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utput id="1hzfv"><noframes id="1hzfv">

    <font id="1hzfv"><menuitem id="1hzfv"></menuitem></font><sub id="1hzfv"></sub><menuitem id="1hzfv"><video id="1hzfv"><address id="1hzfv"></address></video></menuitem>

            <ins id="1hzfv"><dl id="1hzfv"></dl></ins>

              <progress id="1hzfv"><rp id="1hzfv"><form id="1hzfv"></form></rp></progress>
              <nobr id="1hzfv"><meter id="1hzfv"><dfn id="1hzfv"></dfn></meter></nobr>

                <th id="1hzfv"></th>

                      <sub id="1hzfv"></sub>

                      <address id="1hzfv"><progress id="1hzfv"></progress></address>
                      <track id="1hzfv"><meter id="1hzfv"></meter></track>

                      <nobr id="1hzfv"></nobr>

                      <address id="1hzfv"></address>
                      <address id="1hzfv"></address>

                            皮膚
                            字號

                            天才道士

                            點擊:
                            一個滿口忽悠的江湖騙子,在城里騙了人家女兒被打得鼻青臉腫,無奈回到鄉下當道士,卻從此崛起,但當他一心求道之時,想做個真正的道士,卻一個又一個的女人出現,三千紅塵,擾亂清修。

                            第一章 我欲修道

                            “7月28日,農歷乙末年六月三十,海南玉蟾觀主持,張至順道長,全真教龍門正宗第二十一代傳人,羽化仙逝,享年104歲。臨走前心有所感,預知大限之期將至,以香湯沐浴,穿新凈衣,囑咐門人,虔誠修行。說罷,逕返清虛,升天得道。”

                            十二層樓頂之上,風和日麗,陽光明媚,張昊看著平板電腦上的新聞,忍不住感慨。

                            “如今這社會,玄門沒落,老前輩們相繼去世。”

                            張昊嘆了嘆氣,放下平板,站起身來,居高臨下的俯視,著眼前繁華的中海市,頗有幾分仙風道骨的傲然。

                            曾經有妹子問他,“為什么不好好讀書,卻要修道?”他說,“修道可以成仙,站在高處,冷眼淡看紅塵凡俗,我喜歡這種感覺。”

                            就在這時,“砰”的一聲,頂樓門被人踢開了,張昊嚇了一跳,趕緊反應過來,心里暗道臥槽,催房租的來了,回頭看去,只見一中年大媽冷著臉。

                            “呦!吳大媽來了,這大冷天的,頂樓上風大,快到屋里坐,呵呵。”

                            張昊一個勁的笑臉,現在已是十二月份,一陣寒風掠過,張昊那瘦弱的身板,穿著破舊的棉衣,冷得打了個寒顫,那里還有半點剛才的仙風道骨。

                            吳大媽鄙視了看一眼張昊,“交房租了,已經欠三個月房租,一千五百塊。”

                            “呵呵,大媽您看,我手頭緊,能不能再寬限幾天。”

                            張昊笑得更燦爛了,混了這么多年,深知伸手不打笑臉人的道理。

                            好吧,他也得承認,他只在租了這頂樓的房子,因為頂樓便宜,否則這大冷天的,誰吃飽了撐著來頂樓望遠裝逼,但即便是頂樓一間十幾平米的小棚房,在中海市這寸土寸金的大城市,也得五百塊一月。

                            “再寬限了幾天?你倒是臉皮厚,老娘都問得不好意思了。”吳大媽冷聲呵斥,一臉的鄙夷,“我說張昊啊,你一個年紀輕輕的小伙子,整天不務正業,搞那些坑蒙拐騙的把戲。”

                            “呵呵……”

                            張昊依然是燦爛的笑,拖欠房租這種事,他早就練得爐火純青了,顏值比城墻轉拐還厚。

                            “最后三天,如果再不交房租,可別怪大媽我攆人了。”

                            這算是下最后通牒了,話完,吳大媽轉身就走了,懶得多廢話。

                            “呵呵,大媽放心,三天內一定交清。”

                            張昊還一臉的討笑,心里卻是暗暗叫苦。

                            張昊不是中海市的人,他是個孤兒,從長江河流飄下來,一直飄到安陽縣城南鎮的王家村,村里有一位孤寡的老道士,以幫人辦喪葬和看風水為業,也就他師父,師父年事已高,收他做個送終的徒弟。

                            幾年前,師父去世,留下的存款勉強讓他讀完了高中,高中畢業后,張昊才十八歲,就去了城里,一混就是四年,三教九流跑江湖那一套,他倒是學了個遍,但道士的本分,他卻忘得差不多了。

                            不得不承認,有些行業是需要天賦的,張昊從小聰明,但卻沒有修道的天賦,道書背得滾瓜爛熟,到了運用的時候,卻一竅不通。

                            就比如風水堪輿,書里說地形格局如何如何,道理他都懂,但就是看不準,少了一份眼力,至于道家正宗的丹道之術,他更是云里霧里。

                            而他又從小體弱,雖然一直堅持練內家拳,但練得和公園里的老太太打太極一樣,除了活動一下筋骨,絲毫沒練出道書里描述的那種感覺,依然還是一副體弱的猥瑣模樣。

                            當然,玄門之學,非凡夫俗子所能明悟,縱觀古代歷史,能在這一途有成就的人,少之又少,皆是數百年一出的奇人異士,而道教自漢朝開始,傳了兩千年,也就那么幾個屈指可數的人物。

                            張昊承認,自己只是一個普普通通的凡夫俗子,但入了這一行,也要吃飯糊口,只得以看相算命忽悠為業,成了一個江湖術士,但他太年輕了,做這一行就沒哪個是年輕的,生意太差,連生活都不能維持。

                            第二章 血光之災

                            “哎……”

                            張昊嘆了嘆氣,混得這么慘淡,有些心力憔悴。

                            拿出平板,這他身上最值錢的一件東東,是他運氣好,在古街撿到的,他考慮著把這平板買了,應該值兩千塊,夠交房租了。

                            不過仔細一想,這平板是蘋果牌的,兩千塊太虧,還是找人借錢吧,先度過這難關,明天就去工地找個板磚的活,慢慢把欠債補上。

                            張昊蹭著樓下的無線,翻出QQ,給唐小婉發了一條短信,“小婉妹妹,可以借我兩千塊錢么,江湖救急。”

                            他太窮了,一向獨來獨往,在中海市混了這么久,也沒什么朋友,這個名叫唐小婉的女孩,還是上個月才認識的,而且還是只個學生。

                            唐小婉才十五歲,剛上高一,學習成績很好,人也生得乖萌靚麗,是他們學校的校花,只是青春期的少女,有些叛逆和倔強。

                            上個月,張昊在古街擺地攤算命,唐小婉和幾個同學到古街游玩,一時來了興趣,就找他看相。

                            以他那拙劣的眼力,看相算命都靠忽悠,而幾個學生黨也只是無聊了找樂子,算命什么的,完全沒當回事,倒是他吹噓了一些鄉下的鬼怪玄聞,讓唐小婉很好奇,小女生嘛,就愛聽鬼故事,于是就經常來古街找他,這一來二去的,兩人就混熟了。

                            唐小婉的家境很好,每星期的零花錢就是幾大百,他借兩千塊救急,貌似也無傷大雅。

                            不過張昊心里,又覺有點羞愧,他一個大男人,卻忽悠小女生借錢,男人的自尊實在傷不起,但俗話說得好,一分錢難住英雄漢。

                            過了好一會兒,唐小婉回信了,“嗯嗯!”

                            見唐小婉答應了,張昊暗暗松了一口氣,借錢這種事,實在有些難以啟齒,還好他的顏值練得厚,趕緊回復,“古街,老地方見。”

                            張昊回屋換了一身舊長衫,戴上一副老墨鏡,扛起吃飯的家伙,招牌寫的是“張瞎子神算”,完全是江湖騙子的派頭,準備卻古街擺地攤,十塊一個,忽悠一個是一個。

                            到了古街,算命的家伙都擺上,有模樣的守生意,旁邊幾個同行見他來了,打著招呼笑臉,“張瞎子,今天來得早啊。”

                            “呵呵,幾位叔早啊。”

                            張昊也是一臉的笑容,這幾年走南闖北,混得八面玲瓏,深知這跑江湖的門道,見人說人話,見鬼說鬼話,正所謂同行是冤家,這古街的生意,做一個就少一個,但面子上還招呼得很親熱。

                            “張瞎子,叔看你今天印堂發黑,小心有血光之災。”

                            幾個同行似笑非笑,這小子就一個攪屎棍,年紀輕輕的,還裝瞎子,別人一看就是知道是忽悠,把他們的名聲都搞臭了。

                            “我輩修行之人,講究逢兇化吉,不怕血光。”張昊皮笑肉不笑,心里大罵臥槽,血光你妹,小爺可是讀過高中的人,從不迷信,靠的就是忽悠吃飯,居然在小爺面前玩這一套,回去多讀幾本書吧。

                            這時,一輛悍馬進了古街,下來幾個西裝革履的大漢,徑直走到張昊的攤子前。

                            張昊一愣,這丫的什么情況,來大生意了?

                            幾個同行則是幸災樂禍,今天一大早就有人來查張昊的底子,聽說這小子騙了人家閨女,被人家爹媽發現,現在找上門了。

                            “你就是張昊?”領頭的大漢問道。

                            “哦,我是張昊,幾位大哥是要看相算命?”張昊弱弱的問道,看這架勢,貌似來者不善,心里趕緊思量了一遍,他最近沒招惹誰吧。

                            “小王八蛋,就是你騙了我們小姐,給我打。”

                            大漢一聲冷喝,幾人一擁而上,完全不給張昊解釋的機會,砸了攤子,掄起拳頭就打。

                            張昊雖練了幾手拳術,卻都是花架子,那里招架得住這一頓群毆,被打得鼻青臉腫,抱頭慘叫。

                            “大哥,別打了,別打了,冤枉,冤枉啊。”

                            張昊狼狽討饒,被打得莫名其妙,他雖是個忽悠,但從沒騙過女人啊。

                            “小崽子,還敢叫冤枉,這短信是你發的?”

                            大漢拿出手機,掛著唐小婉的QQ,正是張昊借錢的信息。

                            第三章 開竅(上)

                            張昊不傻,立刻明白過來,唐小婉還是個不懂事的小女生,家里有爹媽,發現和一個抗蒙拐騙的江湖術士有來往,并且這江湖術士還是年輕人,如今的社會這么亂,人家爹媽會如何想?顯然以為他是個騙子,而他還開口借錢,跳進黃河也洗不清。

                            “誤會,誤會啊。”張昊郁悶哭了。

                            “小子,我們唐總心善,這次給你個教訓,三日之內,滾出中海市,否則晚上走夜路當心了。”

                            丟下一句狠話,幾人上車,出了古街。

                            “張瞎子,叔剛才說什么來著,小心血光之災!”幾個同行戲謔的笑了,又有幾分鄙視。

                            江湖有句老話,千萬別招惹女人小孩,張昊這小子,居然敢騙小女人,玩一手“拆白局”,被人家爹媽找上門,打一頓算輕松了,如果遇到心狠的,直接找人下黑手了。

                            “年輕人啊,做咱們這一行,就算看不準,那也不是騙,只是學藝不精,千萬別學拆白黨的把戲,這可是犯了江湖忌諱。”

                            一個老同行語重心長的說道,騙那些寂寞深閨的富婆也就罷了,居然騙小女娃,簡直喪盡天良。

                            “靠,我真心是被冤枉的。”

                            感受到幾個同行的鄙視,張昊是啞巴吃黃連,有苦說不出,這尼瑪何等的臥槽。

                            所謂“拆白黨”,這是舊時期的稱呼,指那些專門騙女人吃飯的小白臉,在江湖圈子里,“拆白”和“拐子”,可謂是過街老鼠人人喊打,即便是以騙術為生的江相派,也很是不屑。

                            “麻痹的,還好沒打死,這中海市是混不下去了。”

                            張昊揉了揉臉,青一塊紫一塊的痛,錢沒借到,還被打了一頓,攤子也砸了,還恐嚇他滾出中海市。

                            收拾起破爛東西,張昊默默的離開了。

                            古街做的都是傳統行業,手工藝、小吃、古玩、算命、畫糖人等等,張昊心里惆悵,一個人漫無目的的走著。

                            街邊有個農民大叔,提著一只烏龜吆喝叫賣,“鎮水龍龜,大補呦,便宜賣了。”

                            幾個游人圍觀,農民大叔吹噓著老龜,說是村里水井的鎮水龍王,已經養三百年,正宗的老靈龜。

                            張昊聽到“鎮水”二字,也心生好奇,過去看了看。

                            鎮水,這是風水堪輿的說法,古人在水里養幾只魚蝦烏龜,監視水質,如果水質有變,或是污水,或是投毒,魚蝦烏龜就會表現異樣,故曰“鎮水”,但久而久之,鎮水成了一種習俗,大戶人家的鎮水,養的都是奇珍品種,和現在的有錢人養寵物一樣,越是奇珍就越名貴。
                            广东十一选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