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utput id="1hzfv"><noframes id="1hzfv">

    <font id="1hzfv"><menuitem id="1hzfv"></menuitem></font><sub id="1hzfv"></sub><menuitem id="1hzfv"><video id="1hzfv"><address id="1hzfv"></address></video></menuitem>

            <ins id="1hzfv"><dl id="1hzfv"></dl></ins>

              <progress id="1hzfv"><rp id="1hzfv"><form id="1hzfv"></form></rp></progress>
              <nobr id="1hzfv"><meter id="1hzfv"><dfn id="1hzfv"></dfn></meter></nobr>

                <th id="1hzfv"></th>

                      <sub id="1hzfv"></sub>

                      <address id="1hzfv"><progress id="1hzfv"></progress></address>
                      <track id="1hzfv"><meter id="1hzfv"></meter></track>

                      <nobr id="1hzfv"></nobr>

                      <address id="1hzfv"></address>
                      <address id="1hzfv"></address>

                            皮膚
                            字號

                            陰婚不散:鬼夫輕點咬

                            點擊:
                             我叫陰四月,因為小時候差點死了,奶奶給我找了個水鬼做靠山,本以為可以安安穩穩的過一輩子,沒想到那位水鬼大人,卻不是誠心想保佑我,而是想把我占為己有...

                            ☆、第一章 我是陰陽人

                            我叫陰四月,名字是我奶奶給我取的,我三歲的時候掉進了水里,差點死過去,后來我奶奶給我找了個批命的先生,給我算了一卦。

                            算卦的說我天生是個陰陽人,命里活不過十七歲,除非是找個靠山給我靠著,這樣才能保住我的命。

                            奶奶是個很迷信的人,結果真的給我找了個靠山。

                            只不過我的這個靠山和別的靠山截然不同,別人靠人我靠的是鬼。

                            批命的說我這輩子是陰命,出生的時辰不對,而水也是陰性,我遇到水必有災難。

                            要想平平安安的長大,就要靠個水鬼。

                            于是,我奶奶給我找了個水鬼的靠山。

                            就在我家那邊的大河邊上,我按照我奶奶說的,在那邊穿上小嫁衣,抱著個自以為很不錯的奶瓶子,吸著奶坐了三天。

                            還別說,三天我都沒事。

                            那以后我即便到水里去玩,也會沒事。

                            不過我奶奶死的時候跟我父母說,我十七歲之前一定要嫁給水鬼,要不然會出大事。

                            這不,我今年十七歲,我父母開始著急了。

                            熱炕頭上坐了一群人,七嘴八舌都在說我的事,我則是在一邊做作業。

                            那真是天蒼蒼野茫茫,睜眼閉眼做作業。

                            現在的教育見天的喊著給學生減負的口號,到處拉著學生補課做作業,我也是服了,老師學校不講要點,周末周六一節課管一周的,全懂了!

                            好在我家沒錢,也省得我去補課了。

                            老師也知道我們家的情況,加上我怎么學也是不會,老師見到我都說:陰四月,你就別浪費時間了,不要把你有限的生命浪費到無限的事情上,這么做是對你自己的不負責。

                            所以,在所有人都變著法,砸鍋賣鐵貼補好老師的情況下,我卻被老師無情的拋棄了!

                            所以周末我才有機會在家,一邊聽大人們說話,一邊做作業。

                            不過我媽和說,我做不做作業也都無所謂,因為我做十題,有九題是錯的。

                            她就我這么一個女兒,只要健健康康的長大,她就心滿意足了。

                            “我看就今天晚上吧,也別等了,在過兩天可就是這孩子的生日了。”批命的人比我奶奶的年紀要大,但是他比我奶奶命長,快八十了,還活著呢。

                            批命的救過我,當年就是他把我親自抱到了河邊,并且守著我的,如今他說他再過幾天也要走了,想在走之前最后護我一程。

                            我父母也都聽批命的,于是商量了商量,我爸從炕上敲了敲煙袋鍋子,說道:“四月,起來去洗洗,一會換衣服。”

                            “哦。”

                            為了不做作業,我也是竭盡所能的配合,于是起來去洗了洗。

                            我們家里還沒有什么能健全的洗澡設施,就在我睡覺的小屋,我媽給我燒了一桶熱水,兌上涼水,我就在里面洗了洗,等我出來我媽給我拿了一套早就準備好的老式嫁衣。

                            別看是省吃儉用做的,但穿上也算好看,我動了動我媽把蓋頭給我蓋上,批命的從外面進來,給了我一條紅綢子,一邊綁住我的手,一邊他拉著。

                            “行了,你們都留下吧,我帶著四月去。”

                            “那麻煩您了。”

                            我爸很放心的說道,那批命的沒說話,拉著我便去了河邊。

                            低著頭注視著腳底下的燈,這一路八十歲的這老頭,把我一直帶到河邊,到了河邊老頭說叫我按照小時候的坐姿坐下,在地上給我鋪了一塊紅毯子。

                            “要是冷了,就叫我。”

                            老頭在我身邊說,我點了點頭。

                            天雖然有些黑,但倒也不怕。

                            老頭走后我就坐在河邊一直坐著。

                            和上次差不多,剛坐了一會就聽見一些吵吵鬧鬧的聲音,就像是來看熱鬧的。

                            上次我還小,記憶已經不清楚了,不過抱著奶瓶坐著我并不害怕,要知道,那時候我家的條件,要不是因為我身上有事,絕對喝不上一瓶奶。

                            所以,為了保護奶瓶子,我也是拼了!

                            不過這次還是有些不同的,人群咋咋呼呼了一會,周圍平靜下來。

                            但很快,人群做鳥獸散,周圍撲騰撲騰的開始亂竄,我生怕哪個不長眼睛的,把我給一腳踩了,提著心防備著。

                            但很快我身邊的鬧騰消失,換來一個人走來的聲音。

                            我尋思了一下,注視著那雙穿著黑鞋的大腳,不會是有人半夜不睡覺出來溜達的,看到我坐在這里,跑來看看?

                            不會,我穿這樣,周圍烏漆墨黑,不嚇死也嚇壞,何況老頭還在一邊看我呢?

                            正琢磨著,身邊一陣黑風,一下將我卷了起來,我只覺得天旋地轉,跟著重重摔了下來。

                            “哎呦!”

                            落到地上我立刻要起來,抬起手掃了掃屁股,疼死了!

                            “小美人……”

                            正疼著,一個人從我對面叫我,我忙著愣了一下,跟著掀開蓋頭去看,竟然看到一個穿黑衣,五十多歲的胖男人站在對面,看到我胖男人笑得猥瑣起來。

                            瞇瞇著眼睛,胖男人朝著我這邊走來,我一看胖男人足下的那雙大腳,整個人一愣:“你是什么人?”

                            “我啊?我是你相公啊!”色男人一邊說一邊色迷迷的笑,打量著我。

                            我忙著后退兩步,朝著周圍看了看,這才發現竟然在一個山洞里面,周圍都是石頭。

                            不過山洞里面有光,還是能看清周圍一切的。

                            山洞里面竟然有一口黑色的棺材。

                            我一看見棺材,立刻嚇得魂不守舍。

                            我倒是不怕別的,但是人死了我害怕,特別一想到死人臉色蒼白,容易詐尸……

                            “小美人,不要怕,我會好好對你的!”

                            “別過來,你別過來,不然……”

                            “小美人,小……”

                            “救……救命……”

                            我一喊,也不知道胡亂抓了什么,從身上擼下來打了過去,結果只聽啊的一聲嘶吼,我睜開眼睛去看,一條黑影瞬間回了那口黑色的棺材里面,周圍也安靜下來。

                            我吞了吞口水,肯定是遇見不干凈的東西了。

                            低頭我看了一眼,竟然是我奶奶臨死前給我的一塊骨頭。

                            我忙著把骨頭撿起來,看來是個好東西,可別丟了。

                            我怕把命丟了,轉身拼了命的從山洞跑了出去,一口氣跑回了家里。

                            可我哪知道,我已經惹了大禍,我家就要大難臨頭了。

                            ☆、第二章 批命先生死了

                            回到家里我一口氣呼呼的喘了好久,我爸媽一看我跑回來了,還上來勸我,特別是我媽。

                            “姑娘啊,你別覺得你那鬼丈夫不好,我問過批命的了,他長得還不錯。”

                            我媽也不知道是聽誰說的,我立刻不愿意了,想起那肥膩膩色迷迷的男人,想起那口黑乎乎的棺材,難不成我一個如花似玉的小姑娘,以后就要跟那樣一只老色鬼生活?

                            怎么想我都覺得委屈,于是我再也忍不住了,哇的一聲大哭起來,嚎啕大哭!

                            我媽一看我哭,也有些難過說:“你別哭,你別哭,別讓他聽見!”

                            我愣了一下,跟著繼續哭。

                            “我不要,我不要嫁給一只老色鬼!”

                            我一這么說我媽還來勁了,跟著就說:“你這孩子,怎么是老色鬼呢?明明……”

                            我媽正要說什么,我家門口哐當一聲,我爸聽著不對勁,起身去了院子里面。

                            結果到了院子里面一看,立刻朝著我們喊:“孩她媽,快來!”

                            我媽一聽我爸不是什么好聲,也不管我了,跑到外面看我爸去了。

                            我看我媽跑出去,我也跑出去了。

                            我怕是那只老色鬼來找我了,還小心的趴在我家屋門里面往外面看,結果帶著我去河邊批命的那老頭竟然在門口呢,但他全身是血,正被我爸抱在懷里,看著不太好。

                            我這才擦了擦眼淚,大著膽子過去。

                            “你家要有大事了,那水鬼不管用了,今天四月遇見的那個太厲害了,就是我也看不出來他是什么,你們快點逃吧,不然七天后他來找你們,你家就全得死!”

                            前面的我也沒聽出批命的老頭子說了什么,我出來的時候就聽見批命的老頭子這么說了。

                            我媽都嚇壞了,站在一邊一把拉住我往屋子里面跑,進門把我身上的衣服扒下來,二話不說收拾東西,幾件破衣服,我媽看來值錢的一幅銀手鐲,收拾收拾一個小包,拉著我就跑。

                            出了門我拉著我媽:“我爸,我爸還在里面呢。”

                            我扭頭跑了回去,我媽拉著我要我跟著她走,我爸也說叫我們走,母女走的越遠越好,再也別回來了。

                            我媽哭的洗臉似的,拉著我要走。

                            我一想闖禍的是我,不能連累了我爸媽,這才甩了一把手。

                            “不走了,我不信,他還能把我吃了。”

                            我媽上來給了我一巴掌,打完她比我哭的還厲害,雙手捧住臉嗚嗚的哭。

                            地上那批命的老頭臨死剩下一口氣了:“水鬼……水鬼……”

                            說完,那批命的老頭一口氣上不來死了!

                            我媽愣了一下,哭的更嚴重了。

                            我媽和我爸雖然是從小包辦的婚姻,但我聽我媽說,在家里都是女兒,我姥爺一共七個孩子,我媽一共姐妹六個,在家里吃不飽穿不暖,我那舅舅從小好吃懶作,長大后喜歡喝酒賭錢,輸了錢要賬的上門,我姥爺老糊涂了,就賣女兒。

                            我大姨二姨都賣給老光棍了,過的日子一個比一個凄慘,唯獨我媽,被我爸看上了,我爸家里本來也算不錯,有些錢,但是為了我媽,砸鍋賣鐵的才娶了我媽。

                            我奶奶是個好人,活著的時候就對我媽好像親閨女,我爸從不大聲和我媽說一句話,雖然沒錢沒文化,但唯獨有素質。

                            這么好的男人,也難怪我媽舍不得。

                            至于我,帶走扔下我爸,我媽也活不下去,三個人一起走我爸肯定也不同意,誰讓批命的老頭對我們家有恩情了。
                            广东十一选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