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utput id="1hzfv"><noframes id="1hzfv">

    <font id="1hzfv"><menuitem id="1hzfv"></menuitem></font><sub id="1hzfv"></sub><menuitem id="1hzfv"><video id="1hzfv"><address id="1hzfv"></address></video></menuitem>

            <ins id="1hzfv"><dl id="1hzfv"></dl></ins>

              <progress id="1hzfv"><rp id="1hzfv"><form id="1hzfv"></form></rp></progress>
              <nobr id="1hzfv"><meter id="1hzfv"><dfn id="1hzfv"></dfn></meter></nobr>

                <th id="1hzfv"></th>

                      <sub id="1hzfv"></sub>

                      <address id="1hzfv"><progress id="1hzfv"></progress></address>
                      <track id="1hzfv"><meter id="1hzfv"></meter></track>

                      <nobr id="1hzfv"></nobr>

                      <address id="1hzfv"></address>
                      <address id="1hzfv"></address>

                            皮膚
                            字號

                            陰陽網店

                            點擊:
                            周昊是一名跟著神棍長大的假道士,高考完畢后開了個網店,怎料第一個客人竟然是白無常,從此便開始做起了騙人騙神的勾當。
                            啤酒、香煙、辣條賣出去黃金價。
                            符咒、法術、法器買進來白菜價。
                            當然,至于桃花運嘛……你懂的!

                            第一章 開張

                            “寶貝已成功發布,通常30分鐘后才能在搜索中顯示,請耐心等待。”

                            看著電腦屏幕上的文字,周昊揮拳喝道:“yes!”

                            這才上架了一個產品,周昊便開始興高采烈,他回頭看了看身后的紙房子、紙車子、紙花轎,頓時感覺前方的路還很遠。

                            他的師父張善元在二十年前將他撿了回來,開了個花圈壽衣店,平時幫人“算卦”、“看風水”,愣是將他拉扯大了。

                            忙活了一下午,周昊終于把店里所有的產品都上架完畢,將店鋪取名為“陰陽軒”雖然沒有創意但能體現自己的經營范圍。

                            “叮咚,您有新訂單。”

                            看著手機上的提示消息,周昊手忙腳亂的點開“待發貨”——原礦朱砂30克裝。

                            收件人信息:謝必安,酆都鬼城-往生街道-留魂路444號元帥府。

                            謝必安?這不是地府十大陰帥之一的白無常嗎!常聽師父提起,還吹牛說和他關系很好。周昊當場就怒了,老子開店頭一天還沒來得及放炮呢就有人消遣我?

                            他點開“與買家聯系”,用兩根食指在鍵盤上戳著打字。

                            “你搞什么?是不是有病?”

                            對方幾乎下一秒就回復了:“別廢話,趕緊發貨!”

                            這是復制粘貼的吧?不然怎么回這么快?周昊早就耳聞做網店的競爭大,有些同行會用小號來買東西然后給差評。

                            周昊也不是怕事,但始終不想讓這樣的事情發生。殊不知他這種信譽度不到一顆心的,大賣家根本搜索不到他的產品,更沒工夫打擊他的店鋪。

                            “閣下不會是同行吧?”

                            對方又是瞬間回復:“說了別廢話,再磨嘰當心本帥給差評!”

                            我就知道!我就知道!周昊指著屏幕把自稱謝必安那人的祖宗十八代都問候了個遍。

                            好,發貨就發貨,讓我查出來是誰干的非得千里約個架打殘你!再不濟也得半夜砸你家窗戶!周昊想著就把一小盒朱砂從柜臺里拿了出來。

                            他當即就打開手機版的千牛app點擊了發貨,因為用手機可以掃描輸入快遞單號。

                            空白的快遞單還抓在手上,他愣住了,這……這地址怎么寫?

                            酆都?

                            什么鬼?

                            搞事情啊!

                            周昊再次聯系了那個買家。

                            “你地址……”

                            周昊忽然跳了起來。“我朱砂呢!”剛才明明就放在跟前了啊!

                            他的筆記本電腦是剛放暑假時他師父給他買來準備讀大學用的,光靠學校里那幾節電腦課是沒法提升打字速度的,所以打字都是低頭看著鍵盤一個字母一個字母敲出來的。

                            可沒打幾個字出去他就發現朱砂不見了。

                            “叮咚,發貨成功!”

                            看著手機上的提示消息,周昊愣了。

                            難道……

                            不可能!

                            可是……

                            沒有可是!

                            “對方已確認收貨,三十冥寶已到賬。”

                            朱砂是一塊錢一克,看著手機里多出來的三十冥寶,周昊又懵了。

                            經過一番思想掙扎,周昊決定還是問問那個謝必安吧。

                            “親?還在嗎?冥寶是什么?”

                            對方再次瞬間回復:“看在你朱砂純正的份上本帥就告訴你,你們陽間的‘元寶’是從元朝開始的,取‘元朝之寶’的意思,冥寶,你應該知道什么意思了。”

                            這一次,周昊是徹底傻了,因為之前如果真是同行通過已經打好的字來復制粘貼達到快速回復的話,那這次的問題可是有針對性的,人類的手速不可能達到!

                            周昊發了兩個疑問的表情,道:“那,那你真是白無常?”

                            “什么你?叫七爺!”

                            “好嘞七爺。”

                            “還有何事?有屁快放!”

                            周昊拼命壓制住震驚的情緒,想了想問:“那我收到這冥寶有什么用?我還沒死呢。”

                            手機那頭的白無常眼珠子一轉,道:“怎么不能用,地府的陰神都有店鋪,等你銷量有一顆鉆了甚至可以和天庭的仙官做買賣,像你現在就可以來我店里看看的嘛~/害羞/害羞。”

                            這人翻臉比翻書還快,周昊聞言頓時感覺雞皮疙瘩都起來了。回復了一個OK后周昊就點擊了“他的店鋪”,進去看了看,都是些符咒法器什么的。

                            來而不往非禮也,于是周昊就買了一張鎮尸符和一張聚陽符,三十冥寶正好用光,貨也是瞬間收到了。

                            那頭的白無常露出一個發自奸商的笑容后就關閉了會話窗口。

                            這年頭哪里還有僵尸?聚陽符,看寶貝介紹詳情就是快速聚集陽火的符咒,周昊給這兩張符重新取了個名字——雞肋。

                            殊不知,就在今天晚上,周昊愣是靠這雞肋才逃過一劫。

                            此時的周昊知道自己的任務是什么,趕緊上圖好評啊!

                            “賣家發貨很快,寶貝質量也很好,效果立竿見影,絕對不是刷的,良心評價!”

                            沒多久周昊的師父張善元就回來了,打了一下午牌,輸了錢心里不高興板著臉就進來了。

                            簡陋的八仙桌上師徒二人正在吃晚飯,蒜泥空心菜、韭菜炒蛋、榨菜肉絲湯,簡單但能滿足溫飽。

                            “晚上跟我出去一趟。”張善元說道。

                            周昊心知準沒好事,道:“晚上我要看店,今天頭一天就開張了。”

                            張善元一聽,放下了筷子,俯身仰視著周昊問:“賣了啥?掙了幾個錢?錢呢?”

                            “剛發出去人家還沒確認收貨呢,哪兒那么快啊,就一盒朱砂,三十塊,干嘛?你不是說賣的錢歸我嗎?”周昊白了他一眼,不滿地說。

                            他可不敢告訴師父是白無常買的,賺來的什么冥寶還被他買了兩張雞肋。

                            張善元有些失落,又拿起筷子,扒了一口飯,道:“歸你,但你可不能耽誤我生意,晚上你去幫我守夜。”

                            古時候的人害怕亡者靈魂找不到回家的路所以會點上蠟燭香火為亡靈照亮來去的路。

                            這一定又是周邊有人死了張善元去超度,完事兒后就會大吃一頓,這時候就要派人來守夜。如果守夜人是張善元帶來的,那么就能多加四百塊錢。

                            周昊不情愿地問道:“又是誰死了?”

                            “李老二家的姑娘,肚子被個有錢人搞大了不認賬,一時想不開就在學校里上吊了,造孽啊。”

                            周昊也惋惜了一陣,說:“知道了,去的時候喊我一聲,我吃飽了。”隨后周昊就坐在電腦前玩起了手機。

                            反正晚上是有宵夜吃的,那還吃這粗茶淡飯干啥?

                            聽白無常說地府的陰神也是有店鋪的,周昊就打開淘寶APP的首頁翻看了起來。

                            整體頁面色系是黑色的,以往是橘黃色,不過這都不要緊,已經不算驚悚了,關鍵是諸葛孔明的八陣圖、孟婆的孟婆湯、鐘馗的斬鬼劍、酒神杜康的啤酒……

                            等會兒,啤酒?吹牛逼呢吧,地府有啤酒嗎?還賣三千冥寶一瓶!

                            周昊想都沒想就點了進去,畢竟,這里頭……有商機啊!

                            寶貝詳情介紹:“通過特殊渠道從凡間引進,僅此一瓶,售完即止。”周昊又往下拉了拉頁面。

                            “此店鋪因涉嫌售賣凡間商品現已查封,以儆效尤!”

                            怎料等了半天的刷新結果是這個,周昊不禁嚇了一跳。凡間的商品不讓賣?趕緊看看自己的店鋪。

                            “還好還好。”周昊拍了拍胸脯,隨后想著,難道我是個BUG?沒被發現的漏洞?

                            管他呢,是福是禍躲不過、要死要活屌朝上!

                            南社新村,李家庭院內,這是一塊城鄉結合部,往東是市區,往西是鄉下,破破爛爛的,路邊電線桿上到處都是特快一針靈的廣告,家家戶戶蓋著三層的小樓,大部分本地人靠租房子給外來打工者賺錢,自己成天打麻將,日子過得挺寬裕。

                            朦朧的月光下,空氣中彌漫著泥土氣息,發了霉的圍墻上爬著歪歪扭扭的枯藤。

                            院子內,門板架在兩張長條凳上,躺在上面的正是那上吊死的女尸,女尸頭部兩側放著兩只蠟燭正搖曳著,腳前擺著一只焚化缸,缸前有一墊子是讓家屬跪著燒紙錢用的。

                            因為今天停電,空調用不了,天氣又熱,李老二害怕尸體臭了就安排在院子里了。

                            女尸伸出的整條舌頭已經被塞進了嘴里,突起的眼球也按了回去,但留在脖子上的勒痕一時半會卻磨滅不掉,兩側的燭光搖擺不定,此時周昊方才感受到仲夏的夜晚有些涼意。

                            張善元超度一番后正在不遠處的棚子里大吃大喝,周昊聽厭了周圍青蛙和烏鴉的叫聲,拿出手機玩起了探探。

                            翻了半天也沒撩到妹子的周昊心煩意亂。總覺得這里有一雙眼睛在盯著他,他不由看向那女尸。

                            樹上的烏鴉猛地叫了一下,落入周昊眼簾的是一雙充滿血絲的雙眼,往下看了看,那條已經有些發黑的舌頭也吐了出來。

                            頭皮發麻!

                            周昊嚇得連退了兩步,聽師父說,這不是一個好現象,貌似要……尸變?

                            他趕緊撿了根樹枝躡手躡腳地將女尸的舌頭塞了進去,又把眼珠子也按了回去。看了看師父那一塊喝得正高興,吹胡子瞪眼的。

                            再一回頭……
                            广东十一选五