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utput id="1hzfv"><noframes id="1hzfv">

    <font id="1hzfv"><menuitem id="1hzfv"></menuitem></font><sub id="1hzfv"></sub><menuitem id="1hzfv"><video id="1hzfv"><address id="1hzfv"></address></video></menuitem>

            <ins id="1hzfv"><dl id="1hzfv"></dl></ins>

              <progress id="1hzfv"><rp id="1hzfv"><form id="1hzfv"></form></rp></progress>
              <nobr id="1hzfv"><meter id="1hzfv"><dfn id="1hzfv"></dfn></meter></nobr>

                <th id="1hzfv"></th>

                      <sub id="1hzfv"></sub>

                      <address id="1hzfv"><progress id="1hzfv"></progress></address>
                      <track id="1hzfv"><meter id="1hzfv"></meter></track>

                      <nobr id="1hzfv"></nobr>

                      <address id="1hzfv"></address>
                      <address id="1hzfv"></address>

                            皮膚
                            字號

                            最后一個風水師

                            點擊:
                            三年噩運、百陰纏身,天意注定我成為捕鬼的風水師。
                            外公為救我,身中血手印而死,臨死囑咐我不要為他報仇……
                            玉尸、銀甲尸、地養尸背后到底隱藏何種秘密。
                            風水捕鬼術流傳千年,吸收民間方術和道家秘法,未必只是傳說,最后一個風水師帶你進入異樣風水鬼怪世界。
                            這里,總有你渴望的驚奇……

                            第一卷 女鬼時代

                            第1章 外公說帶我見世面

                            我是一個風水師,入行時間并不長,屈指算來不過三年。我打過交道有山中女尸、荒村野鬼、百年妖精、更有世道小人……

                            如果你有耐心,先聽我說說入行前的遭遇。

                            06年大學畢業,入職體檢查出了肺結核,被單位無情辭退,只得拿藥回家養病。若是以前,只得度日等死。幸好活在現在,醫藥發達,吃了大半年的藥就能痊愈。

                            2007年初,過了春節,我見身體基本恢復,重新去找工作,一下子沒有一點好運,工作找了大半年,竟然沒有一個適合的工作。父母花錢供我讀書,我卻不能回報,有幾次經過長江大橋的時候,差點翻身跳下江去,成為江中游魂。

                            2007年年底的時候,迫不得已,把戶口檔案一類的東西從學校轉回家,怕時間拖久成為黑戶。

                            戶口遷回家的時候,父親喝了一斤白酒,生了一晚上悶氣。我出生的地方是湖北和江西交接的一個小鎮,窮得不行,父親看來,讀了那么多年,最后戶口還回到了農村,白供了一個大學生。

                            08年初,當時有朋友在深圳那邊搞電子生意,讓我過去入股弄個門面。我找父親要了五萬塊錢,拿走了他最后的棺材本。沒想到08年金融危機猛獸一般,虧得一塌糊涂,五萬塊錢如泥牛入海。

                            到了08年底,我在出租房里面,痛哭流涕反思人生,那時陪伴我的是馬爾克斯的《百年孤獨》,借以慰藉內心深處的不安。除夕之夜我沒有回家,在異鄉天橋上迎接新的一年來到。流浪歌手在彈唱汪峰《花火》:這是一場沒有結局的表演……醉得像一只找不到方向的野鴿……

                            2009年清明節,父親打電話讓我回去祭祖,說要是不回去就不認我這個兒子。

                            也正是這一次回家祭祖,改變我之后的人生軌跡。

                            我買了一張火車票,在縣城下來的時候,想著一年沒回來,給父親買了兩瓶十二年的枝江大曲。回到家后,母親老淚縱橫。

                            父親說你好不容易回來,咱爺倆一起喝酒。一頓飯下來,兩瓶白酒見底。父親沒說什么話,也不問我以后有什么安排。眼睛里面布滿了血絲,有些沉默有些猶豫。

                            夜深了,我跑出房外,離母親和父親遠遠的,一個人哇哇痛哭,生怕他們聽見。

                            清明當天。母親找了竹籃子,裝上白酒、酒杯、臘肉和干魚、紙錢和香火。母親又說現在流行帶水果,又裝上了兩個蘋果,又說等墳都祭完,回來的路上就把蘋果給吃了,祖先也會保佑你。

                            我和父親一人各帶了一把刀。祖先墳散步在群山之中。父親邊走邊說,你好好記下每一棺墳墓的位置,等我百年之后,每年別忘了回來祭祖,人不能忘本……

                            祭到最后一棺墳墓,我彎腰割小土包上面的雜草。忽然跳出一只全身通白十厘米長的蟲子,密密麻麻的上百只腳,電光火石一般跳了起來,落在我的肩膀上,順著脖子就往衣服里面鉆。

                            我驚恐萬分,連忙抖動身子,哇哇大叫,伸手想把蟲子趕出來。那蟲子似乎并不想傷害我在我身上滾了一下,落到地上。蟲子原本通體白亮,落到地上居然變成了黑色,一瞬間鉆到土里面消失不見。

                            當時并不在意,下午回家的時候,整個人便燒了起來。母親說要不找安姨來看一下,畢竟是從墳冢跳上來的蟲子,有些詭異,怕不是人間的物什。

                            安姨是我們村子里一個老巫婆,多年大學教育讓我骨子厭惡她,每年都會聽到信迷信延誤送醫夭折的例子。

                            我堅持讓父親去鎮上的醫院看病。一連五天的高燒,退下的燒不過一會又升上去,但腦子卻清醒得很,一片空明,只是身子無力,如同火上面烤一樣,想起三年來,不知道吃了多少苦遭了多少白眼,莫不是此刻終于要解脫。可父母養育之恩還沒有報答,真是枉為人子……

                            病房外面,傳來母親低聲地試探,孩子他爸,要不我去把我父親請來看一下?

                            父親猶豫了一會,答應了。

                            當天晚上,我就看到外公戴著一頂草帽,穿著草鞋進來,我雖然知道有這么個外公,卻無緣相見,看起來有點鄉村陰陽風水師的做派,一進病房,就把父親和母親趕了出去。

                            外公把針頭拔了下來,說道:“蕭棋。你命中有三年之災,如今快要滿了。你要是扛過去了,后面的路會好走一些。若是抗不過去,就不好說了”

                            我腦子里面是清醒的,嘴巴燒得張不開,想要辯解也開不了口。

                            外公接著又說道:“咬你的那只蟲子叫做吸陰百足蟲,生在群山百穴之中,專門吸食陰氣一類的東西。”

                            我稍微有了力氣,問道:“百足蟲要么黑色……要么黃色,哪有什么白色的吸陰百尸蟲。再說我年輕氣盛,身上怎么會有陰氣?你不要再蠱惑人心了……快讓護士進來接著給我打針……”

                            外公看出我的不信,道:“你身上為什么有陰氣,我還不知道。三天之后我來找你。”

                            外公話說完,依舊帶著草帽悄然離去。說來也怪,外公一走,我便感覺身體涼快了不少,不過兩日就出院了。

                            現在想來,那吸陰百足蟲竟然是救了我一命,跳到我身上跑了一趟,不叮我不咬我,反而把我身上的陰氣給吸走了。只是蟲子有些毒性,害我無端高燒了五天。

                            外公一走,我才問起外公的職業。母親一直不肯說。父親道,阿棋在社會大學里面學了幾年,你說一說也無妨,他信與不信也不重要。

                            母親給我削了一個蘋果,兒啊,你邊吃蘋果我邊跟你說。

                            聽母親一說。原來外公是一個地師,民間稱為風水師,有的成為陰陽先生。母親呢,是外公撿回來的孩子。母親嫁人后,外公就很少來我們家走動,不想把晦氣帶給母親,帶給我們一家人。

                            聽母親一說,神棍兩個字忍在嘴邊沒有說出來。畢竟我還是不太愿意相信,蟲子吸陰氣,三年之災的神鬼之論。

                            三天之后,外公果然回來了,不過和三天前相比,眼角深深陷了下去,精神頭大不如前。他告訴我,事情已經都解決,讓我好好養傷,不會再有多大問題,也不要去亂想。

                            對于外公的裝神弄鬼,我不知該如何評價。

                            后來,我才知道,我身上的陰氣是外公的一個宿敵種下來。外公弄死了宿敵之后,我就康復了。這些都是后話。

                            外公臨走前說道:“我知道你不信。等幾天我帶你去看看。你就知道我說的話對不對?”

                            我在家中休息了一個星期,盤算著要不要去深圳謀營生。外公忽然給我打電話,要我去他家中。我猶豫不決,不知道該不該去。

                            母親笑道,別看你讀了那么多書,有些事情還是聽聽我這個老太太的,我跟你說件事情吧,宋溪村有個開診所的老宋,前幾天打針打死了人,可年前的時候,有個看相的人一連上了他家幾次,讓他今年干點別不要開診所,結果老宋沒聽就出事了。

                            我笑道,事情發生后大家添油加醋地大肆宣傳一番,哪有這種事情。

                            父親把老花眼鏡放下來,蕭棋啊,實踐是檢驗真理的標準嘛,去看一看也無所謂。

                            最后我決定還是去一趟。

                            外公家在很遠的山上,我記憶之中也沒去過兩回。當時修了盤山公路,坐的是那種三個輪子的三碼,轟鳴的柴油機黑煙彌漫,馬力十足地爬山,過山車一樣,一個多小時才到外公所在的白水村。

                            江西和湖北交界地方,都是山區丘陵,地貌險峻,沒有湘西十萬大群毒蛇猛獸叢生。山林青翠,空氣清香,群鳥飛翔,倒是個適合養生的地方。

                            村口站著一個長頭發的中年人,蹲在一棵葉子掉光老死的棗樹下面,目光呆滯看著村口,見人叫笑,時不時流著哈喇子。

                            我上前問道,大叔,你知道龍游水家的怎么走嗎?

                            長發中年人大叫一聲,瘋癲跑遠。我暗叫倒霉,好不容易出門,結果遇到了一個瘋子。好不容易找到了外公家,比我想象中的要大,門口掛著一把老式銅鎖,兩層的舊式木屋。

                            一進院子就看到嘎嘎、唧唧、汪汪的鴨雞的聲音。地上面全部是鴨屎、雞屎和狗屎。

                            我小心翼翼地走到房間里面。外公已經在家里等我。見我進來,將一個鐵盒子丟到我面前,自己看看,我有沒有騙你。我見鐵盒子樣子古樸,倒有些年份,上面光滑無比,好像比無數人摸過一樣。

                            我把鐵盒子打開,鐵盒子里面長約十厘米的百足蟲,通體晶瑩,和武俠小說中的什么血蠶十分相似。我心想難道是這小子救我一命,瞧著它在鐵盒子里面睡覺,笑道,山上的蟲子肯定很好抓的,外公何必說什么是吸陰氣的蟲子。

                            外公見我不信,也不生氣,晚上我帶你去看看,山里面有很多好玩的東西,你以前肯定沒有見過,也算是見見世面。

                            第2章 第一次被嚇到了

                            外公又說,我帶你去看的東西,外面社會是看不到的。

                            我當時心中嘀咕一下,見世面的意思是去看什么稀世珍寶嗎?畢業那年正好流行《鬼吹燈》,養病的時候,我熬了幾個通宵才把它看完的。小說里講懂風水師常常幫人盜墓的,挖出無數珍寶。

                            也算我嘴賤,問了一句,今晚是要去挖誰的墓?外公白了一眼,哪有那么多墓給你挖。

                            我連連吐吐舌頭,追問是要去干什么?外公說等下你就清楚了。

                            晚飯只炒了兩個小菜,都是外公主廚的不讓我插手,一人一盤。外公不吃肉菜很清淡,我面前的那一盤放了一些肉絲,吃起來十分可口,吃到嘴里面不知道是什么肉,白滑滑的有點像雞肉,似乎滑溜得很,沒怎么吃自己就跑進肚子里面。

                            外公笑道,孫兒來了,特意給你炒了個肉菜,要吃完別剩下來。村里面自己種出來的大米十分香甜,就著肉菜我吃了好幾碗飯,把一盤菜吃得干干凈凈,外公才滿意地點點頭。

                            吃完晚飯,差不多太陽落下山去。外公說他要準備一下,我可以先去看電視。外公說完,就到樓上閣樓忙活起來,張羅了很長一會。
                            广东十一选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