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utput id="1hzfv"><noframes id="1hzfv">

    <font id="1hzfv"><menuitem id="1hzfv"></menuitem></font><sub id="1hzfv"></sub><menuitem id="1hzfv"><video id="1hzfv"><address id="1hzfv"></address></video></menuitem>

            <ins id="1hzfv"><dl id="1hzfv"></dl></ins>

              <progress id="1hzfv"><rp id="1hzfv"><form id="1hzfv"></form></rp></progress>
              <nobr id="1hzfv"><meter id="1hzfv"><dfn id="1hzfv"></dfn></meter></nobr>

                <th id="1hzfv"></th>

                      <sub id="1hzfv"></sub>

                      <address id="1hzfv"><progress id="1hzfv"></progress></address>
                      <track id="1hzfv"><meter id="1hzfv"></meter></track>

                      <nobr id="1hzfv"></nobr>

                      <address id="1hzfv"></address>
                      <address id="1hzfv"></address>

                            皮膚
                            字號

                            五行蟲師

                            點擊:
                            神秘九州大地,一直活躍著蟲師的身影。
                            世間萬蟲皆出五行,每一種蟲子有一種屬性,每一個蟲師可以控制一種屬性的蟲子。
                            一次意外的打撈尸體,我得到了一把蟲尺,由此開始了我五行蟲師的道路……
                            ………………
                            我是鬼派風水師,更是號令萬蟲的五行蟲師。

                            第一卷 瓊花神蟲

                            ☆、第一章 河道

                            我叫蕭棋,八六年出生,江大哲學系畢業。09年從外公龍游水手上接過衣缽,成為鬼派第十五代弟子,玄門中人稱我為鬼派風水師。我有一只左眼是陰陽眼的黑狗,一把鬼派祖傳的捕鬼鎮尸的玉尺。憑此二物,行走紅塵,捕鬼鎮尸伏魔殺妖。

                            而在我離奇的經歷之中,除捕鬼鎮尸之外,所遇最奇特的便是蟲子和蟲師。

                            蟲子生命力強種類多,無所不在。受蟲師飼養,殺人無形。你可能無法想象有一種蟲子,專吸人腦髓;有一種蟲子,身形細弱如同鋼絲,鉆入你體內,則瞬間全身僵硬如同僵尸;有一種叫做三尸蟲的蟲子,自人出生便寄居體內,控制人的七情六欲……

                            天下萬蟲,雖品類復雜,然皆屬五行,世上便有金木水火土五種蟲師。

                            因我吃下五條至寶小蟲,又被稱為五行全能蟲師。

                            本篇便要講一講,風水和蟲子的故事。

                            碎話不表。

                            2010年7月1日清晨,狗小賤(黑狗的名字)的憂郁癥又開始發作,一大早就開始思考狗生大事,而隔壁的小花狗已經一發不可收拾地愛上憂郁的狗小賤,時刻傳來兩聲多情的叫喚。

                            石板下面,有五只黑色的蜈蚣正在酣睡。

                            就在這時,院門急促敲響。兩個全身濕透的大叔走了進來,水滴順著褲腿不斷地滴滴落下來,走進來便問:“蕭棋,你爸在家嗎?”

                            父親走了出來,交談幾句才明白,天熱小孩下河游泳,昨晚沉了一個,尸體尋了一晚上都沒有尋回,早晨過來找我幫忙,但大家都知道父親的脾氣,沒有他點頭我是不會接這個活的。

                            父親開口罵人,你們順著河流去找,讓我兒子幫什么忙!

                            我心中嘆息,我接過外公龍游水的衣缽一年了,父親還是不愿意接受這個事實,在他心里面,鄉村風水師地位低,娶不媳婦蓋不上房子,只能打一輩子光棍。

                            大叔嘆了一口氣,硬著頭皮接著往下說,原來這回古怪得很,找了十幾里都不見蹤影,小寶這孩子奶奶走親戚還沒有回,爸爸媽媽還在外地打工,接了電話往家里面趕。說到一半竟是紅了眼睛,鐵漢子流淚水本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父親跺跺腳轉身回屋,一句話也沒有說。

                            我喊道:“爸。我早去早回。”兩個大叔連忙派煙,我收拾玉尺和羅盤,喊了狗小賤一起出門。回頭看了一眼客廳坐著的父親,眼神充滿了無奈,已白發蒼蒼,君不見高堂明鏡悲白發,朝如青絲暮成雪。

                            父親忽然喊道:“你媽說今天中午做燒雞吃的……你早點回……”

                            走出這個鄉村小院這個破敗的院門的一瞬間,我感覺又重新踏入的玄門江湖,眼眶幾乎濕潤了。

                            此刻,我不知道的是,一千公里外的上海,在發生著一件奇怪的事情,很快就會把我卷入新的漩渦里面。

                            我們村子在湖北江西交界,綿延的丘陵,中間是小河流,流經百里匯入長江。從高山上面看,小河流過我們村子,呈現一個u字形狀,靠山這一帶是房屋,臨河一片沖擊原是農田。風水上講是一條回龍,這種形狀很適合居住,依山傍水,農田肥沃,郁郁蔥蔥。

                            兩個大叔一個叫蕭大龍,一個叫蕭大虎,按照輩分我喊他們為叔。兩人走得很快,步子很急。很快就到村前面的一條小河,停在了河拐彎處一個深水灣面前。

                            我在深水灣四周看了幾眼,或許是夏日烈日陽氣鼎盛的緣故,根本就看不出有什么奇怪的地方。岸邊已經來了幾十號人,手持竹竿拿著繩索打著赤膊。

                            隔壁大哥蕭義見我也來了,熱心地喊道:“就是這個深水灣,下游幾十里我們都找過,不見孩子蹤影。可能就是落在這一塊了。被水草一類絆住,最可怕的……”太陽光照下來,大哥汗水流得很快。

                            隔壁大哥話還沒有說完,我接話道:“最可怕的是水妖、水鬼、水怪把孩子的尸體給吃掉了!是吧?”

                            原本是一句玩笑話,蕭大龍聽了卻道:“難不成真是遇到古怪的東西了。”

                            我搖頭道,世界上沒有什么水怪的。古話說,人怕鬼三分,鬼怕人七分,我們這多人,嚇都把它嚇死。

                            我口上雖然這么說,但是心里著實吃不準,按理說,來了幾十號人當中不乏水性好的,若真是被水草纏住或者漁網纏住的話,早就應該發現了,也輪不到我下水去找。

                            這深水灣,肯定有古怪。

                            想到這里,我擦掉額頭汗水道:“我下水看一下,在我手上系上一根繩子,萬一有變故,把我拉上來就可以。”

                            就在這時,只見從村子里面來了一輛獨輪板車,上面坐著的是太爺爺,推車的是他五十歲的孫子。

                            農村最重輩分,我就有個十三歲的爺爺,每次宴席都指揮我干著干那,坐在一桌子第一個就要給他敬酒。

                            來的太爺爺宣統元年出生,已經百歲。瞎了一只眼睛,最喜歡吃螞蟻和土雞蛋,要是心情好,還要人陪著打幾圈麻將。板車拉過來,太爺爺一眼看著水灣,獨眼一亮喊道:“有妖氣,上來。”中氣十足,估計吃螞蟻吃出來的。

                            老老少少,有一個算一個,都穿著開襠褲在他面前晃悠過,太爺爺一句話,直接就上來。

                            太爺爺手里拐杖一指深水灣道:“這個地方,三七年清理河道的時候。挖出了一個地宮,中有一個棺材,忽然炸開,七只油缸擺成個七星陣點著燈,中坐一怪物,指甲全身盤滿,頭發直盤到腳下,皮膚烏黑,牙齒通綠。忽地一陣陰風吹來,油缸倒地,燒起一陣大火。等到大火消失的時候,那怪物已經不見蹤影,消失無影無蹤。”

                            有幾個年輕的小伙子呵呵地笑了起來,說怎么可能,這墓穴建在河邊,還七個大缸,水灌進來就把油燈給滅了。大人們的眼光斥責看來,笑到一半就閉上嘴巴,因為有小孩夭折,再好笑的事情也不能笑,不然這是不仗義不道德的。

                            我倒沒想到,自小生活的小村子,居然會有這樣的事情。

                            太爺爺嘆道:“當年河道修好,本想引水灌溉有個好的豐收年,可那一年日本鬼子打了進來。”

                            老人家絮絮叨叨地講了很多話,說自己家里掛著一把銹跡斑斑的大刀,當年就砍下三個鬼子腦袋瓜。發現說遠了,揮揮手讓他五十歲大孫子推他回去,牌局還沒散,今天只胡了五個清一色遠遠不夠,還要回去再戰。

                            太爺爺一說話,再也沒有人敢下水。我也不敢,手中的玉尺在大陽光照耀下,根本就沒有感應,曲尺墨斗一類本是木匠的用物,代表人類的智慧,我手上尺子對于臟東西感覺最是靈敏,現在根本沒有一絲反應,莫非是太爺爺說了假話,或者年紀大,記錯了。

                            我又將羅盤拿出來,羅盤也沒有反應。

                            陽光照在水面上,反映在每一個人的臉上,每個人心里面都在腦補長發垂地、指甲卷曲、綠牙齒怪物的形象,愣是一幫大老爺們,再無人敢下水。

                            太爺爺的話如果是真的,墓穴里面跑掉的可能是一只僵尸。

                            但若真如太爺爺說的那樣,墓穴里面跑掉一只僵尸的話,人走茶涼,尸走墓空,還能怎么害人呢?

                            莫非二者沒有關聯?又或者是古墓僵尸跑掉之后,住進了不干凈的水鬼一類。

                            我心中泛起了嘀咕,若真是墓穴,為何放七個大缸,上面都點著燈。而且,這一塊多山,偏要把墓穴建在臨河的地方。地球轉動帶來河道細微的偏離積年累月,河道發生改變會把墓穴給沖出來的。

                            即便這種自然而言的改道很慢,一旦發生洪水,墓穴就會被淹沒,萬一灌水進去的話,那豈不是白費心機了。

                            想到這里,我想下水又覺得不敢!如果墓穴還沒有拆掉的話,匆匆掩埋的話,幾十年沖刷,小孩子在這里游泳,掉進墓穴里去了,然后溺死在里面,或許也有可能。

                            遠處小寶奶奶撕心裂肺的叫喊聲傳來。被人攔住沿河柳樹下面,我順眼看過去,發現有幾棵柳樹綠的奇怪。

                            我把短袖脫掉,手上面帶了一根繩子,吐了一口口水在手上面,然后弄一點在耳朵里面,這樣可以防止水進入耳朵,也不知道有沒有道理,小時候游泳都是這么做的。

                            撲通一聲跳入水中,想看一看到底有沒有什么古怪的地方。

                            水灣六米深,一下子就沉下來,除了幾顆水底的鵝卵石,雜亂的青草,根本就沒有小孩子的身影,也沒有什么古墓地宮,幾只小魚見我沉下來,趕快游走。

                            就在此時,耳邊傳來吹嗩吶送葬的聲音,悲傷的嗩吶聲吹得水里的魚都要落淚,莫非是岸上又有什么人死掉了嗎?或者是哀傷小寶的離世。

                            遽然,一雙毛毛手在拉著我的雙腳,這種毛手的感覺很奇怪,在水中人的感覺會變慢變遲鈍,但毛毛手給我的這種感覺卻十分清晰。無數根毛觸摸皮膚的一瞬間,我在水里面打了一個激靈。

                            ☆、第二章 水面浮棺

                            我感覺到有東西在拉我腳的時候,我在水中猛地一個翻身。我在水邊長大,水性很好,憋氣三五分鐘不是難事。

                            感覺有東西拉腳,通常只是腳抽筋,多半是生理反應和心理作用。當然,還有一種可能,就是真的有臟東西拉人的腳,一般都是尋找替死鬼的。

                            我在水中翻身,身子弓起來,看到一兩條很細很細的河草將我的腿給纏住。我把玉尺拿出來,順勢一帶,就把水草給割掉,幽冥之中似乎看到了一雙白色死魚一般的眼睛,耳邊傳來了蝙蝠刺耳的叫聲。

                            我肺部的空氣越來越少,我連忙抖動了繩子,很快就被岸上面的人拉出水面。陽光終于照耀在我的臉上,才松了一口氣。狗小賤汪汪地叫了起來。

                            此刻,河邊兩邊傳來驚恐聲,上游有人飛奔而下。

                            “快看,怪事啊!”

                            “出了奇啊!”

                            蕭大龍猛地喊道:“小心。”

                            我終于看到上游漂浮而下,竟是一具做工精細的紅漆棺材,在水里面如同一艘小舟往下速流。楚地傳說死者歸位,都是把棺材當成小舟,在冥河上航行的,千千萬萬的棺材各式各樣,目的就是要進去六道輪回的轉輪盤。
                            广东十一选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