn id="1hzfv"></dfn></meter></nobr>

                <th id="1hzfv"></th>

                      <sub id="1hzfv"></sub>

                      <address id="1hzfv"><progress id="1hzfv"></progress></address>
                      <track id="1hzfv"><meter id="1hzfv"></meter></track>

                      <nobr id="1hzfv"></nobr>

                      <address id="1hzfv"></address>
                      <address id="1hzfv"></address>

                            皮膚
                            字號

                            龍女傳說

                            點擊:
                            拆了龍王廟夜夜夢到老龍要吃我,為了活命神漢竟要我和龍女結妖親……

                            第一章 祭龍王

                            我出生在偏遠的農村,每年二月初二都會祭龍王。

                            記得那九歲,村長說龍王廟太破舊了,想拆了破舊的龍王廟搞擴建。

                            村里的人都敬神,認為這是好事兒,最后在村長的張羅下,出錢的出錢出力的出力……

                            可就在動工的當天,村長便被龍王像給活活砸死了。

                            村民本想迅速的把龍王像給挪開,好把村長的尸體給拖出來。可是十幾個大漢一起用力,竟然不能挪動石象分毫。

                            聽說最后還是村民在龍王廟里點了香燒了紙,祈求龍王開恩,這才挪開龍王像。

                            龍王像雖然是被挪開了,可村長哪還有救?整個人血肉模糊,完全沒有了人形……

                            村長死后,再沒有一個人敢動龍王廟一磚一瓦。

                            而接下來的幾天,村里接連出現怪事。先是村里好幾個娃說,半夜里夢到村長叫他們去河里洗澡,然后這幾個娃便陸續的淹死在自家的水缸里。

                            幾個孩子的頭七還沒過,村長的老婆、兒子兒媳,也都一個接著一個的自殺上吊,死相極其詭異……

                            那幾天,村子下起了大暴雨,恐怖的氣息迅速的在村子里蔓延,人人自危。

                            每家每戶晚上都不敢出門,早早的關門熄燈。村里人心惶惶,認為拆龍王廟的時候沒有事先禱告祭祀龍王爺。

                            因此觸怒了龍王老爺,龍王發怒就收走了幾個童男童女。同時,也讓村長家得了報應,還連降暴雨懲罰我們。

                            村民們害怕龍王爺降罪到自己家,紛紛跑到龍王廟上香,還請來隔壁村的神漢棺材劉。

                            棺材劉在我們村子以及龍王廟里轉了一圈,大罵村長不是好人,還讓人從村長的堂屋里挖出一個石頭制作的龍頭。

                            還說什么,村長讓我們拆龍王廟,其實是為了破龍王廟風水,轉而增強自家祖屋的風水運勢。

                            如今龍王爺發怒了,要吃人,不吃飽是不會罷休的,所以需要每戶都準備一份貢品。

                            然后去河邊給龍王上供道歉,還說只要河里的龍王爺吃飽了,也就不吃人了。

                            因為我爹媽去得早,所以家里只有奶奶和隔壁的二叔二嬸。

                            奶奶對這事兒很上心,在祭祀的當天,便早早的把我給拽了起來,然后強行將我帶去了小河邊。

                            來到小河邊的時候,發現這里已經聚集了很多人。除了棺材劉在小河邊上手舞足蹈、又唱又跳,還有好些個村民對著小河又跪又拜,祈求龍王爺的寬恕。

                            奶奶讓我跪下,我卻很是生氣的說不跪。奶奶從小都疼我,見我不跪也就沒有為難我,只是讓我燒了幾張紙錢。

                            那時候年紀小不懂事兒,看見供桌上有很多好吃的,便悄悄的溜到了貢桌下。趁人不注意的時候,就偷偷的拿桌上的貢品吃。

                            開始的時候也沒人發現我,可等到給龍王獻祭的時候,卻被逮了個正行。

                            結果可想而知,當場便被二叔一頓胖揍,最后還被二叔逼著給龍王爺磕頭認錯,腦門都磕紅了這才罷休。

                            本以為這事兒就這么完了,可是回家的當晚便夢見了村長和一條會飛的龍。

                            村長站在小河邊上,笑著讓我去河邊洗澡。那條會飛的龍盤旋在半空之中,說要吃了我。

                            不僅如此,接下來的幾天,我一直高燒不退,整日整夜的處于半醒狀態。

                            而且我還老是看見村長在我們家來來回回,進進出出。而且每次來都很焦急的樣子,都跑到床邊看我一眼,好似還在嘀咕;怎么還沒死,這樣的話。

                            每次見到死去的村長,我都想大叫。可是剛一張嘴,便感覺喉嚨里塞了東西,就是發不出聲。

                            我爹媽都不在,奶奶和二叔見我這個樣子,急得就和熱鍋上的螞蟻。

                            后來還是二嬸把隔壁村的神漢棺材劉給請了過來,棺材劉見躺在床上奄奄一息的我,臉色當場便是一變,嘴里赫然大吼一聲:“滾,看我不讓你魂飛魄散!”

                            說完,棺材劉便火急火燎的往屋外跑去……

                            當棺材劉回來的時候,盡顯疲憊,手里還多了一個裝骨灰的黑盒子。棺材劉從罐子里抓出一把白色的粉末,讓奶奶兌著開水給我喝。

                            棺材劉說,這是黑狗的骨灰,黑狗殺氣重,吃了它的骨灰,看這小鬼還敢有什么動作!

                            那東西兌了開水之后,變得和芝麻糊差不多,味道又苦又澀,難以下咽。我本來是不想喝的,可是被二叔捏著鼻子強行灌了下去,這才算完。

                            說也奇怪,喝了那東西之后,不到兩個小時我的高燒就退了。

                            奶奶和二叔見我病情好轉,連連對著棺材劉道謝,而且二叔還塞了二十塊錢給棺材劉。

                            可是棺材劉說什么也不要,還說什么這事兒躲過了初一,也躲過不十五。還說;他能暫時打發走村長,龍王爺那兒卻不肯消氣兒。

                            因為二叔家沒有孩子,所以我是家里的獨苗。奶奶帶著哭腔求棺材劉,讓棺材劉一定幫忙想個辦法救我這顆獨苗。

                            說話的同時,二叔還頂著二嬸的憤怒的目光拿出了一百塊錢,讓棺材劉無論如何也要幫我過了這一關。

                            棺材劉沉思了一會兒,這才點了點頭……

                            隨后,棺材劉拿了一張奇奇怪怪,上面畫有花紋的黃紙給我,說這個東西叫做黃符。還告訴我,說三日之后的晚上,一定會有人來找我。讓我到時候在臉上抹上鍋底灰,穿好蓑衣斗笠,拿著他給我的這道黃符躲到床底下睡覺。

                            讓我不管聽到什么或者看到什么,都不要說話或者答應,還說只能等到天亮以后,我才可以出來。

                            棺材劉對我說完這些,又對著奶奶和二叔鄭重的重復了一遍,然后便離開了我們家,說等第四天早上他才會過來。

                            轉眼之間,已經到了第三天晚上。

                            奶奶和二叔早早來到我的屋子,然后按照棺材劉所說,奶奶用鍋底灰在我臉上摸了一個遍,把我弄得和非洲難民差不多。

                            而且二叔還恐嚇我,說我要是敢擦臉上的鍋底灰,他就要揍我。并且讓我今晚不管聽到了什么看到了什么,都不能發出聲音和離開床底下。

                            二叔很兇,我怕二叔揍我所以連連點頭答應。

                            等到了睡覺的時間,奶奶不知道從哪兒搬來了一個稻草人,在稻草人腦袋上貼了一張有鼻子眼睛的白紙,然后又給稻草人穿上了我平時穿的衣服,最后將稻草人放在了我的床上,并且用被子蓋好。

                            同時,奶奶還在床底下給我撲了一層草灰,讓我穿戴好蓑衣斗笠,讓我現在就拿著棺材劉給我的那道黃符躲到床底下去。

                            奶奶和二叔見我爬進了床底下,又對我叮囑了幾次,然后才轉身離開。

                            等二叔和奶奶走后,我獨自在床底下打量了一會兒,然后便睡著了。

                            可當我再次睜開雙眼的時候,卻感覺全身上下涼颼颼的,就算身上裹著蓑衣也感覺冷。

                            而且這會兒我還發現屋子里多了一個人,屋子很黑,看不清那人的樣子,只能模糊的看清一個大體的輪廓。

                            那個人很高大,不斷在我房間里來回走動。

                            我害怕,認為是小偷,所以不敢說話。只是躲在床底下警惕的盯著他,可是那個人卻在這個時候用著很是疑惑,且有氣無力的聲音開口道:“奇怪了,怎么沒人呢?”

                            說話的同時,那個人還在我的房間里翻箱倒柜,還低頭往床底下看,我穿著蓑衣,帶著斗笠,加上我臉上抹了鍋底灰,他好似并沒有發現我。

                            他在我房間里來回走了幾次,漸漸的變得很暴怒。不一會兒便開始撕扯我床上的稻草人,嘴里不斷重復“人呢?人呢?我要找的人呢?”這樣的話。

                            這個陌生人很是生氣,而且我又不認識,我很害怕。但還是死死的捏著棺材劉給我的那道黃符,躲在床底下一動未動,也沒有發出任何聲音。

                            直到村的雞叫了,那個奇奇怪怪的人才怒氣沖沖的推門離開。

                            等那人走后不久,棺材劉第一個就沖進了屋子。見我好好的躲在床底下,顯得很高興,急忙的就把我給拖了出來。

                            奶奶見我沒事兒,也不嫌棄我身上臟,一把就將我摟進懷里,哭腔著說“沒事兒就好”。

                            二叔也是高興的對著棺材劉連連道謝,還說今天中午就讓棺材劉在我家吃飯……

                            可二叔感謝的話還沒說完,棺材劉便硬生生的打斷了二叔:“先別高興,這只是第一晚。要是小城今晚還能挺過來,這小城啊!也就真的沒事兒了……”

                            第二章 女人衣

                            棺材劉還沒說完,奶奶跟二叔臉色驟然一變,就要說話。

                            不過這時候,棺材劉卻是自顧自的接著說道:“罷了罷了!只要小城乖乖聽我的,他不會有事兒的!”

                            后來,棺材劉神神秘秘的和奶奶以及二叔單獨說了幾句。然后棺材劉摸了摸我的腦袋,便離開了我家。

                            棺材走后,奶奶把我叫到身邊,二叔則急匆匆的離開了村子。

                            我問奶奶,問二叔這是去哪兒?奶奶說二叔是去給我買衣服去了。

                            山里窮,一年到頭也未必能置辦一件新衣服。聽二叔是去給我買新衣服去了,那真叫一個高興。

                            可是奶奶的表情卻與我截然相反,眉頭緊鎖,一臉的憂慮。

                            二叔出去了一上午,下午回來的時候給我買了一身花裙子,我不穿,他粗暴的套在了我身上。

                            當時年歲雖然不大,但也知道這是女孩兒穿的,連連說二叔騙人。

                            剛吃完晚飯,棺材劉來了。棺材劉來的時候,手里還抱著兩個棺材鋪常用到的白紙人。

                            棺材劉對著二叔和奶奶交代了幾句,隨后便把那兩個紙人交給了我奶奶,讓她晚上將其放在我床上。

                            然后來到我的身邊,也不顧我哭喊,硬是扯了我好幾根頭發,然后就帶著詭異微笑就離開了。

                            后來我在奶奶和二叔的對話中,聽說棺材劉這是要去龍王廟。說什么,女孩衣可以壓住我的陽氣,什么紙人背上已經貼上了我的生辰八字,加上剛才的頭發,這事兒應該能成什么的……

                            其它的我沒有聽清,也搞不懂大人們在做什么。只是感覺神神秘秘的很奇怪,而且還不許我多問。
                            广东十一选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