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utput id="1hzfv"><noframes id="1hzfv">

    <font id="1hzfv"><menuitem id="1hzfv"></menuitem></font><sub id="1hzfv"></sub><menuitem id="1hzfv"><video id="1hzfv"><address id="1hzfv"></address></video></menuitem>

            <ins id="1hzfv"><dl id="1hzfv"></dl></ins>

              <progress id="1hzfv"><rp id="1hzfv"><form id="1hzfv"></form></rp></progress>
              <nobr id="1hzfv"><meter id="1hzfv"><dfn id="1hzfv"></dfn></meter></nobr>

                <th id="1hzfv"></th>

                      <sub id="1hzfv"></sub>

                      <address id="1hzfv"><progress id="1hzfv"></progress></address>
                      <track id="1hzfv"><meter id="1hzfv"></meter></track>

                      <nobr id="1hzfv"></nobr>

                      <address id="1hzfv"></address>
                      <address id="1hzfv"></address>

                            皮膚
                            字號

                            通靈詭醫

                            點擊:
                            我是個醫生,救死扶傷,游走于生與死的邊緣。 我懂驅鬼法術,并且精通巫、道兩家之長。 在拿手術刀救人同時,也在用法術拯救這個世界。 并且再偷偷告訴你一聲,我還會醫鬼! 有一天,我收到了塊人皮,那是登上幽靈火車的車票…… 從此,過陰胎遇到通靈女,詭秘的人皮尸出沒,邪惡鬼鳥再現人間,無人鬼村里的七盞油燈會是這一切罪惡來源嗎?

                            第一章 孕婦腹中的鬼鳥

                            我是一生下來就是個不會哭的孩子。按民間說法,不會哭的孩子不成人,是長不大的。

                            我出生的那天晚上,風雨交加,雷電齊鳴。

                            爺爺雖然是個醫生,但卻回避了為自己兒媳接生的尷尬,找來了本村有經驗的接生婆。我生下來時據說像只大老鼠,非常瘦小,接生婆提起我在腳心無論怎么拍打,我就是一聲不響,更別說流眼淚了。

                            “伢子他爹,小娃娃不會哭,我還是頭次遇見。”接生婆跑到外屋跟爺爺說。

                            爺爺吧嗒吧嗒抽著不帶嘴的紙煙卷,擰著眉頭一聲不響,這民間有什么傳說,他心里比誰都清楚。更何況他老人家并非真正意義上的醫生,按照老一輩人說法叫“巫醫”,我是什么情況,他心里跟明鏡似的。

                            而老爸當時還是個“大孩子”,聽說添了個兒子,只顧高興了,壓根沒在意我這不哭有啥不對。奶奶卻懂這些道道,當時哭著跟我爺爺說,老頭子,你救了一輩子的人,這次說什么也要救救自己的孫子。爺爺顯得很煩躁,把煙頭丟地上踩滅,就要回自己屋子。

                            這時突然有個女人跑到我們家,進門就叫:“良子叔,我姐很難受,你快去看看。”

                            這是吳寡婦妹妹。吳寡婦結婚不到一年,丈夫便死了,守寡兩年后忽然懷孕,山村里的人都是老封建,戳著她的脊梁骨唾罵不守婦道。但爺爺心地善良,不管什么人有病,他都不會拒絕。

                            爺爺忙跑到里屋拿了醫藥箱,跟著吳寡婦妹妹出門。我奶奶知道吳寡婦情況,才懷孕五個多月,還不到生產時候,估計動了胎氣什么的,爺爺很快就會回來。她老人家怕我媽聽到孩子咋滴再有個好歹,于是忍著啥也不說,包了紅包給接生婆讓她回家了。

                            沒成想爺爺這一去五個小時后才回來,進門已經是凌晨三點了。他老人家回來后整個人丟了魂兒似的,呆呆的什么也不說。他還沒吃晚飯,奶奶趕緊端上一盤煮黃豆,盛了一大碗棒子面糊。爺爺吃飯喜歡喝兩口,這會兒由于天晚了,奶奶也不給他拿酒。

                            豈知爺爺嘆口氣說:“讓我喝點吧,怕是以后再也喝上不了。”

                            奶奶一聽這話便是一驚,忙問:“到底咋了?”說著把酒瓶掂過來。

                            爺爺又嘆口氣說:“吳寡婦死了!”

                            “你把人治死了?”

                            爺爺倒上酒,一邊喝一邊把事情說了一遍。吳寡婦懷的是個怪胎,爺爺心里早就很清楚,不像是偷漢子懷上的。并且這怪胎不能打掉,搞不好就是一尸兩命。可是剛才去了之后,聽吳寡婦妹妹說,她昨天去城里回來時買了點保胎藥,結果讓姐姐吃下后,半夜肚子開始疼起來。

                            這一把脈爺爺臉上變了色,不行了,胎保不住了。但這關系到一尸兩命啊,爺爺急忙讓吳寡婦妹妹去找點雞血和狗毛過來。這巫醫我后來才搞明白,其實就是祝由科一門,救人治病,從不用西藥片,也很少用草藥。什么老鼠尾巴、雞冠血、王八眼珠等等稀奇古怪的東西,加上符灰這么一調和,喝下去藥到病除。

                            吳寡婦家里養著雞狗,馬上把東西拿了過來,爺爺把狗毛燒成灰,配合雞血和符灰調水讓吳寡婦喝下去。可是堅持了幾個小時,最終還是沒能保住胎兒。可恐怖的是,怪胎將吳寡婦整個身子內里掏空了,最后只剩下一張皮,包著一副骨架,死的相當慘厲。胎兒吃空了內臟后,突然沖破肚皮飛出來,跟只烏鴉似的黑鳥,小臉卻是人面,一閃之際撞破窗戶,消失在風雨交加的黑夜之中。

                            爺爺知道大禍臨頭,這種怪胎不會放過他的,并且攤上這事還會禍及三代。他非但活不到天亮,他的兒孫之后也會遭受魚池之殃。

                            奶奶聽完頓時嚇傻了,加上孫子天生不會哭,老太太一口氣轉不過來,暈了過去。等她醒過來的時候,發現天亮了,雨也停了,爺爺吊死在院子里那棵大榆樹上。我卻被放在澡盆里,不知道用什么藥水浸泡著,滿屋子飄滿了詭異的香味。

                            爺爺就這么去了,據奶奶說,他老人家臨死之前留下遺書,要把他所有的看病家伙和醫術典籍全都燒在墳前。或許不想讓后代再繼承這門巫醫,也或許還隱藏了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

                            那時九十年代,山外的世界很繁華了,山村里的生活還是很貧困的。爺爺死后失去了經濟來源,老爸于是出外打工,在附近一個礦場上做工人,在我五歲那年,被土炮崩山時崩死了。那一次事故,死的只有我爸一個人。奶奶嘴里念叨著,這是躲不過的災禍。但她老人家沒流一滴眼淚,而內心的傷痛卻比任何人都要大。

                            后來老媽又去山外打工,聽說跟一個工頭好上,他們私奔了。那年我才六歲。一時村里議論四起,說我天生不會哭是個煞星,出生當晚害死爺爺,后來又克死老爸,一個好好的家就讓我破敗了。

                            村里人都不讓自己孩子跟我玩,以免沾上霉運。我那時候盡管才六歲,可是什么都清楚,爸爸死了,媽媽不要我了,雖然奶奶把我視為掌上明珠,說句不好聽的,捧在手心怕摔著,含在嘴里怕化了,但我受人歧視,出門常受那些孩子們欺負和辱罵,幼小的心靈感到非常非常的孤單。

                            那年夏天,又是一個風雨交加的天氣。平時總受那些小王八蛋的欺負,都不敢出門,現在他們不出來了,該是我出去玩玩的時候。我那時到底年齡小,也不敢跟奶奶說,拿了一個化肥袋子披在身上跑出門,也不敢在村里玩,便跑上了后山。

                            我們這兒地處太行余脈,山上植被并不多,大多都是光禿禿的山頭,唯有村后山坡上有片濃密的樹林。跑到樹林里,喘了幾口氣,便扯開嗓子放聲大叫,把憋在心里長久的悶氣發泄出來,反正風大雨大,村里人不會聽到。

                            叫完后老爸的死,媽媽的私奔涌上心頭,我又忍不住放聲大哭,可嚎啞了嗓子,也沒流出一滴眼淚。一個才六歲的孩子,孤單瘦弱的小身板,在凄風慘雨中就像一根微弱的小草,顯得無比的孤寂,無比的渺小!

                            也不知干嚎了了多久,忽然聽到一陣“唧唧”聲傳來,像是鳥叫又像是山雞的聲音。到底是孩子,聽到這聲音,好奇的抬頭往上看,一時間我就嚇尿了。當時那個恐怖的畫面,都過去將近二十年了,到現在我依舊記憶猶新。

                            第二章 水泡子里的男人

                            我當時抬頭看到一只跟烏鴉一樣的黑鳥,站在樹枝上。雖然大雨傾盆,但它的羽毛卻半點沒濕,又黑又亮。它長了一張人的面孔,就像嬰兒小手那么大,面皮紫里透黑,眼珠是血紅的,帶有一絲陰冷笑意的唇角內,探出兩顆地包天式尖牙,看上去特別的鬼醫,特別的恐怖,頓時褲襠里一熱,撒了泡熱尿!

                            接著尖叫一聲,慌不擇路朝林子深處跑去。地面坑坑洼洼,加上泥濘濕滑,也不知道摔了多少跤。但跌倒又爬起來,咬著牙拼命往前逃。那時幼小的心里只有一個念頭,我要回家,奶奶還在等著我!

                            可是方向完全跑反了,越是害怕,越往山上跑,逐漸遠離了回村道路。

                            也不知跑出了多遠,我知道它就在背后緊緊跟著,陰冷的空氣,像冰塊一樣熨帖著脊梁,凍的我全身不住打著冷顫。緊咬牙關,將化肥袋子蒙住臉,心里想著你看不到我,你看不到我!

                            眼睛看不到路,于是倒霉的事情就發生了,跑著跑著,突然腳下一空,撲通就掉進了水里。

                            我們這一帶窮山惡嶺,根本沒有溪水河流,只有一個常年不干的大水泡子。以前我曾經偷偷在樹林里玩的時候見過,可是現在心慌意亂,又蒙上了雙眼,哪還記得。而這個水泡子在當地有著很多詭秘傳說,不大一個土坑,又沒有活水源,坑里的水卻多年不干,并且常年保持一個水平線,下雨不會漲,干旱時也不會落。

                            很多人都說在這里遇到過鬼,并且淹死過幾個小孩。村里人都不準孩子們進這片樹林玩耍,更不許接近這水泡子。奶奶當然也囑咐過我,但我每逢下雨天出來玩,只有樹林才是唯一不會讓人發現、也不會有人聽到的地方,所以每次都來這里,只不過從未接近過那個水泡子。

                            這次失足落水,我第一反應就知道掉進了水泡子里,由于不會游泳,心里一慌,咕嘟咕嘟連喝了幾口腥臭的污水。被這臭水一嗆,差點沒窒息過去,在水里手腳一陣胡亂撲騰,越撲騰往肚子里灌的水越多,感覺肺快憋炸了。

                            就在這時,窒息竟然緩解了,沒那么難受了。只是腦子里迷迷糊糊,說不出是啥感覺,也不知道自己是死了還是活著。手里似乎攥著一根冰冷的東西,體積不是很大,不過它好像在跟我傳輸氧氣,讓我能夠在臭水里活下來。

                            慢慢的睜開眼睛,發現眼前沒有水,只有無盡的黑暗。猶如置身于一個漆黑蒼涼的世界里,感覺不到窒息的痛苦,也感覺不到害怕,心里是出奇的平靜。

                            繼而,一扇古老殘破的大門,緩緩在眼前打開,就像做夢一樣,能在黑暗里看的那么清楚。一個臉色幽綠、眼珠鼓暴的中年人在大門開啟中,漸漸出現在視線內,他伸出一只瘦骨嶙峋的手掌,那意思我居然明白,他是來拉我一把的。

                            我毫不猶豫的伸過手被他握住,正當他在一點點的往里拉我,眼看就要進門了,猛然間后腦勺被什么東西敲了一下,痛的立刻睜開眼睛。

                            首先看到的是奶奶滿是皺紋的慈祥面孔,再轉頭發現我躺在一個陌生的老年男子懷里,他左手拿著一張黃紙摁住我的腦門,右手不住敲打后腦勺。我知道自己獲救了,心里一松,又閉上眼睛沉沉睡去。雖然又連續做了幾個同樣的噩夢,都是那個中年人在大門口里幽怨的盯著我,但三天之后,我安然無恙地醒了過來。

                            這次醒來后,發現不在自己家,奶奶告訴我是在隔壁天臺村,爺爺當年的一個朋友家里。而我們從此之后再也沒回自己村子石巖村,因為下雨那天,村里死了個跟我年齡相仿的孩子,據說死的很慘,只剩下一顆頭顱,脖頸以下全身都不見了。大家都說是我惹的禍,沖撞了太歲,不但死了個孩子,還丟失了很多牲口。

                            奶奶被他們罵的抬不起頭來,于是抱著我投奔了爺爺的朋友劉奎,那天醒過來看到的老人便是他。我問奶奶,她是怎么把我從水泡子里救回來的,我看到的那扇大門和中年男人,又是咋回事?
                            广东十一选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